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oliugy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ecoliugy

博文

我们为什么会相信中医?

已有 3724 次阅读 2015-7-30 11:56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关键词:中医| 中医


中医经典《本草纲目》无疑是中医里最伟大的篇章

最近网上疯传各种邪教与大师,以及国内大腕明星与多名中央高层和大师交际合影的照片。不知此举出于何种目的,但确实引起一大批新浪网友的批评,冷嘲热讽,甚至直指高层与异端思想走的太近,舆论形势一片哗然,令人发怵。这几张简单的照片背后所传达出富人、精英和高层对中医中的养生,甚至邪乎的气功的追逐,实在令人大跌眼镜。

为何这些有钱有势之人会相信所谓的大师?为何到了科技如此发达,知识积累早已汗牛充栋的今天,国人依然这么多的对诸如神医,气功等超自然的神迹趋之若鹜?历朝历代,屡禁不止,甚至在民间发展壮大,构成社会威胁。我想这与中国文化,中国独特的公共健康,特别是养生和中医文化有关系。

由于现代很多疾病依然是不治之症,即便是现代强大的西医依然束手无策无法全愈,如癌症,一旦查出就相当于判了死刑,异常恐怖。再如风湿和骨质增生等老年病,不知折磨着多少老年人,左也痛,右也痛,躺着也不是睡着也腰疼,活活把很多老人困在病床上,折磨至死。无论是有钱还是没钱的人家,最终都毫无办法,最终难免落入病急乱投医的境地。此时,病理理论相对模糊的中医便粉末登场了。

实际上,个人认为医学里根本是没有中医和西医的严格区分的。草药中医只不过是医学历史中的一个阶段而已。它有它的价值,也有它的认知局限。很多人过于笃信中医,不仅是缺乏对植物学和中医理论的深入了解,更多的是因为不知晓现代医学体系的伟大;而那些狂骂中医是狗屎的人,则多是缺乏正确的医学发展史观,自己或家人没碰上癌症之类的不治之症。兜里有几个钱,身上也没啥病,事不关己的时候,嘴巴方能最毒。

理理中国医学发现历史,国人现在的疾病治疗实际主要靠西医,中医也掺杂其间。中国学习现代西方医学过百年,并且依照现代医学建立了庞大的医疗体制,西医无疑早已是中国医疗的一部分。大多数人得病首先也都是去医院治疗,但为何传统中医,甚至很多大师,气功以及特异功能等依然如此盛行?这肯定是与中国现阶段的疾病治疗方式方法有关系。


针灸无疑是中医里最为令人迷惑和好奇的内容之一


世间如此多的不治之症,外加西医价格过于昂贵,必然导致各种疗法的盛行。如今的穷人通常顶不住医院的宰割。现带人真是病不起,一个大病全家就栽了。对于奉行实用主义的中国人来说,若是得了不治之症,或者西医长期治不好,那就只能活马当死马医。那时就不管什么方法,科学与否,只要听说那里有相似的病有效果,就试一试去。中医,苗医,藏医、傣医,巫术,特异功能,求神拜佛全都用上。万一碰上了呢?万一治好了呢?无论中外,大多数人都抱着这种试一试的心态。因此给很多异样理论提供了存在壮大的空间。特别是在中国这种文化历史久远的过渡,即便是大科学家,发表科学论文无数,一生为追求科学而奋斗之人,高龄患病之时也难免被气功特异功能等异端思想影响,如中国科学巨匠中的钱学森,邓稼先等晚年都误入气功异端思想,并且试图去证明它的存在,令人迷惘。更遑论普通劳苦大众,对科学与现代医学不甚了解之人。

人对于能亲身体会亲眼所见的异事,不仅好奇而且充满了敬意,而疏远的事则既不关心也无从了解。从心理上考量,很多现代医学中的手术和治疗方案,即便把病人治好了,病人也多感觉不到,甚至连谁帮忙治好的都不知道。对于民间中医药师,则往往充满了敬意。特别是有一技之长的草药师,则常在乡里形成神医的氛围,受人尊崇,名躁一方。

