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oliugy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ecoliugy

博文

黑寡妇求爱宝典 精选

已有 12252 次阅读 2015-8-26 16:14 |系统分类:科普集锦|关键词:黑寡妇| 黑寡妇

黑寡妇通过激素可告诉雄性自己饥饿程度,以减少雄性的担忧(Via BBC

滴不尽相思血泪抛红豆,开不完春柳春花满画楼。无论你承认与否,爱情本身是充满痛苦的。

与世人眼里甜美动人的爱情不同,动物的爱似乎只是简单粗暴的性关系。去年的七夕情人节,我在《线虫和果蝇的情人节:想你就要老命了》科普小文中,介绍了果蝇和线虫的间的情人关系。在果蝇和线虫的情人关系中,交配加速了异性的衰老和死亡。甚至仅仅是感知到异性的存在,就会缩短异性的寿命。果蝇或线虫,两个物种复杂的爱情,令人瞠目结舌,叹为观止,五体投地。  

转眼间,又到过了一年。值此七夕情人节之际,再来一篇科普文章介绍另外一种爱情故事。恰巧今天看到的是黑寡妇蜘蛛文章,因此便以臭名昭著的黑寡妇蜘蛛为载体,来讲一讲黑寡妇的求偶故事。

寡妇门前是非多。蜘蛛都是一雌多雄的生物,雌雄会吸引多只雄性。此外,雌雄蜘蛛大多具有弑夫行为,雄性只要麻皮大意一点点,就会弄巧成拙,成为雌蛛的盘中餐。对于雄性黑寡妇蜘蛛来说,找一只雌性黑寡妇蜘蛛是极为危险,但同时也是极具挑战性的。

通常情况下,雌性黑寡妇蜘蛛在夜间,依靠一张硕大而完整的网,来吸引雄性蜘蛛。假如雌性黑寡妇已经蜜桃成熟时,它会把荷尔蒙涂抹在蛛丝上,告知雄性本寡妇已经候你多时了。然而对于残暴的雌性,雄性往往是提心吊胆,小心翼翼地前行。万一碰上还没开饭的寡妇,那就雄性就必死无疑了。因此,在两种雌性黑寡妇蜘蛛(生于美洲的黑寡妇Latrodectus hesperus,生于澳洲的赤背蛛Latrodectus hasselti)中发现,雌性蜘蛛为了让雄性安心赴会,通过费洛蒙告诉雄性蜘蛛,她是否吃饱了,甚至可以告诉雄性上一顿吃了啥。一五一十地把自己完全暴露出来,以免男人过于羞涩,唧唧歪歪,扭扭捏捏,不敢前去约会。雌性黑寡妇利用激素,不仅传达了自己是否适宜交配,而且把凶残等级(饥饿程度)也告知雄性,以增进雌性黑寡妇的魅力,吸引更多的雄性前来赴约。(Animal Behaviour 102 (2015) 25e32


雄蛛正在破坏雌性的网,以减少雌性黑寡妇的魅力(Via AB

当然,雄性蜘蛛也不是完全没招,被动被约。有统计发现,仅一个晚上,一只雌性黑寡妇(黑寡妇Latrodectus hesperus)就可能有40只雄性前来相亲。就好比某理工学院班级,40个男生争夺一个女生,激烈程度可想而知。雄性蜘蛛如何在四十多个雄性中胜出,且保证能成功生殖后代呢?雄性蜘蛛通常有四个大招:一是与其同雄性竞争,击败对手,做真正的男子汉;二是来一段华丽的舞姿,颤动蛛网吸引雌性;三是一个奇招,得手后自断命根,用交配器堵住雌性,防止她另寻他欢。

近日,生态学家又发现雄性黑寡妇的一个新招----“诋毁雌性,把雌性从范冰冰变成凤姐,然后死守阵地。当雄性抵达之后,便会将雌蛛的网撕破,把雌性精心织的网拉拢,然后捆绑折起来,揉成一团,以减少雌性蜘蛛的香水,降低雌性蜘蛛对雄性的诱惑力。雄蜘蛛来的少了,竞争对手自然也少了一些,成功搞定雌性黑寡妇的几率便会大大增加。(Animal Behaviour 107 (2015) 71e78

黑寡妇蜘蛛一直以致命毒物文明于世,实则没那么恐怖,很少主动攻击人类,甚至还有非常温情动人的求爱故事。黑寡妇蜘蛛不同的种类,求爱手段不同,求爱过程展现出靠近、探寻、摸索、尝试、撕逼、自宫等复杂多样的行为,即便交配之后,在雌性体内还存在精子竞争。在慢慢草海之中,一只雄性蜘蛛想要成功约会一只雌性黑寡妇,并让其生下自己的后代,在生物学家的眼里,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呢。

延伸阅读:线虫和果蝇的情人节:想你就要老命了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00114-767540.html

巾帼须眉:雌雄蜘蛛孰更美?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00114-562505.html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00114-916163.html

上一篇:《高山植物功能生态学》读后感
下一篇:93号小院里的芋叶战争

21 杨正瓴 彭真明 肖可青 刘洋 秦志远 戴德昌 赵序茅 白龙亮 黄永义 元凯军 曹须 陈儒军 罗会仟 廖晓琳 张珑 郭战胜 刘光银 aliala biofans htli hkcpvli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9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5-24 13:5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