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oliugy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ecoliugy

博文

与妈妈和奶奶谈谈大理弥渡的鸡文化

已有 2877 次阅读 2016-3-15 11:02 |系统分类:人物纪事|关键词:鸡文化,,大理| 大理, 鸡文化

老公鸡脚蹬右翅秀绝技,泡妞把妹

1.鸡与女人
过去女人坐月子,生完孩子后。生出来三天后,姑爷要去孩子家报喜(俗称“叉鸡”)。孩子的外婆家要准备大公鸡和大母鸡各一只,拿到家之后,公鸡杀掉,鸡大腿和鸡头要留给坐月子的婆娘吃。大腿是肉多给坐月子的女人补补,鸡头的鸡冠意为“撕撕吃吃,手不会开手裂子”(意思是生完七八天就要带孩子干活了)。母鸡的话则留下来,陪着孩子一起成长,与孩子作伴(音be)。此外,外婆家要给一盒红糖,一袋糯米面,鸡蛋几十上百个(越大越多越体面),红糖、鸡蛋和糯米都是补品,补血补身子。

我奶奶生我大姨妈的时候,我老太(我们称呼我奶奶的妈)挺会过生活,攒了60个鸡蛋给我奶奶。过了几十年了,我奶奶心里还清晰记得此事,说她妈很“辣疼”她呢。(辣疼一词特别好,爱和关照的意思,爱的心都疼了,对于爱吃辣的大理非常形象)(附:第三天的时候,家里采集小荨麻和桑树叶煮水,帮助产妇洗澡)

2. 扯蛋与谈情
过去,弥渡地区比较穷困,但待客礼仪还挺温厚。鸡蛋由于容易储存,因此成了穷人难得的美味。假如有人来(亲戚),有肉么煮肉,没肉么煎鸡蛋,要是鸡蛋也没有的话,那其它菜就得多做点。故此,鸡蛋成了农民待客的一种美食。特别是清蒸鸡蛋,在我记忆里特别深刻,顶上撒一点草果粉,挺香;另一种是炒鸡蛋,简单易行。或许是儿时多食的缘故,到现在我都不喜欢吃鸡蛋。不过这种习俗随着生活的改善,也慢慢消失了。鸡蛋由于携带方便,还多被远途之人带在路上。出门当天,父母或奶奶早起,水煮好几个鸡蛋给外出的家人带上。我大学上学去昆明带过,也多次见其它同学带着,近几天回版纳奶奶又早早起来煮了鸡蛋。大学时候觉得带鸡蛋麻烦,甚至有老土的感觉,对此多为不解,现在思来,觉得这是一份古老的传统和习俗,看似低廉的几个水煮鸡蛋,实际上充满了无微不至的关爱与留恋,格外动人。

鸡蛋还有一个功能,则是叫魂。在做会(宗教活动)的时候,被惊吓的人家,把一个新鲜鸡蛋放置于一碗米上,然后到庙里,把鸡蛋给从事宗教活动的人员(村里一般都有),他们跪在佛像面前,手掌伸平,把鸡蛋放在手心里,然后开始念咒语,据说鸡蛋会自动立起来。鸡蛋立起来表示魂魄已经回归到鸡蛋之中。家人把鸡蛋带回家水煮之后剥开,一般会有一个黑斑,表示魂成功叫回,然后被惊吓之人把鸡蛋吃下去。这样就表示被吓掉的魂魄已经重新回来了。听说,掉了魂的人通常“魂不守舍,体弱多病”,因此,“鸡蛋叫魂”在弥渡颇为流行,过去我奶奶就帮我叫过若干回。憾未能亲眼目睹过这类神秘的活动,下次回去一定去庙里体会体会。


蛋“茸”,受精卵才具有的黑斑


3. 杀鸡与吃鸡
大理弥渡地区杀鸡,一般是两个人配合,先磨一把刀,一人抓住鸡翅膀和反过来的鸡脚,杀鸡人右手捏住鸡冠,右手先滴去脖子上几根毛,然后拿起刀杀鸡,割断喉咙后将鸡倒立,把鸡血滴入事先准备好的“钵头”里(大号的碗)。钵头里之前准备一些清水,加一点盐巴,以凝固鸡血。杀死的鸡放再盆里,用开水浇鸡拔毛,开膛破肚,逐一打整内脏。剖膛一般有两三种,过去一般是要一整只的,需要到寺庙或家摊上敬献一下,所以一般先去除嗉囊,然后从屁股端打开,掏出内脏;近些年又兴起一种杀鸡方法,则是将翅膀下肋骨薄弱处打开,先去除鸡胸脯一面,然后再去除内脏。弥渡人杀鸡一般都是见血的,但一般也是一刀杀死为好。杀鸡不分男女,女人杀鸡也很常见。鸡养来就是为了杀吃,杀的时候要见血,鸡血也多用于各种点的仪式,杀时尽量干净利索,一刀死减少其痛苦,杀了之后基本全部利用都吃完,这是弥渡人的杀鸡哲学。

