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F2009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ICF2009 光学薄膜,SAXS,多孔材料

博文

岁月的箫声,思乡的琴

已有 2351 次阅读 2018-2-9 23:03 |个人分类:原创文学|系统分类:诗词雅集


  鸡年的最后几天,蜷缩在南方寒夜里,听着萧索的箫声和沉吟的琴声,思念着远方的父母和妻女。真的,我体会到了古人于诗词中饱含的离愁别绪,在这个无论信息还是交通都非常发达的时代。

  箫声萧索,岁月如歌,只是这歌是首萧索的歌。箫是竹子做的,虽然制作也很讲究,毕竟人手无法触及内壁,无法使之光滑,就像别人无法触及自己的内心一样,箫声是自我的岁月变化。气流缓缓滑过箫管,竹节好比人生的起伏,管壁的竹纤维总是有空隙的,气息就在空隙间来回激荡,造成多种泛音,那就是箫声,总是言犹未尽、欲言又止。当你可以理解人生,就可以理解箫声,这种古老、简单但生命力永存的打孔的管子。即使在六七千年前的仰韶文化,人们已经学会用竹管定音,这涩涩的箫声萧索了数千年,让年轻人觉得不痛快,但却是岁月的真实模样。

  借着一点点涩涩的干红余味,耳朵品尝着涩涩的岁月箫声,窗外的车动人行,都已充耳不闻,唯有回味自己走过的岁月。岁月都已流走,唯有初心不改,就让箫声依旧。

  岁月是自己的,也是所有人的,岁月不是地球的,时间是地球的。岁月是人性化的时间,岁月里有我们的喜怒哀乐。慨叹岁月之无情,逃不过思乡之难过。岁月里,我们的快乐来自于成功,幸福来自于亲情,如果没有事业的快乐,保护内心就只能靠温暖的亲情。“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李商隐直至妻子亡故,也未能与其剪西窗之烛,话巴山之雨,亲情只能寄托于琴声。琴声缠绵,琴声回旋,琴声共振的是心弦。

  没有共振箱的琴,只能靠弦的振动发出弹琴人内心的波动。每一次拨动,内心就在述说;每一次揉动,内心就在挣扎;每一次按动,内心就在思量。古代文人思乡是恒久的话题。学得文武艺,售予帝王家,像白居易、王维这样做了大官的文人极少,大多数文人在当时是被埋没的,他们远在他乡,思念故乡、亲人、朋友,琴声是一种寄托。听着舒缓的琴声,却包含着内心的力量,像穿心的箭簇,带走人的思念。

岁久箫声涩,思乡琴韵长

长驱何所惧,为有初心狂

江南有佳木,寒春花拒霜

人当共此心,争得日月光

  相聚固然欢乐,但没有了分离和思念,人生了无趣味,岁月就是一段段的思念被短暂的欢乐或痛苦所串连起来。我现在可以理解何为琴箫合璧,那就是岁月的喟叹和着思乡的缠绵。

  人生于世,实在不易,尔虞我诈,流利失所,骨肉离别,都有可能,怪天怨地,能如何?醒了宿酒,还有新愁。唯有这,琴箫合璧,出得我耳,入得我心。岁月悠悠莫念,故乡亲人在心。“洛阳亲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玉壶。”

  就让这一弦一柱把华年思过,明日还有事业的交响曲。祝科学网上所有朋友春节快乐,感谢你们的阅读和点赞。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03939-1099210.html

上一篇:无问西东的佛系电影
下一篇:科学家的儿女做什么?

17 钟炳 李颖业 王从彦 杨正瓴 姬扬 张叔勇 李学宽 董全 李东风 蔡庆华 于红娟 杨学祥 宁利中 李毅伟 杨金波 朱晓刚 李俊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0-16 07:5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