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hj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puhj

博文

给音乐爱好者科普二则我的音乐构成规律发现

已有 954 次阅读 2017-12-31 10:37 |系统分类:论文交流

   我曾在科学网提出科研成果价值的不同学科的可比性一说。这个可比性的标准有三:一、创新数量;二、创新度;三、创新含金量。有了这三个标准,不仅单一学科之内具有可比性,诸学科之间也具有可比性。

   创新数量不消说;创新度:搞物理学的提出相对论就比搞生物学的提出啥剪刀基因创新度高;前者的深广度也比后者丰厚(即含金量)。因此可以说,牛顿、爱因斯坦比“谁”都更厉害,道理就在于此。

   鄙人脑袋超一流,可惜搞的是音乐理论,虽然搞到了顶尖级,也比不过牛、爱的含金量(虽然创新数量与创新度毫不逊色),故还是输给他俩啦。

   敝其它创新不谈(太专业啦),只拣两则最厉害、也是基础、最容易科普的东西说说。

   大家知道,搞美学的有个最基础的概念至今没有搞清楚,就是究竟什么叫“美”?所以,最基础的问题,往往最难。

   我解决的两大难题是:

   一、旋律本质问题。

   大家知道,旋律由纵向的音高与横向的节奏二要素构成。在旋律研究中,往往都是将两者分开来弄。但大家也知道,旋律就是一条线,根本不可能把二要素分离开来,对吧?这个既是一条线,又分成两个不同特点的要素的东西,迄今为止中外音乐理论家都没搞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儿。故旋律学问题一直是音乐理论中最基础,也始终悬而未决的问题。

   我找到了两者之间的内在联系,提出了两者的“统一场”理论解释(有点儿类似老爱的“时空统一场”哟)。因为是科普嘛,专业解释就不说了(容我慢慢想想咋说)。

   二、中西音乐的基本关系问题。

   大家知道吧?西方音乐的最后结束音一般不是Do,就是La。这个结束音就叫主音。也就是说,这个Do或La,是核心音;以Do为核心音的叫大调式;以La为核心音的叫小调式。其它音都附从于它俩,逻辑上倾向于它俩。在西方音乐那里,这个主音的“引力”很强。我们在听西方音乐作品时,往往还没有听完,就知道或可以“预测”它肯定会在Do或者La结束,对吧?这就是主音引力作用给我们造成的“心理预期”。

   而在中国音乐中,有宫、商、角、徵、羽五个调式。也就是说,Do、Rei、Mi、Sol、La都可以作为主音。这些主音在不同调式中也是核心音,但它们的“引力”大大弱化了。所以我们在听中国音乐时,往往不会有明显的“心理预期”感,旋律的进行,经常可以在不同的音结束。这是怎么回事儿?

   我从五度相生原理出发,最终解释了这个问题(科学网有人谈过五度相生律)。

   因此,我的研究,已经触摸到了音乐的根基。

   诺贝尔没有设“音乐理论奖”,惜哉。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093688-1092303.html

上一篇:关于对待科研态度的大学排名
下一篇:幸福指数的群落标准

1 陈楷翰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21 09:3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