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hj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puhj

博文

幸好我受传统奴式教育的毒害不深

已有 2169 次阅读 2018-5-11 10:48 |系统分类:论文交流

      我56年生,65年赶上文革时读小学三年级,其后学习上基本没有被教师家长管过,说是混过来的亦不为过。

    好在我自己还有点儿天天向上的精神,记得当时上化学课听不懂,回来使劲儿背化学符号,不行,放弃了。

    中学尝试创作“爱情”小说,本想学梁晓声来个爆米花式开头吸引眼球,写了一段儿,写不下去了;

    躲避上山下乡,读了个铁路技校,更无学习压力;

    当了七年铁路工人,学车床,常出工伤废品;手上现在还有块伤疤;也尝试努力干好,没辙,不是那块料。若继续呆下去,要么残废,要么下岗;

    二胡业余昆明第一把手,曾借调云南省歌舞团三个月,参加慰问对越自卫反击战老山官兵;

    考了五年大学才考上,可谓毅力超常;其间自学作曲,18岁投稿给人民音乐出版社(该投哪儿门儿都没摸着),现还珍藏该出版社的拒稿信;19岁写四声部大合唱;20岁写民族管弦乐总谱;按专业要求来说,全是瞎胡闹;

    谈恋爱横冲直撞,多遭白眼儿,无疾而终;

    胆儿够大,那是不消说的;

    不过一直到大学,作文倒是常常被老师作为范文念给大家听;

    从小学到大学“学”了16年,没有任何人给我压力;

    我的脑袋几乎没有被传统教育怎么调教过;

    加上我母亲怀我时以为感冒吃了一个星期的感冒药,我的脑壳可能因此非同常人;

    胆儿大、思维怪异、没有被教鞭抽过的野性兼摸爬滚打,

    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书没读过几本儿,却绝大部分书都看不上;

    大腕儿在我眼里,甭管他是季羡林还是余秋雨,就是个屁;

    除了服老牛老爱,舅服我自己;

    据说我的手稿网上开价三千,可我手头没有;

    不知在哪个舅子手头,若长期持有、耐心等待猴年马月爬上3万亦未可知;

    自诩排行世界前三(排名不分先后);

    按重庆人的话来说,叫老不退钢火;

    按我老婆的话来说,叫鸡毛飞上天;一地鸡毛。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093688-1113436.html

上一篇:俺的两个短板
下一篇:关于智商浪费现象的解读

13 李俊 张翠娟 杨正瓴 吴斌 蒋永华 李颖业 陈楷翰 蒋朝华 蔡宁 王春艳 魏武 余文 韩枫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21 00:1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