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hj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puhj

博文

(重贴)我的科研

已有 1979 次阅读 2018-5-1 11:02 |系统分类:论文交流

     (昨天删了此文,怕人看了不舒服。今天觉得还是写出来,真实就好——昨天咋写的忘了,凭记忆重写)

     我的科研,完全靠脑壳,其它都是白搭。

     成天胡思乱想,想入非非;

     那兴趣就像追女人;

     有想法才看、才写;没想法就打麻将、遛弯儿、看女人;

     有了科研的乐趣,就不会有累、烦、亚历山大的感觉;          

     什么科研方法、科研路子、咋搞科研的说法,都是鬼话;

     你要问追女人的高手咋追女人,他教不了你;教了你也抓瞎;

     乐趣,就是科研的最佳路子;

     没有乐趣,玩儿命、搞死都搞不好科研;

     哪怕你从脚板儿心读到脑门儿顶,读到博士后他爹、他爷都没用;

     所以我能一直保持顽童的脾性;

     我怕读博士把我读得老态龙钟——因为周边就有不少读“老”、读“废”、读“死”了的博士;

     我没读过博士,但我可以免费带博导;我有时抽空给吾兄上课,可他不乐意听;他的博士老想听我的课啦,可他就不让我插嘴;

      说是我管得宽。我瞅着急啊。

      我开不起腔,是敝学界博士培养的重大遗憾与巨大损失;

     每每“科研”,都像又一次恋爱;有一种初吻的感觉;

     不少人跟科研的关系就像跟黄脸婆的关系;

     看着伤心、闹心、恶心;俗称“三心牌”。

     敝学界有个猫牌儿大腕儿,一辈子就一个独丁“发明”:“临响”。啥意思捏?就是说你要到音乐会现场去听,亲自感受,故叫“临响”。他娘的这玩意儿就是“临死”“临终”“临盆”“临渊”的移植嘛,等于狗屁。这就是他花一辈子工夫绞尽脑汁搞出来的劳什子,还挺得意,我替他磕碜;

     他的狗屁讲座,就是教你“跳崖”。

     谁跟我谈科研,甭跟我说你拿了啥课题、获了啥奖项、戴了啥帽子、坐了啥位子,就一句话:你干出了啥劳什子?就凭这句话,我就知道你是个啥货色。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093688-1111786.html

上一篇:还是标题党管用
下一篇:科研与老泰山

14 陈楷翰 蔡宁 张忆文 吴斌 蒋永华 李文靖 张翠娟 信忠保 汪晓军 孙杨 刘立 蒋继平 黄彬彬 陈佳琪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14 23:5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