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圃弄斧者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fpe 关于消防工程的历史/随感/趣闻

博文

燕然未勒背后的气候贡献 精选

已有 3526 次阅读 2017-8-14 22:13 |个人分类:消防以外|系统分类:人物纪事|关键词:气候变化 火山爆发 维苏威火山 匈奴 罗马

燕然未勒背后的气候贡献

今天的新闻,是《燕然山铭》找到了,让那些《战狼2》的粉丝们激动不已,“犯强汉者,虽远必诛”,无疑又添加一点证据。这里有一个历史的谜团,为什么雄才大略的汉武帝动用倾国之力,都不能消灭的匈奴,被成长安市上的小混混窦宪和东拼西凑的杂牌军(六军俱备,及南单于、东乌桓、西戎、氐羌侯王君长等人,猛骑三万。战车疾驰,兵车四奔,辎重满路,一万三千多辆。)消灭了?中国学生都知道一句古诗“燕然未勒归无计”,却很少有人想到其中的根本性原因在于气候。这里我来说一说其中的气候背景。

图解:史学家班固跟随窦宪出征北伐,在《后汉书》中记录了他给窦固写作的拍马屁文章。

至少在公元77年之前,汉帝国在西域和匈奴的对抗中处于收缩状态,班超还在熟悉环境,关宠上书求救,耿秉出屯救援,发张掖、酒泉、敦煌和鄯善兵救之。公元77年,汉罢伊吾卢屯兵,匈奴遣兵复屯之。这是汉帝国的收缩状态,也是国力收缩的标志。

可是,突然之间,战略形势变了,(建初)八年(83年), 北匈奴 三木楼訾大人稽留斯等率三万八千人、马二万匹、牛羊十餘万,款五原塞 降。一般我们的历史书总是说这是匈奴内讧造成的,可是考虑到公元79年发生的维苏威火山爆发,全球的气候曾经发生的全球性气候降温,我们可以认为北方草原发生了白灾(雪灾)或黑灾(旱灾),极大地削弱了草原的武装实力。游牧民族与农耕民族相比,对气候的变化更敏感,一旦发生黑灾或白灾,以及相应的瘟疫疫情,导致牲畜和人口大批死亡,必然会发生内讧和争端。虽然我们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天灾,但从南匈奴和鲜卑都开始猛攻北匈奴,草原战略态势突然发生巨大变化来看,他们的内战更能够反映当时的灾情与实力对比。当时北匈奴遭受了很大的挫折,实力发生很大的衰减,所以才会被汉帝国趁虚而入,攫取了胜利的果实。

从匈奴的前后动态来看匈奴的兴亡受到气候的很大制约,暖相气候匈奴实力膨胀,冷相气候实力大减,被动挨打。一般认为公元之交的气候变冷对于匈奴实力的衰减有很大的关系,那一次变冷,不仅让王莽的改革失败,也改变了匈奴的实力。61年(暖相),匈奴打败于阗。89年(冷相),东汉与南匈奴联手,打败北匈奴。91年(冷相),北匈奴逃往西方。94年,南匈奴单于师子立。新降的北匈奴部众对单于师子不服,在同年,十五部二十几万人皆叛变,胁迫前单于屯屠何之子奥鞬日逐王逢侯为单于,匈奴再次分裂,东汉派遣大军以及乌桓、鲜卑兵共四万人大败逢侯,逢侯遂率众出塞,汉军追赶不及。107年,逢侯趁东汉放弃西域之际,控制西域,胁迫诸国共同搔扰东汉边疆十几年。118年,逢侯被鲜卑击败,率领百余人投靠东汉。119年(暖相),北匈奴攻陷了伊吾,杀死了汉将索班。为了对付西域的北匈奴,东汉朝廷任命班勇为西域长史,屯兵柳中,班勇于124年、126年两次击败北匈奴,西域的局势开始稳定。在班勇离职后,北匈奴势力又重新抬头,汉将裴岑于137年率军击毙北匈奴呼衍王于巴里坤,151年(冷相),汉将司马达率汉军出击蒲类海,击败北匈奴新的呼衍王,呼衍王率北匈奴又向西撤退。这是中国历史上最后一次北匈奴的记录。这时候漠北草原的主人已经是鲜卑,曾经的匈奴部落和奴隶了。也就是说,匈奴民族在气候脉动发生变化之时,没有及时调整好自己,被自己曾经的部下和对手的联合打败,最后变成了气候的移民。

匈奴人在于公元360年(暖相)左右突然进入了欧洲人的视野,随后在称为巴兰比尔的王的领导下开始了他们的征服战争,第一个目标便是当时称为阿兰的突厥人国度。当时的阿兰国堪称强国,阿兰王倾全国之兵与匈奴军战于顿河沿岸却遭惨败,阿兰王被杀阿兰国灭,阿兰余部最终臣服于匈奴。匈奴在西方史书第一次出现即伴随着阿兰国的灭亡,整个西方世界为之震动。消灭阿兰国之后,开始于东哥特(日耳曼部落)发生冲突,又消灭了东哥特,推动西哥特向西迁移。西哥特人进入罗马,尾随而来的匈奴王阿提拉在公元450年(冷相)实力达到最高峰,让西罗马帝国不断媾和。很可惜,阿提拉很快死去,帝国立即分裂,反而是另一支日耳曼人的部落进入罗马,推翻了西罗马帝国,这是476年,又是一次维苏威火山爆发(472年)带来的影响。公元474年,北魏孝武帝拓跋弘废除寒食节,是对气候变冷的一种响应措施,北魏马场南迁,也是对北方气候恶化的应对措施。

最后,汉武帝终其一生好大喜功、对外穷兵黩武、对内横征暴敛,与匈奴作战虽有重大胜绩,也颇多惨败,并给西汉的财政、经济、社会和环境带来严重破坏。但是并没有给匈奴造成很大的迫害,反而是气候变化导致的黑灾白灾,给草原脆弱的生态和经济带来致命的打击。长安街头的小混混,国舅大将军窦宪,很大程度上是利用了自然灾害打击下的草原部落脆弱的人口危机和经济结构以及部分由此导致的内乱与分裂,居然达到了史无前例的高度,可以说是个人的运气,也是农耕民族比草原民族更抗气候危机的结果。气候创造历史,能不相信吗?

顺便说一下,在历史上,唐朝消灭突厥,吉嘎斯打败回鹘,吐蕃发生内乱,西夏崛起,女真入侵,所有这些民族冲突,都是气候发生脉动的结果。人类社会的命运,离不开地理和气候条件的制约,这是亨廷顿的“环境决定论”,虽然有很大的缺点,仍然有很大的真理成分,至少在民族冲突上存在很大的洞见。

图解:庞贝城掩埋下的壁画,背景是未爆发的维苏威火山。公元79年的爆发,极大地改变了历史。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02992-1071104.html

上一篇:专职消防员距离消防职业化还有多远?
下一篇:假如标准出了错? -- 说说秦岭隧道车祸
收藏 分享 举报

9 姬扬 李由 张晓良 康建 李亚平 苏盛 张明武 anran123 marine2008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10-23 03:1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