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hj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puhj

博文

几个猜想

已有 1015 次阅读 2016-10-12 08:53 |系统分类:论文交流

   最近见中国音乐学网有一报道,称南京艺术学院邀请田可文去搞讲座,题为《 音乐历史观及研究模式的求证 》。该题目与田1987年发表的一篇文章题目完全一致。29年过去,都当爷爷抱孙子啦,还在回味儿初吻的味道,可见其脑袋早已浆糊,转不动啦。我就纳闷儿了:难道南艺不识货,真觉得田有料?博导成堆的南艺恐怕不会那么弱智。歪起脖子再一想:不是前些日子俺在中国音乐学网缪斯博客把田弄得灰头土脸吗?南艺可是中国音乐学网的股东,大概看在眼里,顿起杀富济贫之念。心想:哼,你小子铆劲儿弄田不是?俺就把他抬得老高,咋地?在俺看来,只有这个解释说得通也。此乃猜想一。

   南艺路见不平一声吼,帮田出了一口闷气,田可得好好感谢俺。
   前些天在微信圈发了一段话:音乐批评须具有两个特点:面对现实与雄性特征。可事实却是:选择性失明与娘娘腔盛行。这在某些音乐批评“大腕儿”那儿表现得尤为突出。
   此次南宁音乐评论年会,鄙人猜想有三:
   1、不说百分百,十有八九乃吹牛拍马文章;
   2、清一色吹牛拍马文章获奖;
   3、鄙人被严拒参会(原因猜想:搅屎棒也)。
   第三项猜想稍有百分之一保留。但若自费,俺不去(南宁离广州很近,花不了几个钱儿,但吹吹拍拍会议,自费去不值;俺曾给音乐批评第一人去电提劲儿:不报销费用,俺不来也)。
   鄙人算命功夫超一流,脑袋特别灵光。以上猜想是否应验,走着瞧。
   注:关于田氏的学术“造诣”,请参见发布于学术批评网与科学网敝文《我与<黄钟>副主编田可文恩怨的来龙去脉》。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093688-1008183.html

上一篇:洋种终究不是土种
下一篇:梦的解析

2 陈楷翰 ericmapes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21 20:2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