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F2009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ICF2009 光学薄膜,SAXS,多孔材料

博文

最是那论文心难舍 精选

已有 14635 次阅读 2018-8-2 23:51 |个人分类:原创文学|系统分类:诗词雅集

本文发表于《中国科学报》2018年8月24日第2版。

    “抽论文这口鸦片已经很久了,虽然知道抽烟带来的快感是神经被毒害时产生的假象,但我还是难以舍弃”一位两鬓斑白、未老先衰的贾学者跟我漫无边际地吐着思绪。

    “你做点实实在在能用的研究,不好吗”我小心翼翼地答着,生怕无意中贬低了贾学者的水平,要知道一般学者不怕没钱没地位,就怕人家说他学术水平不行。我的记忆里突然闪现了另一位梅教授,上山下乡插过队,不过家庭条件好,返城后上了大学,毕业后进入父母所在单位,也算是可以安享生活了。命运之神有时真的补偿过度,这位先生本来与教授这个貌似崇高的称号无缘,但机缘巧合居然得到了,后来他就三句话不离“大教授”三个字,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教授职称。想到这里,我不由得一笑,思绪戛然而止,目光回到身边的贾学者。

    “假作真时真亦假,用为无时有亦无”,贾学者目光中掠过一丝睿智,“老弟,怪不得你在科研圈混得不舒服,你是没有参透啊。”

    曹雪芹这句话真真是字字珠玑,三百年来读过那部书的人都可以满怀踌躇又若有所失地引用一下,作为自己吃数十年干饭后最为重要的思想收获。我估计在中国文学作品里,这是引用率最高的一句话。谁说贾学者没学问,这后半句还颇费思量。老是扶植那些没用的人和事,时间久了,真有用的工作也就被人无视了。贾学者不假。

    “发论文是一般科研人员可以得到的最公道的生存之道,就像高考对于一般家庭的孩子一样。国家要在方方面面与国际接轨,所谓接轨,就是得到洋大人的点头认可,其中发论文就是科研界为科技接轨做的最大贡献,绝对功不可没!”说到这里,贾学者似乎有些激动,耸动的眉间含着满满的自豪和一丝不满。“现在口口声声科研评价要去论文化,那还不跟取消高考一个结果吗?他们已经靠论文得到了帽子、占据了权位,现在不要论文了,这不是只许州官放火嘛”。难得这个平时沉默寡言、只知道写论文的普普通通的科研人员居然语言之间有如此大的势能,只是不知道他嘴里的“他们”是谁?谈话时断时续,因为内容不重要,谁也没有想着深究什么。一时的沉寂让音响里的琴声成功钻入我的耳道,莲心悠悠,对,是这首曲子。莲花心里是莲蓬,莲蓬心里是莲子,莲子心里有一根细细的绿色的芽,其实每个人心里都有这根先甜后苦的莲心。只不过,有的人自己甜了,让别人苦。

    “听说中国的灌水论文有点多,科研管理部门是不是想把水分烤干要点干货呀?”我对贾学者的话深以为然,但又觉得有些不妥,国家这么做当然有其道理。我不太关注论文已经好多年了,“论文界”里的热闹故事听得少了,有些迷糊。

    “没有水分,怎么和面?和不了面,怎么做面食?”贾学者真的是义正词严,我无言以对。确实,水分是生命的源泉,食物的必需,怎么可以否认水分的价值呢?“干货”们也是靠着“水分”们的滋润和粘合才成型的呀,比如面包、馒头等等。

    “可以吃米饭呀,为啥非要吃面食?”我不想被挡到墙角。

    “没有水,大米可以变成米饭吗?”贾学者真的思维敏捷,我认为他做一个科技论文创作者有点屈才了。我说“你要不创业去吧,可以为中国的实体经济添砖加瓦,也可以让你摆脱论文水军的嫌疑。”

    “我的老弟呀,创业那可是九死一生,一分钱压倒英雄汉,资本面前无尊严!再说,发了这么多年论文,已经不会干别的了,也不想干别的了,发论文熟门熟路的。。。”贾学者有些黯然,“论文就是鸦片,不发难受,发了也就一时半刻的兴奋,过后是空虚”。

    “可是,如果科学家都这样路径依赖下去,中国的创新创业计划岂不是要落空?”我不禁有些着急,那可是关乎财政收入的大事,没有了税收,教育、医保、国防都没钱了。

    “其实很多人也有这个念头,但也仅仅是念头而已,因为盘算一下自己肚子里的货,还真没有可以拿出来赚钱的,真的没有!”贾学者郑重地点了点头,“惭愧,论文里的结果都是一次性的,我自己都重复不出来,拿出去骗资本家的钱?弄不好,人家要了你的命!不过,这也不能怪我们,纵向的科研项目经费只能把研究做到半成品,基本上谈不上应用技术的阶段,别看网上经常有科研机构自我吹嘘这突破、那突破,都是论文结果。”

    “那你可以自己找社会资本把实验室成果往前推动吧?要不然束之高阁久了,就废了。”我以为我的建议他可以听进去,结果是“和企业打交道太难了,人家要真东西呀,我们虚惯了,做事情蜻蜓点水,不扎实,再说,企业项目钱也少。还是国家项目好骗些,只要你有门道。”

    “难道你不想技术转让或者创业去赚更多的钱吗?”

    “不想,发论文多好,有研究生在做,我只需要到处转悠,维护人脉,干着轻松。我是事业编制,国家不会让我这样的高知失业,我对国家有用,国家不能没有我们,否则谁来发论文呢?只有这个勉强可以与国际接轨,你说的那些企业,什么中兴,什么华为,什么高铁,根本接不了轨,他们不行,代表不了中国科技,我们是国家队。。。”

    贾学者带着满足感睡着了。这是一个仲夏夜,在两瓶江小白(江小白的包装上有绝不重复的鸡汤文字,抓住了百姓的心,这是国酒们做不到的)的抚慰下,我也很快睡着了,梦里还有我的设备、我的镀膜液、我的水电费,唯独没有论文。    



论文与评价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03939-1127292.html

上一篇:人生易老,谁与同行
下一篇:跳出三生外

37 柳林涛 季丹 陈楷翰 吕洪波 张北 李东风 吴斌 孟佳 代恒伟 周健 王少亨 李陶 谢力 王超杰 邓晋 贾玉玺 武夷山 文双春 刘立 李帮建 贺玖成 钟炳 张忆文 王从彦 赵帅飞 董全 杨正瓴 宁利中 尹大宇 李毅伟 黄仁勇 孔梅 杨金波 王庆浩 zjzhaokeqin puhj chenhuansheng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0-31 13:2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