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hj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puhj

博文

一个忝列科学网的音乐研究者的自白

已有 2696 次阅读 2017-8-28 12:52 |系统分类:论文交流

首先厘清一个概念。我是一个大学音乐教师,为什么不称音乐教师而称音乐研究者呢?原因有二。一、大家知道,大学教师既要搞教学又要搞科研。虽然诸大学都口口声声说把教学摆在第一位,但实际上诸大学间真正比的是科研水平的高低。我还没听说过谁跟谁比教学水平的。故名曰教学第一,骨子里还是科研第一;二、虽然是“教学单位”,但在科研与教学的关系上,科研能带动教学。科研搞不好,教学水平也不可能高到哪儿去。教学能否促进科研,倒很难说。前段时间有的高校教师闹翻了天,说是他们兢兢业业搞教学,教学水平忒高,评职称之路被科研成果硬杠杠给挡住了,甚觉不平。要我说这恐怕是站不住脚的。你若真是块搞科研的料,真舍得把金砖头撂一边儿不要,一门儿心思去争当嘴皮子大师?甭管你唾沫星子溅多高,反正我是打死不信。在我看来,只要你不是像陈景润那样说话打结巴,上讲台就发怵,需要心理医生介入,科研水平越高,积蓄的势能越大,教学必若高山流水,水到渠成。

我的音乐研究水平不算太低,教学水平自然拿得出手。按这个排序,若只能二选一的话,我当然舔着脸自称音乐研究者。

言归正传。一个搞音乐的,在人文学科里面都被视为穿开裆裤的,跟自然科学更是八竿子打不着,为啥要舔着脸钻进科学网来凑热闹呢?

首先,我这一辈子都崇拜搞自然科学的。哪怕他是个大学生,只要是学理工科的,聊起来我的脑袋都会缩进去半截儿。人文学科领域,让我瞧得上眼儿的还真不多。除了鲁迅,什么季羡林、林语堂、钱钟书、余秋雨之流根本就没看上眼儿。不信你们瞅瞅我的博文,思想水平绝不在他几爷子之下。

其二,我要开始显摆了,给大家普及一下音乐知识(谈起本行来俺还是很得意的)。

一般以为,音乐这玩意儿,不就是摸摸脑袋胡诌的东西么?哆来咪法索拉西多,想咋整咋整,研究那玩意儿,叫科研?说起来让人嘴都要笑裂,牙都要笑落。

这你还真外行了。

是的,音乐研究,确实是胡诌的多。音乐美学?跟大美学屁的多;音乐心理学?跟心理学屁的多;……而且那些玩意儿,想咋说咋说,白的可以说成黑的,黑的可以说成白的,根本没啥标准答案。其他分支不敢再罗列了,说多了要犯众怒。

但是大家听说过音乐形态学没有?我干的就是这个行当。

这行当真入了门儿,就跟自然科学挂上钩了。贝多芬们当然是靠灵感创作,你确实不知道他们会玩儿出什么花样儿,哆该走到咪还是索?拖一拍还是两拍?怎么玩儿都可以,怎么研究?在一般人看来,根本没法研究其中的规律,音乐研究,不是瞎扯是啥?

不是哟。你把他们的谱子拿来好好瞅瞅,只要真的是好听的音乐,让你听起来觉得舒服的音乐,必有某些自然法则在焉——跟物理学、数学的关系十分紧密。什么黄金分割、等比数列等差数列、频率比……奥妙还不少。

音乐形态学研究也有层次之分。表层的研究,有点儿类似自然科学中的应用理论研究;深层的研究,有点儿类似自然科学中的基础理论研究。我搞的主要是后者。而且,音乐形态学是音乐研究中最讲究逻辑性的分支。说它是分支还远远不够——在我看来,它是音乐研究诸分支的基础。音乐若没有了形态,其他种种都是空穴来风,不复存在。

一般来说,音乐理论研究被纳入人文学科,其实这是眉毛胡子一把抓的分类法,不知道是哪个鬼大爷分的类。我搞的这行,跟人文学科关系不大,倒跟自然科学关系很大。

这下大家知道我为啥来科学网混了吧?我是来向大家取经的。

照陈楷翰的说法,他是野民科;那我算个啥呢?我只能是给野民科提鞋了。

没法,谁叫我对自然科学那么钟情呢?提鞋我也愿意。

不过为了让大家愿意让我提鞋,我得吹嘘一下自己,现在不是时兴没编制的用工合同么?应聘也得交简历不是?

