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hj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puhj

博文

文科论文现形记

已有 1392 次阅读 2016-12-26 17:31 |系统分类:论文交流



鄙人从未写过综述,一来非学界要人,无人约请,难获此殊荣;二来对此道手生,也缺乏兴趣,不敢献丑。夫综述者,类似“命题作文”,有感而发的成分少而见机行事的成分多,性情中人不好为之。

然近来有感于学术界某些现状,却油生写篇综述的念头。感于物而“动”,不吐不快。

综观学界,大抵有如下几种研究类型:

一、“盘龙卧虎”型

所谓“盘龙卧虎”型,乃指此类研究者多具“龙虎”威仪、声名不凡,但往往或“盘”或“卧”作冬眠或休养生息状。即很少费神真正研究东西,却常写些“怎样写论文”、“如何搞研究”的训诫式文章。他们擅长向初出茅庐者空谈其方法论玄机,或热心于写书评、游记等资格文章,日复一日,就这样打发其学术生命。其堂皇理由是:提出新的学术观点应十分审慎、反复推敲,学术论文的撰写亦应精益求精、论证务求缜密,非至完全成熟不可轻易发表,以免以璞示人。即美曰“轻易不立言”,然毕其一生终一事无成。我们不否认,“精益求精”确乃学术研究的至境,然而却可望而不可即,亦不合乎科学发展的事实与规律。应当看到,科学的发展是一个动态的过程,它永远在不断纠正错误中前进。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不犯错误,便没有科学的进步,人们正是在不断发现与纠正前人与自己的错误的过程中逐渐地向着真理靠近。我们不可能要求任何人在科学研究的道路上一蹴而就、万事皆休。就科学研究的现实来说,一味追求完美,也无疑会给研究者造成极大的精神负担,反而会窒息其科学创新的活力,成为抑制其学术发展的严重障碍。我建议初入门道者,对这样的蹈空之文,不看或少看为妙,以免云里雾里,不仅没有实际收获,反被弄得诚惶诚恐、缩手缩脚,“出师未捷身先死”,一进门就先让“龙威”吓破了胆,

二、“面包大师”型

与前者相对应,“面包大师”型研究者则著作等身。其写作速度惊人,文字浩浩荡荡、动辄上万,却清澈见底、空无一物,诚所谓“著书不立说,成果一大摞”。按说,看如此文章,可一目十行、稀松平常,不想竟也磕磕绊绊、异常吃力。原因无它——就像盯着一张白纸或一堆废字,眼神儿很难往下移动——真个如啃腊木,难以下咽。谁若想在这种文章中读出点什么“味儿”来,还真得有和尚打坐的功夫、听老大娘唠叨的耐心。这类作者被学术界私下戏称为“面包大师”,即论数量是一笼接一笼连绵不断,且一两面粉经发酵可膨胀至数倍乃至数十倍个头。其文章之所以能源源问世并登大雅之堂,可见其作者尚另有一套通天本事,功夫还在诗外,确非等闲之辈。然正因此其流弊也便不可小视。当下,此类文章著作可谓铺天盖地,泛滥成灾。有领衔人物带头示范,上行下效,其势固不可当矣!读者如果不是遛弯玩鸟的闲人,若时间精力宝贵,万莫耽溺其中,否则犹如万里寻亲、大海捞针,弄得精疲力竭最终空手而归。

三、“哪吒闹海”型

此类文章的作者,多有“两肋插刀”之勇,不时闪现独到新见,往往让人眼前一亮,阅读者在文章浏览中一般不难发现,在“商榷”类文章中更可快速搜寻到。看此类文章,可以使阅读者大脑处于兴奋状态,迫使阅读者进行相关思考,因此有较强的智力开发效应。但由于其观点往往发轫于争议较大的问题,故对阅读者的理解辨别能力也提出了较高要求。一般来说,这类文章的论述以提出新观点新看法为重心,阅读者主要是从中学习其发现问题、提出问题的能力,这是科学研究的首要一环。此外,这类文章因处于学术研究较前沿的位置,又要求读者对相关的基本理论,研究进展有较广泛深入的把握,因而无论在学术创新思维或基础理论的面的掌握上,都有一定难度,换言之,这类文章对读者的思维水平和知识结构都具有相当的挑战性。但是,由于这类研究多尚处于初始开发阶段,作者的论证往往未臻缜密完善,容易暴露明显疵漏,论述也常难免偏颇或不够周全,故也可以作为学习者的研究思维、写作技能训练的正、反面实用教材:正面者,借鉴其独出机杼的敏捷思维、泼辣、酣畅的文风;反面者,避免其可能出现的论证粗疏、观点偏狭的弊病。因此可以作为初学者的必读类文章。

