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hj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puhj

博文

火车站一二三及其心得体会

已有 2121 次阅读 2017-2-20 23:19 |系统分类:论文交流

   我这辈子坐火车最多的站点是重庆、武昌、昆明、贵阳。在这几个地方的所见所遇,大概是我国火车站的一个缩影。

   16岁那年(1973年),在贵阳火车站被两人(一个人是托儿——恭喜我:托儿刚出现我就中彩了)用一只假手表骗走了一只老汉刚给我的一只价值120元的上海牌手表(1973年120元是个啥概念?相当于爹妈两人一个月的工资)。

   1992年,在重庆火车站一饭馆前等老婆上厕所。一店小二吼道:站远点儿!挡到我的生意了!我回:离你店一丈远,挡到啥啦?店小二:狗日的,再叫老子弄你信不信?我回:你龟儿来?幸亏我老婆及时把我拉开了,否则可能大家今天看不到我在这儿发帖啦;

   1995年,重庆火车站一饭馆。食客:咦?这菜我没有点啊?店小二:少给老子废话!吃!食客吓着了,赶紧吃完,乖乖掏钱;

   ……

   火车站,是需要大力整治的重灾区。

   几十年的见闻与亲历。鄙人得出一个结论:要想活得长,出门儿在外,千万记住当龟孙子;即使讲理,嗓门儿一定控制在悦耳的分贝区间。特别像我这样的暴脾气,最好先吃几颗降压药。

   在广州,凡打车,老婆总会眼盯着计价器,神情紧张,不断质疑司机:咋回事儿?咋走这条路?不对啊啥啥啥的。我老提醒她,闭眼养神好不?别那么紧张,就算绕路,能绕你几个钱儿?一次计价器多出了几十元,司机辩称不认识路,老婆与他争执不下,僵在那儿了,幸好我在场,提出了个折衷解决办法,方相安无事。事后我告诉老婆:幸好我在场打圆场,也幸好是在广州这个服务业还算正规的地方,否则你一个女人若独自在外,以为啥事儿都可以据理力争?弄不好小命难保也。

   我这人凡在外与人发生矛盾,首先估量一下对方的身份,若对方衣冠楚楚甚或戴个眼镜,那么可以稍试雄起,哪怕演化为袒胸露背拳拳到肉也不至于脑袋落地;反之,若遇到赤脚不怕穿鞋的,宜见好就收,认栽为佳。金玉良言,奉献于此。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093688-1034923.html

上一篇:选这个选哪个不如认清你自己
下一篇:丧失节操的媒体

15 岳雷 蒋继平 苏德辰 李俊 李颖业 刘建栋 韦玉程 胡想顺 hnjz xlsd houzhenyu bridgeneer ericmapes aliala nm2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18 05:2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