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hj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puhj

博文

我是否已无药可救?

已有 1249 次阅读 2016-11-2 10:22 |系统分类:论文交流

   有言道:人年轻时,满头棱角,横冲直撞;随着年纪增长,亏吃得多了,棱角渐渐磨光,便变得世故圆滑了。

   可俺这人可是奇了怪了,一辈子吃了不少亏,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可以这样说,除了不敢杀人放火干犯法的事儿,除了天王老子,啥都不怕也。

   招研究生,为考第一的学生争取公费名额,跟一把手干,无奈在导师投票定板儿中败下阵来;没法,投票定板儿一边倒,都向着一把手也;另一一窍不通的二任一把手要当学术带头人,俺跟科研秘书说,扯淡,把他拉下来,填上俺的名字儿,秘书怕了,道:俺不敢,要填你填吧。好,俺填。如此这般跟当官儿的对着干的事儿可不少,挨整的事儿固也不少也;现在想来,名正言顺。脑袋开了窍,觉得没啥憋屈的。傻逼不挨整谁挨整捏?    

   当官儿的都敢对着干,其它可想而知。

   鄙人傻逼到啥子程度捏?连自己的学生弄着玩的的事儿,都要唧唧歪歪。

   一学生在微信圈发了一段音乐,附言道:特好听。我附了一个链接说:听听这个吧,这才叫好听。作为研究生,你得提高点儿档次;研究生正在抓耳挠腮看书,俺嘴儿一撇:啥玩意儿?不觉得越看越傻么?另一学生在微信圈贴一音乐学院招生广告,俺骂道:你没事儿干吗?搞这些无聊玩意儿?学生推荐转发的帖子,只要俺有看法,都要放屁,一点不给面子。想必学生们心里很不爽,说不定暗地里骂我傻逼。

   微信圈里,看烦了的一律屏蔽;就算最好朋友的转帖,只要觉得不爽,总会忍不住跟两句带刺儿的言语。其实大家都要活,与人为善,朋友之间互相吹吹才活得滋润嘛。只有俺不懂这些,有屁就放,管他大腕儿不大腕儿,放了屁肚子爽;只是对自己的学生稍有愧疚,但真懂俺的学生,应该不会记恨。

   大家说说,俺是不是不可救药了?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093688-1012269.html

上一篇:音乐美学与开发商
下一篇:大学教师工资乱弹

1 陈楷翰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20 01:3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