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hj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puhj

博文

我干了一件残忍事儿

已有 2182 次阅读 2018-7-9 12:55 |系统分类:论文交流

       音乐学界的人外语大都不行,基本上都不读外文文献,涉及外文资料的,一般都是看译著。

     这就给了一些懂外语的音乐学者可乘之机。

     有个大腕儿,在美国留过学,回来经常跟博士们讲课,炫耀他渊博的学识与见闻,神气得很,博士们也佩服得很;

     这个大腕儿写不出像样儿的东西,但必须得显示他的水平,咋办呢?就开始动歪脑筋了。

     他知道外国人写的东西比较时髦,就准备拿外国人的东西来唬中国人;怎么才能唬人呢?必须得把外国人的东西变成自己的东西;

     他很清楚,如果偷外国人的论文或专著的东西,比较冒险。因为这些东西迟早会被翻译出来;便在外文版的音乐格罗夫辞典上打主意。

     格罗夫辞典虽然讲的都是常识,但这玩意儿音乐学界的人很少看,他就大段翻译成中文塞进了他的论文里,成了他的东西。发表了一系列文章,风光得很。

     国内人没有察觉,可被海外中国人察觉了。海外的中国人的外语比他还强。写了篇揭露他抄袭剽窃的文章,音乐学界打死不发,无奈之下投给学术批评网发了。这下大腕儿完了蛋,脸没处搁,灰溜溜告老还乡;

     这事儿比较残忍。

     我干的事儿比这还残忍。

     音乐学界有个更大的大腕儿被我撂翻了。咋撂的呢?

     有个1981年毕业的硕士生叫沈洽。附带说明一下:首届硕士生比现在的博士厉害哟。他的毕业论文叫《音腔论》,6万余字,在82-83年《中央音乐学院学报》连载发表,引起学界轰动,从此青云直上,不可一世。

     科普一下:《音腔论》的观点是啥呢?就是说,中国音乐中有一个现象:不少音儿都在晃动,不像西方音乐的音儿那么稳定平直。一般来说,我们认为这种晃动叫“润腔”,就是说它是一种对音的装饰而已。就像我给照片镶一个花边儿一样。但沈洽认为,不是装饰,是一种结构,这个结构不得了,它是中国音乐的种子。这个观点抛出来后,学界哗然,好似老爱发现的相对论,被很多人大肆鼓吹上了天。引用率255次;下载率4500次。居音乐学界所有论文之首。

     他这辈子就靠这篇文章吃香喝辣。

     16年后的1998年,我发表《音腔之疑》,沈洽不予理睬,我也就作罢。

     33年后的2015年,他出了本儿专著,标价120元,想把他的《音腔论》做更深入的阐释,但他万万没有想到,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

     为啥这样说呢?我刚才说了,本来我已经不想再关注这事儿,他出本儿书,还卖那么高的价钱,引起了我的好奇,便上网花了70元买来瞅。

     这一瞅,我就知道他完了蛋。

     在这本儿书里,他终于提到了我那篇文章,说我是根本没有读懂,把我的脑细胞给整亢奋了。

     花了俩月功夫写了15000字的《音腔揭秘》,发表在2018年1期《中国音乐学》。

     我在文章中有这样一句话:《音腔论》乃沈洽学术生命之所系。意思是《音腔论》是他的命根子。

     我有一个绝对把握:对《音腔论》,我比他本人吃得还透,你说他能玩儿得过我吗?

     条分缕析,逻辑严密,天衣无缝,直捣黄龙。

     文章发表后,学术界鸦雀无声,一片静寂。

     原来那帮闹山麻雀全部哑然失声。

     这是一种很恐怖的反应。

       我知道,他没戏了。

     他不可能有任何还手之力。

     我干的这事儿相当残忍——等于割了他的命根子。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093688-1123057.html

上一篇:学术只是那几个人的事儿
下一篇:恐怖学术是怎样炼成的?

22 蒋永华 陈楷翰 范振英 李文靖 蒋敏强 武夷山 张铁峰 张晓良 杨正瓴 何海 武伟伟 刘洋 刘钢 毛宏 蒋继平 潘学峰 李东风 雷宏江 郭景涛 苏德辰 刘东坡 汪晓军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59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18 05:4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