四、“黄牛拖车”型

科学研究的前期工作,往往是以收集、积累大量可靠材料作为奠基,因此在阅读文献中,我们不时会看到一些田野考察实录、调查报告、民间音乐生态背景描述或一些浅显初步的音乐形态分析文章。这些文章大多文风朴实,实实在在而不作惊人之论,往往并不起眼,但学习者不可轻易忽略它们,应注意从中搜寻有价值的材料,或可从中获得与研究课题相关的佐证或意外的旁证。但无庸讳言,由于此类作者中有不少是长期工作在第一线的基层音乐工作者,他们不一定有很高的理论素养与发现、分析、解决问题的能力,然而其写作目的的功利性一般较小,更多具有为进一步学术研究作铺垫的资料积累性质,故其可靠性也相对较强。不过读此类文章,仍需要根据自己的兴趣或研究需要有所选择、取舍与思考,否则亦难免“见木不见林”,陷入大量琐碎纷繁的具体细节而失却方向。另外,这类文章中也还有另两种不同的情形:一种是过去被忽略或未被发现的全新的调查对象,虽乃调查报告,其新鲜的材料仍可令人耳目一新,不过此类情形可遇而不可求,难以寄托厚望;另一种则是因某些调查者由于视野所限或缺乏思考、图省力而导致的大同小异的重复描述现象。因此,此类文章实际上对阅读者的眼力提出了较高的要求:它们不像“哪吒闹海”型文章那么惹眼,怎样从这些平凡而层层叠叠的材料中筛选、发现真正有研究价值的东西,确是一项需要加以训练的基本功。这方面,导师可通过文献价值分析,范文导读等方式引导学生鉴别文献等级,并精选出较好的有代表性的论文让学生精读后写出摘要及读后感,如此可较快较好地培养学生鉴别文章学术价值涵量的能力,能够沙里淘金,择善而从地阅读文献,同时也可起到练笔的作用。

五、“摇尾乞怜”型

此类文章可以从其行文内容与风格中看出。此等作者善于察言观色、见机行事,可谓文如其人。其论文的一大特色,是大多少不了对某些权威人物的肉麻吹捧;行文猥琐、论点平庸浑浊;“某某人说过”是他们论文中的口头禅,也是他们的学术观点的基本理论依据。他们对自己的观点缺乏信心,或者严格地说根本就没有自己的观点(“某某人说过”即为明证)。不过由于其吹捧者往往乃学术界名门望族,得“大树乘凉”之便,其文章发表的刊物往往不次,读者无须费多大事,接触几篇即可有所见识。

六、“步步为营”型

此类文章往往韵味醇厚、耐人咀嚼。因其作者往往研究方向较为稳定,由浅入深踏踏实实一步步走来,行文中可以见出其较为深厚的文字功底与沉稳的思考。其理论的构建在多年摸索中循序渐进地自然形成,所论不一定给人以突然的惊喜或新奇的刺激,厚积薄发、自然流溢,却含蓄深刻,让人思索、回味。就像其文章风格本身一样,初学者要识其真面底蕴,并非易事,需要有一个认识过程。这方面文章的阅读,可能需要导师加以引导、提示。通常可作为精读论文看待,从中不仅学其文章理路,更重要还可学其人品风范。

七、“鸭子上架”型

所谓“鸭子上架”型,是指不想写、没有兴趣写,却又不得不写的文章。这是新形势下的新品种。在过去,写文章是专业研究者或业余爱好者的事情。那时候文章多是“精兵强将”;现在研究队伍中又增添了新的成员——职称逼写者。“研究”队伍大大扩充了,写文章、搞研究几乎是全民总动员,文章总量上去了,整体质量却下来了。这类“鸭子上架”型文章,大多是“聋子的耳朵——摆设”,不出意外的话,一般可以忽略过去,不看也罢。为便于读者鉴别计,按常规,编辑部一般将此类文章放在目录的尾部,颇有暗示意味。不过,也不能一概而论,此位置也偶尔会有因编辑一时走眼而受了委屈的好文章。因此,不妨稍事留意。

