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hj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puhj

博文

吾兄“教”我写论文

已有 2036 次阅读 2018-5-15 09:40 |系统分类:论文交流

     俗云:家丑不可外扬。

     但当底线失守,红线穿越,也就没啥不可扬的啦。

     科学网有人问:你跟你哥哥都是搞音乐研究的?

     笼统地说,是的。

     但我跟吾兄走的是迥然不同的路子:他搞民歌与道教音乐研究;我搞基础理论研究;

     这取决于我早年明智的学术定位;

     否则,若听从他“跟他走”的路子,我没有今天,甚至活不到今天;

     今年我在《中国音乐学》发表了一篇论文,题为《音腔揭秘》,将民族音乐学界某雄踞榜首三十余年的不可一世之文驳得体无完肤,回天乏力;

     在跟吾兄的讨论中,他冷不丁发来一条微信:“你这个想法是何时产生的?”

     我不知有异,如实叙来;

     他道:你这是选择性遗忘!

     我懂他啥意思,一个电话直接打了过去:你把话说清楚!

     事情的原委大致如下:

     沈洽的《音腔论》(即上述不可一世之文)82年发表后,在学界引起极大震动;

     85年吾兄携《论民歌的基础结构——核腔》(所谓核腔,即杨匡民先生三音腔理论的一种延伸解读)参会,与沈洽会面,据吾兄说,他认为沈洽的音腔说不如他的核腔说。

     怎么个不如法?吾兄没有只言片语解释。

     这样问题就清楚了:吾兄说我“选择性遗忘”,意思是:认为沈洽的《音腔论》不对,是他最早提出来的,我是受了他的“启发”。

     也就是说,我的论文,是他“教”我写的。

     学术做到明星级别,竟有如此奇谈怪论,令我啼笑皆非。

     《音腔论》怎么个不对?据我所知:他两眼一抹黑。

     即:《音腔论》的问题在哪儿,他实则一无所知。

     说一个东西不对很容易;说它怎么个不对很难。

     这个世界上有一万个人说相对论不对,这叫“启发”?你也可以说相对论不对啊?你证明给我看?来啊?

     他没有这个本事。

     如果我证明相对论错了,是不是得感谢那一万个傻帽儿?

     我问他:既然你知道《音腔论》不对,怎么几十年都不写论文反驳?

     他道: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干。

     我问:啥更重要的事情?再写几篇道教音乐论文?你写了几十篇了,就那样儿,还能整出个啥?

     蒙二百五可以,蒙我?

     气得我七窍生烟儿的事儿还不止于此。

     我曾经发了一篇言学界另一大腕儿修海林泡沫学术的文章(载《音乐生活》2017年12期);

     大家别认为我成天没事儿干——学术泡沫,特别是大腕儿的学术泡沫让我忍无可忍。

     他调侃道:你以为你的文章有多不得了?

     我道:我没啥不得了,你让他或者你也来揭露我的泡沫,可乎?

     最后撂下一句:你那些道教音乐文章,比修海林高不了多少。

     怪不得你跟修海林一个鼻孔出气。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093688-1114053.html

上一篇:真正的一流人才为什么不受待见?
下一篇:中年学术无危机

10 杨正瓴 陈佳琪 刘立 蒋敏强 李东风 王博 蒋永华 李坤 彭渤 汤茂林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0-22 02:4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