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F2009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ICF2009 光学薄膜,SAXS,多孔材料

博文

当然有差老师 精选

已有 9422 次阅读 2017-10-25 12:04 |个人分类:思想观点|系统分类:教学心得

  上回说到差学生,这回说说差老师。差学生是如何形成的?是时代造就,父母造就,还是老师造就?这个很复杂。在我看来,相对父母和时代,老师的影响只能说若隐若现,主要表现在对学生三观潜移默化的影响,而非知识的传授。

  作为研究生阶段的老师,知识传授更为次要,研究生的三观也已基本定型,很难大的改变,所以研究生导师能做的只有治学态度方面的引导。然而,治学态度恰恰是一些导师做得不够好的地方,可想而知,自己最能够做出引导和表率的地方做不好,怎么可能带出来品学兼优的学生?有个老师从未真正指导过一个研究生,都是利用职权让别人代劳,却热衷于给自己打造一个桃李遍天下的虚伪假象!这样的老师就是差老师。

  退一步讲,即使导师无力或无心做学术,也不想退出这个圈子,那么最好不要给学生施加负面影响。有些老师精于世故,往往会把自己在生意、社交方面的经验“巧妙”地融合到他的学术活动中,包括与学生的交流中,在茶余饭后的嬉笑怒骂中给学生带来“润物细无声”的影响,这往往比耳提面命效果来得更快。有一位平时掩饰得很好的老师,曾经跟我谈及二战时法国的投降,他认为战争初期法国人向德国投降,保全了巴黎这座美丽的城市,而英国人拼死抵抗,结果伦敦被轰炸得面目全非,最后巴黎也是在盟军的帮助下得以解放,花的是美英的钱,多划算,这种观点立刻颠覆了我的价值观。在他的价值观里,汪精卫应该远比蒋介石精明,只是日本人不给力,没有挺到他曲线救国的那一天。对这位二级教授,我真的无法在符合我价值观的情况下给予认可。对于某些唯利是图的“聪明人”,这样做也许是最佳选择,当然在无所谓舆论的前提下。这种不符合人类常理的言论不应该跟学生讲,讲了,就是差老师。

  鉴于人的天性,谁都不喜欢听利于行的逆耳直言,如果好的思想用和风细雨的方式传递给学生,最好不过,但重要的思想往往在原则性的冲突中体现,此时很难有温馨的气氛进行交流,那么考验的是受教者的悟性。也许只是一次学术原则方面的较量,学生可能对老师的批评产生“醍醐灌顶”式的醒悟,也可能产生“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的怨恨,这确实无奈。好的老师就是不怕怨恨,坚持正确的原则。但好老师的正确做法往往需要学生用较长时间去体会,有的人一辈子也觉悟不了,那只能说师生缘浅了。

  最好老师应该带给学生是非观、对事业的信心和对危机的判断能力。如果做不到,就把学生的文章改好,和学生握手再见,而不是跟学生胡说八道。李四光是新中国最重要的地质学家,可是也有人跟我讲李四光是个马屁精,是投机政治的学者。在我看来,很多人事方面的秘辛外人无从知晓,后人及外人不要轻易判断,更不能把自己未加验证的言论传递给学生。在我们的教育里,李四光的找矿理论指导了大庆油田的发现,我们不需要知道他是否是个马屁精。没有证据的颠覆性言论破坏力很强,因为这种言论暗合了人类猎奇心中阴暗的一面,有这种言论的老师也是差老师。

  我在十年前就告诫过我的博士生,不要去高校工作,除非有海归帽子,但是至今劝说无效。我前几天突然想明白为啥有的学生很少联系我,不是他们不愿意,在高校里实在做不出什么成绩,联系也没啥可说的。作为导师,我至少早已给他们指出来哪里有坑,怎么走就悉听尊便了。做不了最好的老师,就尽量避免做最差的老师。

  哲学家李泽厚在1986年给他博士生赵士林的书作序,提到他没有看过这本书,并不为这本书的内容负责。我觉得这种做法有点滑头,著作的序言基本上是一封专家推荐信,没有看过该著作就作序,还要免责,有点滑稽,有点像现在的危机公关或者炒作,我觉的这位老学者至少在当时还不够让人笃信其学术品质。不过,我认为李泽厚本人的学术著作还是很有价值的。

  辩证地看,师生关系是个鸡和蛋的关系。假如在某一刻让社会活动清零,重新开始,肯定是年龄大的首先要教育年龄小的,所以还是要老师避免成为差老师,再营造可以避免学生成为差学生的环境。

  师生关系大结局:师生各自守分,厘清责任,不要把坏思想互相传染,则善莫大焉。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03939-1082390.html

上一篇:当然有差学生
下一篇:你还在消磨青春吗?
收藏 分享 举报

33 朱晓刚 陈楷翰 李颖业 马臻 谢长花 赵克勤 王安良 谭密琴 史晓雷 毛宏 黄永义 姬扬 黄仁勇 罗民 高建国 周浙昆 皮江 李东风 钟炳 张忆文 王从彦 张大林 刘浔江 赵帅飞 徐绍辉 杨正瓴 张文超 吕健 张立学 张启峰 马军 李毅伟 晏成和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20 09:2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