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F2009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ICF2009 光学薄膜,SAXS,多孔材料

博文

何以相忘?学生离门后 精选

已有 8078 次阅读 2017-8-13 13:40 |个人分类:思想观点|系统分类:教学心得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这句话本来是用来维护儒家伦理中十分重要的思想传承秩序,背后是强大的阶级利益,却因饱含人情而听起来温情脉脉,被千百年来的中国知识分子奉为圭臬,却又不断地阻碍着中国的学术发展。

  在古代中国,凡是与“术”有关的名词基本上都和变化、权衡、管理相关,最早就是专指权变之术。后来“术”的含义泛化为方法论,于是才有“学术”、“技术”这些失去了诡谲之意的词汇。虽然学术本身已经单纯指研究问题的系统性方法,但从事学术的人却是社会动物,也是知识分子这个中等阶级的主要组成部分,那么学术人的活动遵循什么规则?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伦理观下,学生在老师的训斥下,不仅在行为上不敢对老师有丝毫僭越,在学术上也很难对老师的体系做出重大创新和突破,因此阻碍了中国人的学术发展。但这种观念却是老师们最为津津乐道的理想,其中的道理很深刻。按照傅斯年的观点,春秋战国时代奠定了中国两千多年的社会思想基础,主要是三种思想体系,其一是来源于鲁国的儒家,代表着中等社会阶级,主要是失去封地的贵族,演变为后来的文官集团,他们既是中国学术的主要推进者--知识分子,也是秦始皇之后历朝历代的实际统治者,他们执中国文化之牛耳两千余年;其二是来源于三晋的刑名家,也有人叫法家,他们代表着国家利益或者皇家利益,主张用强制手段治理国家,反对儒家和墨家;其三是来源于殷商文化残余的墨家,墨家是儒家的死对头。但是在三家中儒家学者最为热衷于传播自己的思想,整天奔走于各诸侯国,游说于权贵间,由于其理论照顾了人性的弱点,于是逐渐在民间获得了话语权,成为两千年的主导思想,其伦理观念成为中国传统社会稳定的基石。所以,老师们多数喜欢被学生“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对待,与其说是一种师道尊严或者面子,不如说是知识分子维护自身阶级利益的伦理依靠。如果一个中国学者不这么想,意味着他要脱离这个阶级单干,这是十分危险的事,你的思想不会被认可,也不会得到传播。

  一言以蔽之,“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既是口号,也是生存必要。其合理性不至于消失殆尽,其不合理性也明白无误。如此说来,当下掺杂着近现代西方思想和传统儒家伦理的师生关系就更复杂了,究竟是否应该师生相忘,不可一概而论。

  本人一个月前曾经写过一篇博文“毕业了,就忘掉导师吧”,没成想现在得到孟津老师和王善勇老师的撰文评论,他们自然讲出很多不错的观点,也激发我对“是否相忘”这个问题做了更多思考。问题有两方面,其一,研究生毕业后,该不该继续依附导师的学术势力而发展?其二,研究生毕业后,导师该不该继续找学生为他干活?

  按理说,年轻人多数想尽快独立发展,但限于科研资源的稀缺性,学术界的年轻人无非两个选择,要么继续读学位时的方向,要么改换其他方向。如果前者,年轻人主观上不愿意忘记导师,客观上也不可能消除导师的影响,不管导师是否想让弟子继续服务。如果后者,年轻人即使主观上很怀念导师,客观上也会逐渐疏远以至于忘记导师,不在一个方向,导师惦记也没用。这是基于研究生就读时师生关系和谐、研究生毕业顺利,但实际情况复杂得多。也有导师成为弟子一生的厄运,弟子的发展始终被导师压制,导师还利用自己的圈子不断诋毁自己的学生,虽然这种导师属于奇葩,一旦遇上就终生受害,不可不察。

  正如孟津老师在博文里所说,导师应该在学术上帮助自己的弟子,而不是老惦记自己的弟子继续出力。导师也是形形色色的,导师如果让研究生就读期间做基础研究,将来就和弟子基本没有利益冲突,如果导师给研究生的课题是应用研究,将来和弟子有利益冲突的可能性就大,除非这个弟子毕业后不再从事这个领域。这种情况下,从导师的角度讲,王善勇老师所谓的科研安全感就很重要,毕竟谁也不愿“教会徒弟,饿死师傅”,在生存仍然是第一要务的当下,出现导师禁止研究生毕业后继续从事原来研究的情况也很正常。但禁止肯定不是好办法,实际上也禁止不了,只能让师生关系恶化。如何化解这些矛盾?

  我的方案是,导师与已毕业研究生之间组成一个松散的联盟,导师凭借其经验和学术高度,提出一些研究的点,让已经毕业的弟子在自己单位探索,甚至可以把导师的资金分配一些给他,如果属于基础性成果,弟子自己发文章即可,如果有应用性成果,那么导师和弟子之间协商分配利益。在这个松散联盟中,要以师生情谊为纽带,以彼此的信任为基础,以协议条文为约束,以利益共享为目标。

  古时候人们以“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的伦理观来维护师生的共同利益,现在要靠契约精神和共享理念来实现师生的共同利益。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本来师生关系可以结出教学相长的果实,为什么要对立起来?导师如果和学生之间互相提防、互相对立、互相拆台,只能是两败俱伤。所以,导师应该看得宽广些,弟子应该尊重些,如果只盯着蝇头小利,而忘记了师生大义,那就没必要维持什么师生关系,毕竟现在不是古代了。

  师生是一种难得的缘分,任何一方不认可,就无法维系,还是且行且珍惜吧。  



导师与学生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03939-1070907.html

上一篇:人才招聘应该做尽职调查
下一篇:消失的百分之六十:难得好奇心
收藏 分享 举报

38 陈楷翰 黄仁勇 吴斌 朱志敏 朱晓刚 赵帅飞 蒋永华 李学宽 李刚 王跃建 彭真明 刘立 李伟钢 谢长花 张成岗 郑永军 曾泳春 郑新奇 王安良 汤俊 赵克勤 黄永义 吴施楷 赵美娣 杨正瓴 王从彦 尹大宇 农绍庄 刘钢 张士宏 姚伟 李东风 李颖业 xlsd ychengwei htli aliala Claim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9-25 05:1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