弥渡一般的做法是,杀好后,下油锅里先炸一下草果和干辣子,然后把鸡肉煎一煎,最后汽上汤,水不能多,刚刚漠过鸡肉即可,煮熟,特别香。

弥渡吃鸡肉也有讲究,鸡头一般是岁数大的老人吃,过年过节的话,鸡头可看鸡挂,鸡下巴的羊叉尖端很红的话,表示这家人来年财运很红,鸡脚一般给小孩啃,吃完饭后小孩抬着鸡脚到处乱跑,边玩边啃,过年过节的话,鸡脚尖则不去除,可算鸡挂。假如在煮鸡的时候,鸡脚抓住的一坨鸡肉,那就表示来年很有财气。鸡肝鸡心,母鸡蛋和蛋窝(蛋管)则一般给老人家吃,一是软,而是营养;鸡翅膀则给年轻人,希望年轻人展翅高飞。弥渡人在吃鸡的时候,还有不少玩笑,据称小孩吃鸡脚和鸡肠子,鞋子会弯弯扭扭;有人会把鸡翘突然捡到别人碗里,让人吃鸡屁股,大家捧腹大笑;吃公鸡的时候,鸡腰子则是个隐晦的黄色笑话,这是个好东西,不少人都很想吃,但通常给比较活泼的年轻男人,然后戏说让他猛一点。

在弥渡,鸡还用于各种宗教活动,一定要要叫通的公鸡,不能要母鸡和“线鸡”(阉割掉的公鸡)。盖房子点梁,木匠师傅那一只公鸡,用鸡冠血点梁子;泥水匠师傅也用鸡冠血点柱角;点梁或点柱角的鸡一般是后家(外婆家)提供,捉鸡给盖房子的儿女,点完后杀之,师傅吃鸡头,之后还有“谢师傅”的礼仪,盖房之人要再捉一只公鸡,带一匹“红”(红布、被窝面子)亲自送到泥水匠或木匠师傅家中,表示感谢。其它如敬献诸神,子孙娘娘、祭铁柱、文祖、武祖、玉皇大帝等等,都要敬献整只鸡;人死之后,出殡要是需要过其它村庄,就需要在棺材上挂一个红毯和一只公鸡“压材”,否则人家村则不准过去。

4.孵小鸡与留种
鸡蛋两头一头大一头小,大头上可在灯下看鸡蛋受精与否。假如有一黑色园点,那就是受精成功了,老百姓称之为有“茸”,没茸就是没有受精,孵不出来小鸡。鸡蛋皮分为白皮和花皮,白皮的茸比较清晰,花皮蛋壳更厚,茸没有白皮的明显。

据说,鸡茸越新鲜,小鸡出的越好。鸡蛋时间长,鸡茸就会干掉,一般超不过一个月。鸡茸会随着时间,或被孵,慢慢扩大,最后消失。所以,农民以前要孵小鸡的话,一般母鸡一生蛋就将其收起来,最好是放在米上,据说米可以养着鸡蛋 (另外不容易摔坏)。等母鸡蛋下空,开始咯咯叫,要抱蛋的时候,再给它拿去,这样就可以保证大概同时孵出来。

晚上灯下看鸡茸,其中有一个近两天下的蛋没有“茸”。我妈说,公鸡的话养一只就可以了,养多掉它相互打,相互“kang”(啄,打架),这样会造成母鸡没有茸。(这个点子挺奇特,雄性多了为了会造成雌性不能成功受精?)一般七八只母鸡,一两只公鸡就可以了。我问:只有一只小公鸡,需不需要注意近亲繁殖?我妈说不需要,鸡么寿命短,养大就杀吃了,不需要像骡马那样配种。但是一般的话,哪家的鸡种好的话,就去那家“照”鸡蛋,用来繁殖,通过交换鸡蛋来保证养殖较好的品种。弥渡以前有一种“迪高”鸡,很大,近几年挺流行,过去我奶奶她们那个时代都是老土鸡,一般也就三四斤,五斤都很少。奶奶说,过去么养呢皮(pi,慢的意思),也不喂饲料,鸡肉和鸡汤都比较好吃,现在么不咋个好吃。

以上为2016年3月12日晚上,我与妈妈和奶奶聊天记录(大理弥渡县人)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00114-962717.html

上一篇:2015年科普工作小总结
下一篇:植物的性

10 史晓雷 曹建军 蒋新正 曹须 蔡小宁 黄健 魏焱明 李心诚 杨正瓴 peosim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9-24 15:2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