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F2009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ICF2009 光学薄膜,SAXS,多孔材料

博文

科技娘炮 精选

已有 13108 次阅读 2018-9-16 14:34 |个人分类:原创文学|系统分类:诗词雅集

  窗外的雨丝时疏时密,时断时续,像极了安德烈·波切利抑扬顿挫的歌曲。雨丝不停地洗刷着密密匝匝的樟树叶子,让本就没有多少灰尘的叶子更加光亮,自然的样子如此和谐,恰如安德烈在Tuscany的演唱会,夕阳下来自天堂的声音飘荡在舒缓的草坡上,夕阳醉了,野花醉了,听众醉了。

  不止安德烈的歌声让人陶醉,昨天的晚宴上甄总也有点微醺。三杯干红下肚,初入口的涩已经消失不见,代之而来的是Cabernet Sauvignon的醇厚感,甄总扫视了一下酒瓶,是来自智利的干红,在干燥少雨的太平洋东海岸,也出产优质的葡萄,新王国的红酒大有与传统葡萄酒王国分庭抗礼之势。美国加州的红酒已经在资本的大力包装下价格不菲,来自落后国度智利的红酒却还属于价廉物美。想到此,甄总不禁联想起自己的产品也是如此,放眼中国的工业产品何尝不是如此?价廉物美可以是一种过渡定位,但有野心的生产商都想将产品升级,占据产业高点,但如何提升产业水平是个十分复杂的问题。这个问题超出了晚宴的话题,周围的欢笑声又把甄总的思绪拉回到现场。

  朋友喜得龙凤双胞胎,大家都在贺喜,生产人类是顶级的活动,最有随机性、最难以计划的事情,而教育人类则是最需要计划的事情。在座的都是受过良好教育的聪明人,说起教育,难免指点一下江山。也难怪,什么样的教育培养什么样的人,就有什么样的社会和发展,一切就是一个自洽的循环,甄总想到这里,突然很难过,他想到了自己那些固守事业编制的学生,想到了自己已经离他们越来越远。

  不知道和着眼泪的干红是什么滋味?红酒和清咖被当做小资情调的标志,很多知识分子装模作样地喜欢,虽然并不能说出其中的味道,但就是那么喝着。虽然并不能理清楚事业编制身份究竟对个人的事业有何意义,但博士们就是那么执着地干着,也许心里盼望着有朝一日一振冲天,苟且于当下只是暂时的。和着眼泪的红酒别人看不出来。甄总又一次被欢笑声拉回现实,孩子的父母已经开始规划孩子的教育。可是教育是什么呢?是教育部门自以为是地干,还是以社会的需求做?

  洪教授坐在甄总身边,也是爽快的山东大汉,不紧不慢地说“幽云大学本来在国内工科名列前茅,现在但拼命把自己搞成另一个渔阳大学,工科削弱了,老师和学生都搞不出有用成果,搞不出高水平产品。”说完不停摇头,自顾自地喝了一口红酒,不说话了。对面的栗博士捡起话头,“可不是,工科的本科学生不去企业实习,研究生不做应用课题,却在绞尽脑汁发表SCI论文,存在严重的工科理科化!”大家纷纷点头附和,也在为中国制造担忧。谁说不是呢,位卑不敢忘忧国,知识分子这点觉悟还是具备的。

  “这不就是科技界的娘炮吗?”席间一位从未参与教授们讨论的美女说了一句惊天动地的话,甄总还不知道她的来历呢,好奇心重的甄总赶紧追问“愿闻其详”。

  “工程师整天跟机器设备打交道,就像舞蹈弄棒的汉子,多阳刚!科学家总在完善理论,就像绣花的女子,是为阴柔!工程师不搞机器,去做理论,不做产品,去做论文,就相当于男人女性化,这不就是娘炮吗?”美女不愧为旁观者清。

  “娘炮”是最近的网络红词,主要媒体都在批判榴莲电视台长期坚持不懈打造娘炮的路子。甄总本人对荧幕上的娘炮不屑一顾,不长胡子,柳月弯眉,红的滴血的嘴,锥子一样的尖下巴,擦得跟钛白粉似的白脸,这些娘炮的标准,可以往任何一个小鲜肉身上套,毫无创意。我咋没想到这个比喻呢,甄总想“我们这些曾经自以为掌握了真理的科学家,怎么就这么缺乏联想呢?”

  栗博士毕竟年纪轻些,说话直截了当,“娘炮的脸就像期刊的封面,要想成为科研牛人,就要把自己的论文朝着CNS封面那样去整。不光女人要整容,娘炮更需要整容。”

  洪教授是国家千人,站得高,看得远,总结了这段掺和着酒精的讨论,中国要想实现制造业强国,缺以下方面:第一,高纯度原材料;第二,精密加工能力,包括高水平技术工人;第三,高素质工程师。

  作为曾经的教育者,现在埋头做技术转化的甄总也有一点发言权,“为了解决这些问题,高素质工程师的培养是当务之急,没有优秀的工程师,高纯度原材料和精密加工都不可能实现,因此要求高等教育必须脚踏实地为国计民生培养有用的人才,而不仅是好高骛远地发表论文。也因此要求基础教育要以培养适用的各种人才为核心,而不是以培养所谓的精英为核心。”远远地看了一眼襁褓中的双胞胎,甄总大声说,“高等教育要杜绝科技娘炮化!企业不需要娘炮工科生!”

  声音一大,把自己惊醒了,Cabernet Sauvignon的味道依稀犹存,只不过这是一场梦。窗外细雨如竖琴的弦,海风在漫不经心地拨动着云彩的心弦。来自网络,安德烈波切利的歌声还在继续,只不过从Tuscany换到了Portofino,草地换成了海礁。

  甄总暗地里下了决心,迈着坚定的步子走出家门。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03939-1135117.html

上一篇:最是那论文心难舍
下一篇:诺贝尔化学奖的影响

47 董全 杨正瓴 王从彦 武夷山 李东风 郑永军 陈楷翰 曹俊兴 李剑超 褚昭明 包德洲 秦四清 蔡小宁 雷宏江 王恪铭 秦耿 李曙 汪晓军 王洪吉 安海龙 黄永义 石磊 罗春元 郭景涛 刘浔江 朱晓刚 董俊刚 张平 刘树文 李文靖 赵帅飞 周健 徐绍辉 李学宽 刘忠波 张叔勇 马德义 吴晔 彭真明 尹大宇 吕喆 杨金波 刘振华 ljxm liyou1983 zjzhaokeqin shenlu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2-16 00:3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