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hj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puhj

博文

除了上帝,谁也不能预料你会走到哪里

已有 1675 次阅读 2018-6-26 20:40 |系统分类:论文交流

     如果从1988年研究生毕业算起,我的科研刚好走过了三十年。

     这三十年,我是在一个又一个惊喜中度过的。

     研究生三年,窝窝囊囊,其他同学都比我厉害,频频发力,傲气十足;我自惭形秽,低眉顺眼;

     毕业后才开始冲刺——没谁逼我,全是自然力。

     1989年即在顶级刊物《中国音乐学》发表了一篇不足四千字的论文《宫调情感说辨义》,为遭学界大腕儿否定的元代燕南芝庵的《唱论》之精义一辩;

     1990年在《上海音乐学院学报》发表了第一篇质疑“同均三宫”理论的论文,该争鸣持续至今没有定论,被学术界视为迄今最前沿课题(黄翔鹏、赵宋光、童忠良、陈应时等超一流形态学大家均参与了讨论);

     1991年、1993年、1994年连续在《中国音乐学》发表三篇,其中一篇首次发现商音在中国音乐中的核心地位,该观点后在音乐形态学公认大家童忠良先生的《商核论》中得到确证;

     此时,我觉得似乎已经到顶,能量也差不多告罄,学术进入低谷;

     我的兴趣是音乐形态学基础理论研究,这玩意儿不可能多多益善,说到底、挖到根儿的话只有那么点儿东西;

     随后写的一些具体的形态分析文章,相形之下就是小菜一碟儿,不是我真正的兴趣所在;

     吾兄说:你就这样写,搞些具体的形态研究,大家都看得懂;

     我说:具体分析那玩意儿没啥意思(就像搞中文的分析唐诗宋词,一辈子没个完);但基础理论我再也搞不动了;

     事情的发展,却出乎意料,它不按常理出牌——大概上帝看我像那块料,又给我安排更大的任务~

     这两年他老人家安排我解决两个具有历史性意义的重大问题:

     一个是中国音乐音高浮动问题。啥意思捏?稍微懂点儿中国音乐的人都知道:中国音乐的音不像西方音乐的音那么稳定平直,它老是在晃,亦即音带着腔。1982年沈洽的硕士论文《音腔论》一炮走红,红极远远不止一时;1998年我发表短文质疑,他不回应;2015年又出版专著夯实他的《音腔论》;

    他不写这本儿书还好,我想既然敢卖160元,肯定厉害,一咬牙,买来看吧。不看不知道,一看真奇妙:几乎全在我的预料之中。

    我今年的《音腔揭秘》一举将《音腔论》斩落马下(他肯定没法回应,故敢说斩落马下)——同样发表在《中国音乐学》——这得感谢审稿人慧眼识“珠”与该刊的魄力——要发表一家伙搞翻“权威”大腕儿的文章,的确需要相当的魄力;

    另一个伟大任务,上帝将解决旋律本质问题这个世界性难题交给了我。

    我敢说,对这个问题的全新思考,世界上不会有第二个人跟我一样;

    这个问题,是我从来不敢想的。

    它就是在一刹那间猝然进入了我的脑海,根本不跟我打任何招呼;

    这想法从何而来?只有去问上帝。我真的不知道。    

    它应该是我的最后一个目标;

    因为就我对音乐的理解:即使是上帝,恐怕也不大可能再想出啥新的花招。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093688-1120995.html

上一篇:共享单车是赚还是赔?
下一篇:参与学术讨论的观点一般不会太亮眼

16 武夷山 高建国 李俊 徐耀 陈楷翰 张翠娟 石磊 宁利中 何海 李斐 王德华 李东风 余国志 李毅伟 武伟伟 张叔勇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13 07:1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