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F2009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ICF2009 光学薄膜,SAXS,多孔材料

博文

众神的市场

已有 2458 次阅读 2015-6-6 06:11 |个人分类:艺术欣赏|系统分类:诗词雅集|关键词:影评,我的个神呀| 影评, 我的个神呀

本文发表于《科技日报》2015年6月6日嫦娥副刊,http://digitalpaper.stdaily.com/http_www.kjrb.com/kjrb/html/2015-06/06/content_305623.htm?div=-1

众神的市场---评电影《我的个神呀》

徐耀

  PK是部电影,也是男主人公的名字,也是时髦的日常用语“挑战”。一语双关,PK这个外星人在地球上发现了什么?急于离开乱糟糟的地球的PK最终PK了什么?

  PK说“世界只有一个神,造物主,而我们对造物主一无所知。其他各种各样的神都在发送错误号码”。为了找到被毛贼抢走的导航仪,PK拜倒在印度可以找到的所有神祗脚下,发现毫无用处,而号称印度教大法师的Tapasvi却把PK的导航仪当作神物来骗取信徒的捐款。在Jaggu的安排下,PK挑战了已有的众神,包括上帝、真主、湿婆、耶稣、佛祖等等。实际上,PK挑战的不是这些神,而是这些神背后的宗教力量,宗教力量依靠这些偶像神得以生存,神是民众从外界获得心理安慰的媒介,而民众就是神的市场。因为世界上宗教种类繁多,信仰不同宗教甚至相同宗教不同派别的群体就是众神争夺的市场,这种市场的争夺和动物界领地的争夺相似,你死我活。

  讨论有神无神、神是哪位,是个乏味的事情,中东和欧洲为了后者打仗一千多年,中国和西方为了前者对立数十年,谁也不能说服或者战胜对方。还是外星人PK说得对,没有神,只有造物主,而造物主是啥?没有人知道,当然,除了中国人。道家认为,道生万物,那么道就是西方人所谓的造物主,按照现代解读,道是自然法则的总称,如此造物主当然不是神了,因为不可能具备人的形体。唉,这个道理老子早就提出来了,可是世界依然在众神的争夺下混乱不堪。PK挑战了众神通行千年的做法:膜拜我,我就保佑你。PK认为,人类应该互相帮助,有一点点共产主义味道,这可能编剧自己也没有意识到。

  何止宗教会让民众变成众神的市场,任何一种思想和理论都有可能。比如,现代西方的自由民主主义,虽说只是一种政治经济理论,但也按照宗教的方式在和其他主义争夺市场。国内有些人向民众兜售自由民主主义,其原因在于,掌握这个主义的国家目前比较强大,就像宗教里比较灵验的神,皈依它有可能一时获得“神的眷顾”,但现实很可能会让人失望,正如电影中PK所说“假如你的家人生病了,你应该去给他治疗,在身边照顾他,而不是去按照Tapasvi大法师的建议去八天路程的一个地方找一座庙宇”。这正好对照中国目前的情形,我们的文化生病了,政府应该照顾自己的人民,让他们的思想和文化康复,而不是去给自由民主这个“神”上香。

  虽然是一部电影,但PK挑战了我们的常识,而我们就是被常识所困扰,被众神的市场所束缚。突破这种桎梏,就意味着思想解放,建立一种新的理论,慢慢新理论会成为新的“神”,民众会再一次沦为“新神的市场”。这真是一种可怕的轮回,也有人叫做螺旋式上升、波浪式前进。为什么会这样?因为人类的语言系统有根本性缺陷。

  在他的星球上,PK们没有名字,交流不需要语言,握手就可以把思维传递过去,这是个奇妙的想法。没有语言做媒介,交流不会产生歧义,人们就不会发生误解,这样战争就可以避免。假如在乌克兰危机发生后,奥巴马和普金可以如此交流一下,彼此明白对方的底线,就可以互相妥协。你有你的神,我有我的神,最好不要互相侵犯。令人遗憾,人类不仅需要语言,而且语言繁杂,人类的交流始终是个大问题,据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也有此原因。非但如此,人类甚至还要利用语言来掩饰真实想法,那能不出问题吗?看来人类没什么永久和平的前途。

  印度和巴基斯坦已经敌对甚至战斗了几十年,难得在这个电影中看到希望宗教和解、民族友好的期盼,Sarfraz最终等到了Jaggu的电话。其实,印巴分治就源于英国殖民者搅乱了神的市场(上帝在湿婆和真主之间挑拨离间),而两国统治者乃至民众都茫然不知。属于不同的市场,不同的神会保佑他的信徒吗?开始没有,后来有了,因为PK揭露了神的虚伪,爱情终究是美好的。这里有一首很好听的爱情歌曲,描写Sarfraz和Jaggu堕入爱河,短暂而现代化的歌,不同于我们对印度歌舞的刻板印象。

  引人发笑,却又蕴含深意,这个电影自《三傻大闹宝莱坞》后再一次引发印度社会的激烈评论,甚至有宗教领袖要求禁播,但票房说明了民众的选择。古老的印度背负着沉重的种姓桎梏、宗教冲突等负担,发展得艰难。我们中国何尝不是呢?雅利安人的南侵给印度留下了种姓制度、促生了佛教,而佛教东传又改造了中华文化、促生了理学,这一切都可以归结为众神市场的交错,刻画了历史轮廓。我们如今需要突破什么?对他国经验的崇拜。人民要互相帮助,在这个过程中发展面向未来的中华文化,我认为,应该是共产主义和儒家哲学的对接。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03939-895868.html

上一篇:何为“珍宝”之法门随想
下一篇:端午节不应该欢乐

7 刘艳红 谢长花 钟炳 姬扬 张忆文 侯成亚 朱晓刚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2-23 14:4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