puhj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puhj

博文

恐怖学术是怎样炼成的?

已有 1485 次阅读 2018-7-9 20:52 |系统分类:论文交流

     我听说老爱的恐怖学术是在躺椅上产生的。

     老爱在1905年发表了他的五篇恐怖成果。

     我的学术,在音乐学界也堪称恐怖。

     为了跟老爱媲美,也拿出其中五篇恐怖成果亮相。

     我的恐怖成果跟老爱异曲同工,也是在稀里糊涂中产生的;

     要么在长途车上;要么在散步途中;要么在看美女途中;要么在拖地板途中;要么在上床途中……从来没有一项是在书桌前装模作样中;总之一句话:在轻轻松松的过程中。

     大家耐心看,很科普的。

     1、《传统七声音阶三分说证伪问题的提出》1990年发表,首次对“同均三宫”理论提出质疑,孤军奋战整整八年(八年抗战)后,才有人跟我商榷;而后杨善武先生在三万余言的《关于同均三宫的论证问题》一文中对此进程作了详尽的论述;继此正反双方展开了激烈的争论,至今长达28年未果。被称为中国音乐学术史上争论最为持久的最前沿课题;

     “同均三宫”理论提出者黄翔鹏是业内公认的顶尖儿大腕儿,大家可百度,不得了兼了不得的大腕儿。

     2、几千年来,一致认为中国音乐的中心音是宫音(即哆来咪发唆的哆),称为音之主。我首次发现它错了——不是哆,是来——哆来咪发唆的来。这个观点已经得到确认;技术细节不说,说了大家也不懂,嘿嘿。这个发现可不得了兼了不得——可以引申出对中国音乐一系列特色的全新解释;

     3、提出乐学是律学的基础新说,与黄翔鹏先生提出的律学是乐学的基础说截然相反。科普一下:律学是精密定量,一向认为精密计算出来的结果是最靠谱的;乐学是粗略定性,一般忽略了它的本质解释功能。我的研究结果表明:粗略定性才真正抓住了音乐的本质。技术细节不说,说了大家也发懵。有兴趣可参阅《乐学与律学关系中的一个疑问》,载《中国音乐学》1994年3期;

     4、撂翻了《音腔论》,提出了无可辩驳的全新解释。详见我刚才写的博文《我干了一件残忍事儿》;

     5、对旋律本质这个世界性难题提出了原创性解释(即中外都抓瞎的难题)。这是我这辈子最厉害的一个观点。打前站之作《音调与节奏关系论》刚刚发表;进一步接近终极解释的《音调控制论》已完成,剩下的只是找家最厉害的刊物发表的问题。

     这五篇论文,都堪称恐怖级。

     给老爱留个面子,其它恐怖级就免了。

     所以,我是个恐怖杀手,大家要特别小心。

     吹牛不犯法。何况我一点儿没吹牛。


     结论:研究不是打仗,一定要放松肌肉与神经。否则出不了恐怖级成果。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093688-1123124.html

上一篇:我干了一件残忍事儿
下一篇:科学网小编跟我达成了共识

11 陈楷翰 何海 蒋永华 杨正瓴 张叔勇 雷宏江 郭景涛 武夷山 徐晓 李毅伟 王林平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9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15 08:0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