我自己学植物,但我对中医是保持一定距离的,也很少不与人讲解植物的功效以及如何使用的知识。虽然不排斥诋毁中医,但我深知中药药理极为模糊,不少药物有牵强附会之嫌。时下与人交流,也常发现很多从事医药,中医和保健领域工作的人其实对植物可谓一窍不通,根本不了解植物间的差异和习性。加之近几年,我读了一些医学科普,医学史和环境健康方面的书籍,更是对西医突破性的研究推崇备至,打心底佩服西医。

遗憾的是,西医没治好我得父亲的白血病,也没缓解我奶奶的腰背疼痛。西医在当今不治之症流行的社会环境下,显示出很大的短板。两年前我父亲得白血病,几乎花光全家积蓄,硬撑了一年多时间,最终还是死了。其间我读了大量关于白血病的资料,特别是《癌症传》一书,让我对白血病等癌症产生无奈之感慨。虽然我甚至中医对白血病认知肤浅,对病理一无所知,因此根本不可能有什么合适的治疗药物或手段,但由于白血病现在只能控制,尚不能治愈,因此家人也忍不住改换中医试试,也买了不少中药碰碰运气,心想哪怕只是给父亲一点点希望或安慰也值了。

然而最近我奶奶的脊背疼就有点邪乎了。我奶奶83岁,最近突然脊背和胯下开始疼痛,四处治疗无果。前前后后在县医院住院治疗了一个多月,刚来开始说是风湿,后来又说可能是骨质酥松,在县医院各种检测治疗半天,同时购买补品吃也没用,最后发展到每天疼痛,需上床休息的状况。我叔叔甚至买了止痛药,隔三差五让奶奶服用,以减轻疼痛。家人对此也是毫无办法,但每每想到让奶奶受疼痛折磨,总是于心不忍又举手无措。故常常四处打听,一听到有什么药方就去买来试一试,抱着万一能治好的心态。

说来神奇。前几天家里人竟然打电话来说,奶奶病情有转机,已经不疼了(已十几天未发作)。我将信将疑,反复询问具体情况。原来我大姨妈听说隔壁南涧县有位苗族医生,制作了一种叫强力追风丸的药,竟然治好了大姨妈村里的两位常年骨质增生的邻居。后找到这位医生,花50块钱买了一包药回来,刚吃两天竟然就不疼了,病情大为好转。弥渡县医院、大理州医院都大夫都说不好治,治不好的病,西医里也基本没有效办法的骨质增生,吃几次山野医生(苗族医生)的药,吃了之后竟然就治好了(奶奶说不疼了)。经过询问,这位苗医在周围地区已经小有名气,而且有人代购它“非法生产”的药物。虽然我依然疑心重重,但却也非常高兴。奶奶的病终究是有一线希望,至少少些痛苦。

时间又过了很久。有时候想起父亲临死时的痛苦,忍不住会想,为什么父亲会得白血病呢?周边那么多人和他生活的环境一样,吃同样的食物,就偏偏他中招了。这个问题至今科学上也不知道原因。今年science一篇文章认为,某人会不会的癌症是随机事件。用中国人的话说,这就是命,上天管着呢。随机、高风险的事情,容易让人迷信。何况很多中医能够安抚人心,或通过便宜的药物,偶然成功的个例来扩大影响力。

我奶奶的关节病的例子则更加具有代表性。除了关节炎,与骨头相关的风湿、骨质增生等疾病,往往无法治愈,一旦发作,将长期伴随,严重影响人的出行、活动和生活质量。据报道,中国有超过1.2亿人患有关节炎,50岁以上老人患病率超过50%,60岁以上老人患病率达80%以上,而且数量在不断攀升。关节炎虽不会致死,但却可以让人活得非常痛苦,甚至被称为“不死的癌症”。患关节病之人,不仅自己痛苦,而且需要家人长期照顾。仅此关节和骨头相关疾病一项,对中国就是个巨大的挑战。特别是在天气寒冷的北发,老人得关节痛概率极高,很多老人不仅疼痛,而且难以自理,心有“拖累”家人之感。在这样的大环境下,老中医、狗皮膏药、求医拜佛、神功气功、大师邪教,各路神仙的市场就有了壮大的空间。无论平民百姓,还是达官贵人,关节病可不认识银子。于这些老人,不仅自己想治好,而且儿女也会通过各种方式尽孝心。只要听闻有效,谁不想试试呢?所以,别说有传统有历史有理论的中医,即便是气功巫术还是邪教,试一试也是合情合理的。

