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F2009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ICF2009 光学薄膜,SAXS,多孔材料

博文

2018序曲:蜡梅初开香如故

已有 2475 次阅读 2018-1-1 01:04 |个人分类:原创文学|系统分类:诗词雅集


  柴可夫斯基有首名曲《1812序曲》,是为纪念一次战争胜利而作。既然是序曲,就不能当作一个已经结束的完整故事对待,而是必有期待。正如歌剧《Thais》里如泣如诉如沉思的序曲,给听众对揭秘主人公命运的期待。也如芭蕾舞剧《葛蓓利亚》里温柔缠绵的序曲,让人对斯万尼尔达的爱情有所期待。当别人都在总结过去的一年时,我更想期待一下即将到来的2018年,如果把我全新的事业当作一部可期待的作品,那么2018年就是一段序曲,序曲总要有个调子,有个旋律,有个起点,就从单位墙头的蜡梅开始吧。

冷月苍穹寒风满

离人舟桥夜路难

幸得铁槛墙外树

蜡梅初开香如故

  《红楼梦》里有个铁槛寺,任你香客再多,也踏不破铁做的门槛,是希望寺庙永远兴盛下去。很多人努力学习就是为了找个永远衣食无忧的安稳工作,比如公务员和事业单位,这样的单位就像铁槛寺,香客如织,但铁槛寺里工作的是什么人?修行的比丘。我们在安稳的高校或者研究所工作,就是在修行,虽然铁槛寺里也可以弄权,但毕竟不似滚滚红尘那般丰富多彩。前日在单位门口等车,忽然嗅到一团暗香,才想起院墙外的几棵蜡梅树,果然已经初放了。蜡梅的香味和梅花不一样,梅花是暗香浮动,丝丝缕缕,蜡梅香是一团团的,如氤氲的雾气,不知何时扑到你鼻子里。蜡梅的香味肯定不会变,那道墙也没有变,可是人变了。

  昨日陪夫人又看了一遍《芳华》,终于为自己的人生找到了注脚。每个人的芳华岁月都在不同时刻,有的人是斑斓的春花,开在高大的树上;有的人是匍匐在树下的夏季草花;有的人则是隆冬开放的蜡梅,不可与春花比美,不可与夏花斗艳,只在寒冷的时候独自绽放自己的容颜。这样的花还有,比如枇杷花也是冬季开放,小小的,在高大的枇杷树上一簇簇开,当第二年春天人们吃到香甜的枇杷果时,你可曾知道花朵为了果实忍耐了整个冬季的寒冷?如今蜡梅又如期而开,暗香也送已到鼻端,该期待些什么?

  不求被路人端详,不求被诗人赞美,只求脚下的土壤还在,还会有寒冷,让她往后还可以开放。

  为稻粱谋的科研消磨了太多激情,为发论文的科研错乱了太多思想,一切都要改变,也可以改变。中国的科技短板并没有因为招了多少人才而改变,因为下错药了。我国的基础材料和精密加工与主要竞争国家相比都还有很大差距,在细分市场上,我们的技术竞争力还是弱得多,就拿LCD显示行业,中国有那么多现代化的生产线,但是整机利润却很低,因为原材料和设备的钱都让日韩赚走了。差距就是机会。当别人还泡在温水里继续数文章数量时,我不打算玩那种游戏了,期待我的新游戏可以玩出花样、玩出成果。希望我找到更多志同道合者共谋大事。

  过去的一年里,我真切地体会到党和政府对工业科技的重视和各地转型发展的迫切,这是个好机会,科研人员不要再抱怨体制了,体制内人满为患,工业界渴望人才,外面的世界很精彩。

  2018年会是个什么曲子呢?精彩的《费加罗的婚礼》!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03939-1092438.html

上一篇:残缺的芳华
下一篇:国科控股的使命:中科院化工新材料联盟成立

17 王德华 钟炳 马德义 李颖业 尹大宇 杨正瓴 曾泳春 朱晓刚 侯成亚 陈桂华 黄仁勇 张晓良 郑永军 李东风 王震洪 张叔勇 魏焱明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9-24 04:2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