八、“神兵天降”型:

在学术研究队伍中,有这样一些“天才”,即还没有写几篇学术论文,却如“神兵天降”,突然冒出学术专著!笔者就有此奇遇:一部学术专著摆在面前,作者名字却实在眼生。虽然谁也不能说自己对本专业文献均已通读,但凡稍有学术经历的圈内人不难凭经验判断:如果某作者名字眼生,此公八九不离十还没有发表过几篇学术论文,至少还没有发表过几篇像样的学术论文。却不知抄的哪条近路,陡然撑竿一跳,煌煌然专著面世,实在令我等蠕蠕蜗牛眼馋。恕我冒昧直言:此类专著价值几何,不问可知。套用柏杨先生的话说:“我敢跟你赌一块钱”——不用看,它如果是好货色,我从此投笔从商,改行卖油条——学术研究成了神仙的干活儿,我等凡人何苦劳神来哉?

九、“偷鸡摸狗”型:

所谓“偷鸡摸狗”型,即指当下甚嚣尘上泛滥成灾的抄袭剽窃现象。“抄袭”属于笨贼一类的勾当——这类小偷思维迟钝、技巧笨拙,将别人的东西稍动动字眼,挪过来用就是,成本低廉;其造假智商要求不高,很容易露出马脚,故无须花多大功夫便可揪住其狐狸尾巴;相对抄袭来说,剽窃的“技术含量”较高,一般来说,剽窃主要是采用偷梁换柱、新瓶装旧酒的手法,窃取他人的见解观点,而并不“傻乎乎”的原样照抄他人的文字,故往往具有一定隐蔽性,需略作分析方可“解密”。这种挖空心思、有备而来剽窃伎俩,性质较抄袭更为恶劣,尤需加以揭露。当下,抄袭剽窃可谓上行下效,涉及各色人等,上至校长博导、学界大腕,下至教师学生、贩夫走卒无所不包。其中不乏藉此青云直上、捞足了油水者。但好此勾当者虽可蒙蔽一时,一旦东窗事发,则身败名裂、后悔晚矣;即使侥幸脱逃,也难免受良心谴责,辗转反侧、寝食难安,生命质量大打折扣,“为嘴伤身”,实在不值。

十、“买椟还珠”型:

我有一同学,早年读美学博士。每逢去导师家上课,被神侃得云里雾里,五体投地;然回家路上仔细想来,却一无所获,乘兴而去败兴而归。无他,其导师无论言谈抑或为文,均以口若悬河、妙笔生花为能事,以华丽的辞藻掩盖内容的空虚,甚少实实在在的真知灼见。用四川话形容:晃里晃荡水货是也。其擅长在“表述功夫”上下文章,对研究内容本身并无兴趣;情到浓处,还少不了“赋诗一首”。与其说是论文,毋宁说是散文。此类人物并不少见,口气颇大,动辄指点江山、“激扬文字”,很能迷惑一些初入学术圈的嫩头青,并拥有大量粉丝拥趸。在愚下看来,凡家喻户晓、频频上镜,与舌灿莲花于丹者流争宠者,多半有名无实,并非正儿八经学术中人,实所谓“学术明星”是也。看这些“明星”的文论,虽则花里胡哨、朗朗上口,但究其实质,并无啥过人亮点,多不过老少咸宜、街谈巷议的大路货色,啻加了不少油盐酱醋作料搅拌而已。是啥档次,真正的学界中人不难判断。

以上所述,仅为我目力所及,供大家参考。其目的,是为初入学术场的众多年青学人提供一些路标,少费精力,少走弯路。认识不周或失当之处,望识者教正。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093688-1023461.html

上一篇:文理科的基本特征
下一篇:创造牛逼帖与丧气贴的几种方法

8 王从彦 叶建军 陈楷翰 武夷山 岳雷 姬扬 ericmapes xlsd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15 00:2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