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hj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puhj

博文

我遇到的审稿人

已有 2000 次阅读 2018-5-8 10:04 |系统分类:论文交流

     我的论文,遇到过不同“风格”的审稿人。

     一、“没有意见的”审稿人。

     这是我1988—2000年间发表论文的情况。所谓没有意见,并非真没有意见,而是我不知道是啥意见。反正投稿后不久便收到录用通知。如顶级刊物《中国音乐学》(中国艺术研究院音乐研究所主办——档次相当于中国科学院数学研究所)。我1989—2000间共计在该刊发表5篇,均十分顺利;另如《音乐艺术》(上海音乐学院学报——与中央音乐学院并列为南北两大顶级音乐学院)1990年发表我首次质疑同均三宫的论文,没有录用通知,迅速发表。

     二、鼓励重大学术争鸣的审稿人。

     我的质疑权威人物重大学术观点的论文,连续遭遇冷遇(没有任何反馈意见)后,投《中国音乐学》,在审稿人手下几乎是无条件通过(仅建议修改个别过激文字),2018年1期迅即发表。这样的学术为公的审稿人,当下已不多见。

     三、吹毛求疵的审稿人。

     该文(即二提到的那篇)得到的某刊审稿意见是(大意):语言含有“调侃”意味,对商榷对象不够尊重,不建议发表;

     四、建议修改再审的审稿人。

     按审稿人所提意见择善而从修改后发表;这也很不错。如《中央音乐学院学报》;

     五、送审即秒拒的审稿人。

     这是我的猜测。即看出是我的文章,不想再看即秒拒(虽乃匿名审稿,但从文字风格、论题以及注释便知是敝文——音乐圈儿能谈我谈的问题、能谈到相应高度的人不多)。

     六、不审即秒拒的“审稿人”。

     即根本不送审,在编辑那儿就秒拒。这类刊物至少有5家。在某次饭桌上,某刊副主编对我抱歉道:蒲兄,对不起,你懂的……

     这位副主编还算是比较友好的。其他四家,乃老死不相往来、永远“拜拜”型。

     把话说穿了吧:《音乐探索》、《交响》、《天籁》、《南艺学报》八大轿子抬我,我都不会登门儿(后三家尚有前缘,现已反目;《音乐探索》的唯一一篇,我执着地找他要过一次稿费,很不情愿地打发了我45元,离二百五还差老大一截儿——这大概、也唯一可能是他见我我文章就扭脑袋的理由——可能你会说你的刊物“要求忒高”,不过,跟我说这话,大概还没入门儿)。

     现有状况下,《中国音乐》我也不会登门儿。

     你要,我还不给你。就这么简单。     

     真理:先搞清楚你我之间的分量再表情;

     这叫“不般配”。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093688-1112892.html

上一篇:成功秘诀——在合适的时候犯错
下一篇:学术界的讲座的“朋友圈儿”

15 陈楷翰 蔡宁 杨正瓴 韩君英 李坤 蒋永华 蒋继平 徐耀 孙杨 曹建军 张忆文 张晓良 余文 贺玖成 蒋新正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22 02:0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