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hj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puhj

博文

我发现我跟老牛、老爱、老杨的思想几乎是一个档次

已有 2368 次阅读 2018-3-21 11:27 |系统分类:论文交流

 亏只亏在我干错了行当。

我的音乐理论创见堪称世界第一:无论是数量还是质量。

其中一项:发现了音乐结构底层的核心,这个核心牵制着整个音乐的形态构成。很类似牛顿的万有引力说(已发表。题为《音腔揭秘》载《中国音乐学》2018年1期);

另一项:从根本上解释了旋律二要素的同步运行规律——即音乐的“统一场”本质特征。这个问题属世界性难题,迄今无解。相当于老爱的相对论或杨氏“规范场”理论(即将发表)。

你说我厉害不厉害?

因此,在音乐学界,只有我有资格谈论学术论文的质量评价问题(2万字,审核过程中,不发表才是奇迹)。题目暂时保密——这个题目太厉害了,且技术含量颇高。查阅了所有关于学术论文质量评价的论文,都没说到点儿上。

当然,我的技术含量赶不上牛爱杨;

但思想性可以与他三位合起来开一桌麻将——只是我小胡多一些;他们大胡多一些。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093688-1104990.html

上一篇:科研顶级牛人的顶级配置
下一篇:文老头儿的小心眼儿比小女人的小心眼儿还小(标准理科标题)

6 陈楷翰 李俊 蔡宁 宁利中 李毅伟 张国宏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21 15:4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