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hj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puhj

博文

三个之最,没有之一。

已有 1493 次阅读 2016-10-5 17:37 |系统分类:论文交流

  鄙人从事音乐学术三十年来,创造了音乐学术三个之最,没有之一。  

   创新数量之最;创新新颖度之最;创新含金量之最。

   保守估计:这三个之最,五十年无人超越(俺本来预计100年,但吾之学生劝俺谦虚点儿,活生生砍掉一半儿,惜哉)。  

   如果加上“自吹之最”,四腿儿桌立也(比三足鼎立还多一只脚)。  

   为啥鄙人要自吹?一、自吹德性使然;二、自恃有摇头晃脑的自吹资本儿;三、躲过浪头之自吹,无后顾之忧(根据“言有易言无难”法则,此言过矣。难保不被暗中尾随泼硫酸破相也)。  

   鄙人由于过于光辉耀眼且从不当缩头乌龟,已引起众恐众怒以至被封而杀之。故鄙人尚存若干之新见,将只能委蛇他人脑壳出笼,悲怆于不能再创声名之辉煌,窃喜于此处省略八百八十字。    

   三个之最,有据为证(未列入的70余篇,亦多堪上乘,且按下不表):

1、                      首次提出“同均三宫”之疑,“引起了”旷日持久的同均三宫学术争鸣;《传统七声音阶三分说证伪问题的提出》 载《音乐艺术》19904期。

2、                       首次提出对“音乐人类学”的学科地位及其价值判断的新见解《对我国音乐文化学研究现状的初步思考》载《中央音乐学院学报》2005 4期。

《穿越概念纠葛,直面事像本质》载《中央音乐学院学报》20062期。

3、                      坐实琵琶“十二平均律”的客观事实《琵琶十二平均律推证》 载《中国音乐学》19914期。

4、                       对“音乐起源”诸说提出质疑,提出“音乐起源”新说《在自由天地的翱翔中诞生——重拾音乐起源问题》 《人民音乐》20084

5、                       提出并论证“乐学乃律学之基础”新说;《乐学与律学关系中的一个疑问》 载《中国音乐学》19943

6、                      首次提出“商音音主”说,与童忠良先生之“商核论”暗合;宫音音主观念的乐律学悖论》  载《交响》19933期。《音主新证》  载《星海音乐学院学报》19961期。

7、                      论证了中立音的逻辑结构关系问题;《↑Fa Si在音阶结构逻辑中的本质判断》 载《艺苑》19941期。

8、        运用数理推论证明十二平均律乃自然律制《十二平均律是非自然律制吗?》  载《中国音乐学》19932期。

      9、     揭示戏曲音乐发展的历史规律;《传统、现代的完美结合与逻辑延                伸  ——现代京剧唱段“乱云飞”的艺术、历史价值再认识》《音乐研》20093            

      10、    从崭新角度论证了聂耳歌曲创作成功之道;《聂耳歌曲创作成功之道初            探》  载《中国音乐学》20033期;《聂耳歌曲创作成功之道续探》载《华南师范            大学学报》20052期。

     11、     对《音腔论》的核心论点提出质疑;《音腔之疑》载《中国音乐》              1998年3期。

      12、      对埃利斯音分标记法的普适性提出质疑,加以完善;《对音分标记法普                      适性的质疑〉载《乐府新声》1998年2期。《音体系定量标记法的设计原则》载《黄                     钟》1999年4期。


      13、         对依字行腔表义功能功能提出质疑,提出应以汉字声韵为重要关注        元素,揭示了依字行腔法则乃无意义假象这一重要见解。《依字行腔表义功能质疑》           《华南师大学报》2012年4期。

           14、          提出和弦转位命名之缘由。《对〈乐理〉一书的几点异议》载《中央音乐           学院学报》2001年4期。


      15、揭示了元燕南之庵‘宫调情感说’之形态学内涵,提出了与杨荫浏截然不同之       见解。《宫调情感说辨义》,载《中国音乐学》1988.3期。


      16、发表的唯一一篇音乐心理学 文 论,实证了音乐刺激量与音乐感受度之关系问        题,揭示了音乐欣赏的心理机制问题。《音乐的刺激与感知》。载《星海》1992、1       期。


注1:二、三之最乃指整体质量,若以单篇质量计,则不便衡量;

注2:编号7与16,曾获《中央音乐学院学报》与《中国音乐学》用稿,只因当初发文心切,一稿两投,与之失之交臂。此乃鄙人三十年来唯一之“学术不端”案例。经验教训,后生当引以为戒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093688-1006852.html

上一篇:科学网某些高级博士教授理解能力比俺还臭。
下一篇:洋种终究不是土种

5 陈楷翰 武夷山 周健 赵建民 xiyouxiyou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19 02:4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