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hj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puhj

博文

我的“缘分”观(为刘庆生先生续篇)

已有 1438 次阅读 2018-5-18 12:54 |系统分类:论文交流

        刘庆生先生的《我的“缘分”观》谈的是善缘;

     但一个人的一生并非都结善缘,恐怕或多或少结有孽缘。只是数量与质量的差别而已。

     我觉得既然要谈缘,就不能不成双结对~平衡对称,方为完美。

     我来谈谈我的孽缘。

     一、夫妻孽缘。

     我没娶过两个以上的老婆;“现在的”老婆对我很好,似乎不能谈这个话题。但我谈过两个以上的女朋友,大概跟这个话题相关。

     我曾谈过一个女朋友,说是大学生,却属于“水流沙坝”型(重庆话,比“市井小民”还难听的形容)。我现在的“流氓”习气(看我的博文就知道),跟她的熏陶大有干系。

     见到我的人有不少都会怀疑:他是教授?不像。言行举止都不像。

     怎么个“水流沙坝”?具体细节就不好说了。大家自行脑补。

     二、邻里孽缘。

     我楼上住了一家人,在我头顶上跳了好几年。原来是无意;后来是有意。算我运气不好罢。

     对付这家人,我可谓挖空心思,三十六计全部用完,没辙;最后拿出那个女朋友熏陶我的“耍流氓”招数,才算最终解决。

     我怎么耍的流氓?说出来大家想破脑壳都想不到。这么跟你们说吧:比拉登差不了多少。

     对付恶人,必须用恶人的办法。有些王八,就吃这套。

     三、同学孽缘。

     读大学时有个同学,学唱歌的,长得倒是人模狗样,嗓子属公鸭兼破锣,唱起歌来令人毛骨悚然。鄙人学乐器的,澡堂随便吼几声便叫他没脸见人;加之各方面水平甩他七七四十九条大街兼讨女人喜欢,不禁醋意大发,不断打我的小报告,欲置我于死地而后快。

     四、同事孽缘。

     我想大家都有罢?不赘;

     五、师生“孽缘”。

     之所以打个引号,就是算不上孽缘,只是人走茶凉的情形。不过我倒是想问一个问题:像我这样的老爱级脑壳,遇到你跟他讲一加一等于几他都甩脑壳的学生,叫不叫孽缘呢?


     结语(写论文养成的习惯):固然,我也有不少善缘。刘先生已经谈了,就不再多嘴啦。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093688-1114616.html

上一篇:红尘无需“看破”
下一篇:如何待人?

7 陈楷翰 孟浩 刘立 赵克勤 张翠娟 蒋永华 刘全生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19 21:2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