上古时代的祝由早已被历代中医学家所批判,但现在依然盛行于民间


最近《香港人为什么最迷信》这一经典热文,很好的分析了科学、经济和民主都极为发达的香港,却异常迷信。认为谋生手段,命运或事业的不确定性与迷信显著相关,特别是社会福利差的社会中,迷信会愈演愈烈。同时文章结尾预测北京也会朝着这个方向发展。个人以为,中国人对经济事业上的迷信远不如疾病的困扰严重。关节病甚至堪称是引发中国邪教盛行的重要导火索,也是中国历代以邪教助力引发社会动乱的原因之一。

中国现在光是关节炎患者就1.2亿,再加随时可能爆炸的3.3亿高血压患者,日渐断攀升的癌症患者,以及患病所需的高昂的医药费用等等,让社会各阶层在家人身患不治之症的时候,会做出各种适应自己的选择。或便宜就医,或寻求慰藉,或放手一搏,或活马当死马医,无论如何总要找到一丝希望。何况今日中国的西医医生,技术不精,厚黑学又盛行。设备再先进,左右检查,死活拿不定主意着甚多。老百姓又该相信谁呢?如此,别说是中医,人们即便是相信气功也不足为奇。

最后,无论是中医的批判者,还是支持者,都应该清楚的认识到,医学是社会发展中的一个重要环节。中国的医疗体制早就转为西医体制,西医在中国已经发展了近百年的历史,也是中国医学最重要的组成部分。传统中医,或草药医疗方式,在欧美,印度和古希腊也曾经流行,它是医学发展的早期阶段,西医只是更加细致,更加成熟而已。在现有的社会条件下,相信中医仍然有很大的市场,也依然会有很多人越来越发喜爱这门古老的学问。但还是希望众多支持甚至着迷中医的同志们,也读一读西医的发展史,如简单的《新英格兰医学杂志》见证现代医学200年(文章)或《众病之王:癌症传》()等等,搞西医的人也认识认识药物是如何来的?怎么发现的?彼此多了解了解。毕竟对于那些贫穷或患上不治之症的人来说,一切真理和争论都是苍白的。

为何我们相信一些怪异的中医治疗手段,乃至对巫术巫医深信不疑?以民间盛行的符章治病为例。这种装模作样,装鬼弄神的方法叫做祝由。为何祝由盛行呢?古人早就给出了答案,《轩辕黄帝祝由十三科序》说:“昔神农尝百草以治病,岐伯因病以制方,黄帝深原五行,详察五脏内因外因之感,人邪己邪之触,虑病者一时不得其药医者,又未能详乎脉理,以致病因药深。又或贫不能参苓,更虑学道者不能广宿药品以救沉疴.因仰观天文,俯究人理,告於羲农,立为此法。” 这个序换成白话文就是说,患病之人一是心急,想要很快治愈,但是又不懂病理,不知药物,加上很多人没钱,没人护理,以及很多病压根治不好,所以只好搞个祝由(咒语)出来,安慰安慰患者。在上古时代,这种搞法不得不说是一种高级人文关怀。即便到了今日,又何尝不是一种高论呢?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00114-909335.html

上一篇:“隔山打牛”:耧斗菜的防御工事
下一篇:猛禽与萌禽:中国人与猫头鹰的爱恨情仇

17 许培扬 陈楷翰 武夷山 戴德昌 李天成 赵斌 侯成亚 王桂颖 李志俊 麻庭光 刘克 吕秀齐 biofans lrx bridgeneer luxiaobing12 ffwb07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7-20 16:4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