吹嘘啥呢?我发现自己跟自然科学顶级专家碰出了点儿火花。

刚入科学网门儿的时候,我以为有个重大发现。不是我们在找外星人么?为啥找了那么久还找不着呢?我国发送的人造卫星不是放《东方红》么?为啥呢?是想让外星人听见,对不?我想,这是白忙活。你以为外星人跟地球人的接收系统一样?人的正常体温是37度,外星人也是?人是用声波传递信息耳朵接受信息,外星人也是?如此等等;另外,宇宙间距离动辄以光年计,外星文明就算比我们发达,假定他们也在找我们,岂非大海捞针?就算他们知道地球有生命存在,要多少年才能到达地球?如此等等。过了一段儿时间,看了几本儿书,才发现我的想法顶级专家也想到过啦。失望之余也很高兴——顶级专家跟我的水平差不多嘛。

想到这里,信心大增。被老婆撵出门儿的半年间,难得孤独安静的环境,抓耳挠腮写了篇论文,825号发在科学网,题为《太阳系行星运动系统特征解释》,自以为高明得很,不料被真正的专家蔡宁老弟浇了瓢凉水,很是不爽也。

不过鄙人有个强项,就是鬼点子奇多,跟科学网鬼点子大王文双春院士有得一比。不信大家瞅瞅我的博文,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给大家带来了不少欢乐也。但科学研究光有鬼点子还不行,必须得拿出天衣无缝的证明,后者恰恰是我的短板。天大的发现毁于一旦,于心不甘。

我的顶级设想是:科学研究,鬼点子排第一,论证排第二。胡适不是说过么:大胆设想,小心求证。现代科学不是讲究分工合作嘛,施一公、颜宁在《自然》、《科学》发论文,也不是一个人干出来的,不都是集体署名么?点子有了,论证可以交给专家去做嘛?对不?

请大家耐心瞅瞅我的那篇论文,别老想着找里面的毛病,毛病太多找不完。建议大家注意一下:里面是不是有点儿老爱见了都会嫉妒的新玩意儿?——提出了行星公转与自转的关系问题;解释了金星逆自转的原因(至少比啥金星被某个东西撞得逆自转要有说服力——这还是科学界霍金级的专家说的);引力的成因(老牛与老爱都搞不定也);引力超距作用的成因及其验证方案等连锁性观点。万一百年后有人对此提出了完而善之的证明,追根溯源,最早的点子在我这儿。诺奖该给谁?至少平摊吧?是不?虽然那时我早已入土多年,拿不到奖金,走不了红地毯,含笑九泉也值。对不(顺便恭祝科学网高寿——届时敝文还躺在这儿,以为敝观点乃首创之见证)?

人文学科者来科学网的不多;其中敢写、能写自然科学论文的也怕只有吾独此一家。

在音乐理论界混到超一流水平,智商才用了一半儿,浪费了实在可惜。

以上种种,就是我混迹科学网的原因。

  注:如果大家被我的牛吹高兴了,可以喝二两小酒后拨冗到期刊网搜我的《琵琶十二平均律推证》与《乐学与律学关系中的一个疑问》两文,那可是我二十几年前的旧作,常看常新,现在看了都不能不佩服自己(重要观点又来了:学问做到了自己都佩服自己的高度,绝对是大牛)。几十年都没啥长进,看来学问高低跟年纪大小关系不大。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093688-1073082.html

上一篇:中国人就爱整些没用的东西
下一篇:长者可敬不可尊,幼者可爱不可宠

12 陈楷翰 蔡宁 周健 蔡小宁 魏焱明 吕洪波 周浙昆 张明武 刘立 fanteklv xlsd qzw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16 12:0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