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hj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puhj

博文

当下的音乐评论

已有 996 次阅读 2017-3-16 22:59 |系统分类:论文交流


   在文、史学界,我们经常可以看到的入木三分、非常尖锐的书评,而在音乐评论界却非常罕见,大多是浮夸的溢美之词再加上一二点“不足之处”的九一开套路,最后是“瑕不掩瑜”,皆大欢喜。给人感觉,似乎音乐理论著作精品迭出,一派欣欣向荣景象。事实果真如此吗?

   大家心里都清楚,其中泡沫成果的比例在其中至少占了七、八成。请问在座,在琳琅满目的书架上,能让我们心甘情愿掏腰包的心仪之作能有几何?评论者真是在凭良心说话吗?我们只要稍稍作一对照,不难看出评者所论有不少是自己都不愿花时间细读原著的急就章,很难说真正讲到了点儿上。被评一方,长得再难看,别人要说他貌若天仙,大概也很难生气。如果说当下不少书评已经与商品广告同流合污、形同孪生,虽有嫌尖刻却不无理由。成果事实的不尽如人意与歌舞升平的评论之间形成明显的反差。

   从这些书评的生成原因看,有几个情况值得注意。

   一是评论机制问题。不少书评作者与专著作者一般为或师生关系,或脾胃相投的“哥俩好”,戏文尚未进入“正本“,其开场锣鼓先就使得书评的客观公正性大打折扣;国外由编辑指定或随机选取书评者、盲评机制在我国尚未形成。特别在我国音乐理论界,“短平快”书评的即刻出笼,也使得能够坐下来潜心研读原著、可能发表不同看法者因被“抢占先机”而不得已悻悻作罢。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普遍国人心理也使得前者如入无人之境,大行其道。

   二是成果评价问题。一般来说,书评不能被认定为学术成果,且要写出精当的书评,需要花大量时间精力研读原作,故真正愿意为之费心者寥。这就必然造成下列普遍现象:

   1.“拉大旗作虎皮”。即不论货色怎样,首先树一招牌,拉一名人“剪彩”。名人若真有耐得住性子细看书再为文者固可放心,但要求功成名就者再来费这个劲儿未免天真;况且,恕我小人之腹度之,名人一般来说心情都不错,下手也就特别温柔。故此类书评多半乃“隔山买牛”之作,凭老经验,没有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至于眼前这块猪肉是否真正吃进了嘴里,就很难说了。

   2.“套近乎”心理。此类专著作者大多已为名人或准名人,无需吭声稍假以颜色,必有侍者争宠。要求这类书评说真话,有如要儿子打老子,可得乎么哥?这就像小孩儿佩服孩儿王,以为眼前就是天王爷,夸起来都精选最美的词儿,简直捧上了天。你若想在这种书评中见出真正的“学术”评价,那就对孩子们的心理素质与学术素质要求太高了。


   另一种情况是:在学术论文中,反面“评价”的商榷文章却呈一边倒趋势,这种与上述书评的极大反差,亦值得关注。需要提出的问题是,如果说学术专著远非本本精品,存在大量假冒伪劣;那么,要说学术论文也问题多多,乏善可陈,亦非实情。

   按说,学术论文能够引起争论者,一般并非时下铺天盖地、四平八稳的平庸之作,当有作者一得之新见。要找其毛病,固然不难;但其中更该引起我们重视的闪光点,却往往有意无意被人忽略或漠视,未免令人惋惜。

   从这些商榷文章的生成原因看,也有几个与上述书评相反的情况值得注意。

   一是学术阵营问题。学术商榷文章,通常发生在不同学术阵营之间,不免“找茬儿”心理作祟。即,无论对错,就其一点,不及其余,专寻老弱病残部位痛殴。对讨论对象来说,虽不一定伤筋动骨,却难免因非纯正的学术探讨动机而演变为恶语相向,学术探讨难免变味儿。

   二亦是成果评价问题。被商榷文章中,固不乏为学术而学术之作。但另一方面,,由于学术论文要求出新的特质,一时难以阐述周全,故易寻其错漏商而榷之;且由于商榷文章比较抢眼,也容易作为“短平快”写手的首选。

   总的看来,我国音乐理论界对学术专著与学术论文的评论现状,大致呈两极分化态势。除了两种成果形式的特质有所不同的客观事实(如一般来说,学术专著相对成熟、完善,学术论文则相对新鲜、稚嫩)外,上述人为原因也不容忽视。总的来说,两者均缺乏全面或“多元化”的评论向度,从而导致相关评论的畸形跛足状态。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093688-1039873.html

上一篇:学术期刊该发什么文章?
下一篇:揭音乐理论“大腕儿”修海林老底——诸假大腕儿们请排队等候

2 尤明庆 李颖业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15 00:0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