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hj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puhj

博文

难道今年是蒲氏年?

已有 2431 次阅读 2018-6-13 10:37 |系统分类:论文交流


    去年到现在,完成并即将完成五篇文章,其中三篇发表于今年的《中国音乐学》《黄钟》《音乐艺术》;一篇待发,一篇即将完成。

    这五篇都是重磅(虽均过万字,但力避废话)。

    1905年老爱引爆了五颗重磅炸弹,故称老爱奇迹年;

    如果这五篇都能赶在今年发表,今年就是蒲爷奇迹年。

    不光是数字刚好凑够五;

    而是这五篇可列入我这辈子所有文章中的前十;

    特别是即将完成这篇《音调控制论》,是我的《音调与节奏关系论》的进一步深度阐释;自诩是我的巅峰之作;

    我自认为它距对旋律本质的终极解释仅咫尺之遥。

    它很可能是我的封笔之作。


     注:爱因斯坦卒于1955年4月18日,俺生于1956年7月9日。减去中间的怀胎十月,难道俺是老爱转世?嗯,很有可能。至少气质相仿——他邋遢,我也邋遢。

     注2:从四月到第二年七月,相距15个月,减去怀胎十个月(我是足月降生),中间是五个月的空挡期。这个“五”的数字很有意思,对不?我的冥想是:这是老爱转世投胎的“选择期”——投哪儿好捏?从老爱奇迹年发表五篇论文的五个相对独立的思考阶段来推测:它暗示了老爱投胎过程的五个犹豫区间……。五篇论文发表,瓜熟蒂落;五个月思考结束,投胎成功。你看,我的分析是不是很有技术含量?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093688-1118726.html

上一篇:令人生厌的健身运动方式(文字缓和稿)
下一篇:时间是否独立于参照物而存在?

18 罗汉江 何海 吴斌 苏德辰 杨正瓴 郑永军 蔡宁 蔡小宁 李东风 李毅伟 武夷山 周洲 周浙昆 张叔勇 黄彬彬 宁利中 蒋敏强 蒋永华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18 05:2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