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hj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puhj

博文

参加学术会议的心路变化历程

已有 1824 次阅读 2017-9-16 21:50 |系统分类:论文交流

   第一次参加学术会议是1988年,研究生刚毕业,联系到西南师大(现西南大学)工作。那年到西安音乐学院参加中国传统音乐第八次年会(两年一次)。初出茅庐,就将硕士论文拿去参会。两万多字,复印了四十多本,花了系里公费300元。这在当时可是不小的数额,相当于我一个月的工资,可见系里对俺这个硕士还是挺器重的(那时硕士很吃香)。估计有近百斤重,踉踉跄跄背到火车站,到了西安站,叫了一辆脚踏三轮车拉到开会地点,累得气喘吁吁。

   现在才知道,那玩意儿有几个人看?

   第一次参会,第一愿望就是瞅瞅大腕儿是谁,长啥样。见了大腕儿,便凑过去听他们神吹,作钦慕状,听啥都觉得新鲜,觉得大腕儿就是大腕儿,很有气场也。

   一来二去,看大腕儿们的文章多了,觉得好像没啥神秘的。第二年发了篇顶级刊物,90年年会在上海音乐学院召开,没去(好像是系里不给报销),恰好敝文《传统七声音阶三分说证伪问题的提出》当时发表在上海音乐学院第四期,首次提出同均三宫之疑,在会议期间引起轰动,毁誉参半。会后不少准大腕儿写信跟我商榷。

   92年北京中国音乐学院会议前,又在顶级刊物搞了一篇,有点儿底气了。那些大腕儿们看俺的眼神儿有点儿异样,但大多不太友好,发他根烟儿,嫌档次低,抽了两口扔地上,俺没当回事儿。中国音乐学院很不够意思,会议最后一天才每人凭票领一只鸡腿,舍不得吃,留给外出逛天安门回来的老婆吃了。

   情况在慢慢发生微妙的变化。

   现在的情况是,大腕儿们见了我,要么绕着走,要么尴尬地跟俺打招呼。你跟俺打招呼,俺回打招呼也,否则谁都不鸟。

   现在大腕儿们都怕俺,要是他几爷子作大会发言,俺就坐第一排瞅他,瞅得他几爷子打哆嗦。

    我现在的方针是:别惹俺,惹俺没好果子吃。

   不少大腕儿已经尝到了俺的苦头,擂台摆了二十多年,迄今没一个大腕儿敢惹俺也。

   俺现在才搞懂:啥才叫真正的大腕儿。

 

   注:大家都有钦慕的偶像。俺跟大家有个最大的不同之处:俺的偶像就是俺自己。想换个人崇拜崇拜,可就是找不着(除了牛顿和爱因斯坦,可他俩跟俺不是一个行当也)。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093688-1076329.html

上一篇:从书房看能耐
下一篇:网站升级趣事

2 吴斌 陈楷翰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13 01:4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