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hj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puhj

博文

我关于“钱”的态度

已有 2072 次阅读 2018-6-18 12:54 |系统分类:论文交流

     一个人对于“钱”的态度的不同,主要由两个方面的因素所决定。

     一个是对“基本保障线”的设定标准的不同;

     一个是在基本保障线之上的追求目标的不同。

     基本保障线的要求虽各有不同,但它总有一个相应的阈限值。比如你的阈限值是年薪12万就基本满足;他是年薪50万才基本满足;如此等等。但总不会要求达到马云、王健林的几百几千个亿才会满足,这就叫基本保障线设定的阈限值;

     在达到这个令你基本满意的阈限值后,你的金钱观就取决于你的追求目标了。

     有的人除了金钱,没有其他追求目标,所以在达到基本保障线之后,就算退休后仍会不遗余力地继续挣钱(甭管是到其他单位继续当官儿、干活儿、蹭吃蹭喝、开源节流还是通过啥别的渠道,反正这把老命就是一个字:“钱”)——因为除了这个,他们没有别的“心灵”寄托。故无可厚非;

     有的人,达到基本保障线之后(即所谓财务自由后),便开始追求心灵的自由,干自己真正想干的事儿——如有的人甚至退出原来的挣大钱的地方,转而投入精力搞科学研究——西方不乏其人(自掏腰包乃至倾其所有甚至连老命都置之度外,更甭说钱啦);中国也有一些类似的情况(固然很少)。

     我曾经跟我单位一个人说:你两口子挣了不下一千万了吧?还那么亡命干嘛?给你儿媳妇继续卖命?他两眼直愣愣瞪着我,好像我是天外来客。

     说实话(假一赔十):如果现在有人叫我到啥单位去当个啥官儿,每天坐班,给我年薪30万甚至50万,我不会去干那傻事儿。

     如果我能活到90岁,满打满算还剩10000天。

     我两口子退休工资小两万(这基本符合我的基本保障线),够了,还挣个屁。

     我的时间比金钱宝贵,就这么简单。

     所以,蒋继平在《钱是世界上最令人烦心的东西》一文里所说的金钱烦恼,在我来说,没有。

     我现在坐在电脑前喝着啤酒嚼着花生米码字儿,比住迪拜七星级酒店兼八星级美女陪着还安逸。脑袋里钻进来的那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儿简直妙不可言美不胜收。这种顶级享受很多人无法体验。

     蒋文链接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03132-1119353.html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093688-1119542.html

上一篇:我的德性
下一篇:男人的一生应该这样度过

17 陈楷翰 武夷山 彭真明 蒋永华 马军 蔡宁 宁利中 李文靖 蒋继平 贺玖成 苏德辰 冯兆东 李东风 张铁峰 韩玉芬 肖宇 王安良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21 12:2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