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F2009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ICF2009 光学薄膜,SAXS,多孔材料

博文

笑谈师生:没什么大不了的 精选

已有 5329 次阅读 2017-9-9 23:03 |个人分类:科研感想|系统分类:教学心得


  我和学生就是这样,商量着做课题,在学生毕业之前相安无事。至于他们毕业后如何看待我,我不太关心,因为师生关系本来就没什么大不了的,有事的也是庸人自扰,要么导师是庸人,要么学生是庸人。

  既然没什么大不了,何不笑谈师生,大家都快乐呢?不过,笑谈什么?

  科研工作中,笑对科研任务。科研本身不是死板的挖掘、分析、总结,科研里有好奇心的推动和发现的满足,科研中的小小发现都可以愉悦精神,大概大脑也会释放多巴胺,就像打网球时发出一个Ace球,或者击出一次漂亮的网前截击,那种感觉。所以,导师可以微笑着给学生讲解课题,一起分析困难在哪里,创新在哪里,一定要让学生有发言的机会。最后导师安排了任务,学生也心甘情愿地接受了任务,这不两全其美吗?如果谈得不顺利,也大可不必大动肝火,大家各退一步,思考一段时间后再谈。再谈时,还是要笑对科研任务。现实中,导师和学生内心都存在一些环境造成的但属于莫须有的焦虑,因此不能笑对科研,也就不能笑对师生关系。笑对,首先要导师做到,因为在这个关系里导师是主导。

  日常生活中,笑对对方的缺点。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导师发现学生的缺点,小则可以视若无睹,大则可以引导纠正,实在解决不了,就随它去吧,江山易改,秉性难移。如果学生发现导师的缺点,也可以视若无睹小缺点,小不忍则乱大谋,导师的大缺点如果严重影响到学生毕业,那就要跟他面对面地笑谈自己的未来。我经常劝诫学生,也提醒自己,不要把尊严和面子看得太重,那样自己遇到冒犯时会很难受。一定要脸皮厚一点,最好像城墙拐弯那么厚,那样的心理才是金钟罩铁布衫,才具备做点大事的基础。突然的冒犯往往不是故意的,此时太在意,根本没必要,很快就过去了。尊严这个东西,一点都不值钱,在你没有成就的时候,想要没有,在你有所成就的时候,却多得踢都踢不开。师生之间本就不可以用尊严来衡量。

  这些年,一到教师节,就能看到很多吐槽师生关系的文章,也能看到很多解决方案,其实,他山之石,不可攻玉。每一对师生都有特殊性,人的性格不一样,就决定了笑谈的内容不一样。有的学生思想比较开放,可以大笑而谈,有的学生思想比较保守,就只能微笑面对。

  我一直认为,虽然科研有趣,但这个职业却多多少少有些乏味,因为我们总要面对职场的一些问题。所以,要时不时抛开繁杂的数据和严格的逻辑思辨,在和学生的谈天说地中对冲科研压力。我有时会在办公室放音乐,如果哪个学生感兴趣,我会给他讲解一下我听音乐的心得,比如交响乐很啰嗦,比如巴赫没有朱载堉伟大。我的这种“歪理邪说”无疑会让人开心,说说而已,不必当真。

  导师们其实很希望被“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这么想完全是给自己下套,有必要吗?所有学生都真把你当父,那到退休时得有多少“儿女”呀?累不累呀!咱要活的心情舒畅,不图那个虚的。学生毕业后理你是个人情,不理你是个本分,有事说事,没事少瞎扯,大家都忙。孔子弟子三千,贤者七十,其实这些贤者内心不一定认可孔子,孔子的事业传承依也很可能不依赖这些贤者。所以,导师和学生不要互相吹捧、互相笼络,最好做真实的自己,实事求是,以德报恩,以直报怨。

  把心情放松,让自己的心灵柔软下来,你会发现窗外一朵小花也是那么美,这个世界充满了可观性,身边的人也充满可读性,张开笑脸,略微去读一读别人,就像嗅一嗅花香。这就是师生关系,真的没什么大不了。



导师与学生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03939-1075150.html

上一篇:消失的百分之六十:难得好奇心
下一篇:我的学生得了省级一等奖
收藏 分享 举报

17 马臻 朱晓刚 李明阳 张忆文 黄仁勇 杨正瓴 张北 赵克勤 吴斌 李颖业 李东风 武夷山 李学宽 刘世民 刘安金 xlsd louiexp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11-23 22:4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