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oliugy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ecoliugy

博文

中国科学家的心里悖论 精选

已有 7174 次阅读 2014-8-23 22:16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关键词:科学| 科学

中国科研难以取得突破的心里悖论分析

中国很多学科的存在,本身便是一个悲剧。我们的科学家既想发好文章(特别是SCI论文),但又不敢承认事实的真相。如与环境保护息息相关的众多学科,我们的学者心底都倍清楚现状,但就是不敢用数据把事实描述清楚。甚至学者内心都不愿意听到负面的报道,对于负面的数据大多直接将其拒绝。这种不愿意面对现状,不愿意面对真相的心里,决定了我们很多与社会相关的领域注定是不会取得突破性成果的。

引发我写下这篇小文的原因有几个。一是我发现很多关于科学内容明目张胆地发在SCI杂志之上,但却不能在国内网络上传播,如很多肿瘤数据、流行性疾病成果,以及重金属污染数据,明明都已经整理成文发表,或已经成书出版,但又不能在网上流通传播,阻碍了不同领域的人相互学习交流,此乃第一怪也;二是科学家自己脆弱的小心肝,从内心深处不太接受得了负面的研究结果。我们的科学家得了两种不治之症,首先他们崇拜SCI论文,通常是发了文章的人才有才华,发了文章的论据才是真理,观点思想极为扭曲(这从众多交流、基金申请和评判中可见一斑);其次他们又往往先入为主,拒绝和否定那些符合事实的研究报告,从精神上打击那些想摸清现状和机理的人,此乃心魔也。这种自相矛盾的科学精神,或许和我们很多项目强烈与政策挂钩有关系。很多大项目长期以来,要求与推广挂钩,长此以往,科学家便形成一种畸形的心里。科学家们一方面追求重大成果(本质是真理,但已演化为SCI文章),但内心深处又害怕这些结果(真理现状)否定了他们的“重大成果,受不了同行和社会批评他们所做的是表面文章。

另外直接刺激我吐槽此事的是今天的一篇Science文章。本期Science发表一篇政治科学的文章,讲述中国网络政治审查制度(Kinget al., 345 (6199))。故事内容其实并不是什么新奇或深奥的科学发现,相信在很多国人眼里不过常识老生常谈而已。但正是这样简单文章,用科学的方式,阐述了中国网络审查与信息传播间的关系。解答了一种独特的信息传播与管理模式。

相信很多人和我一样,多少也具有一定SCI崇拜的心理。我若不说此文发在了Science上,估计有一大帮人会觉得这样观点就不算个啥。只要一说Science,很多人就变乖了,变得不敢质疑。若是我们相关领域的科学家看了此文,估计会觉得没脸面,好似被人捅了心窝窝一般,一股灰溜溜的感觉瞬间涌上心头。此种心理认知悖论,这种打心底里不敢面对事实的心理,严重阻碍了我们的思想,也严重遏制了中国科学的发展,更严重遏制了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如此不敢面对事实的心理在全社会泛滥,注定诸如保护生物学、环境科学、人口学、民族学、政治学、历史和网络传播科学等等学科,难以取得什么举世瞩目的传世成就。以至于诸如《乌合之众》、《娱乐至死》、《社会心理学》、《枪炮、病菌与钢铁》、《崩溃:社会如何选择成败兴亡》、乃至历史书籍如《邓小平时代》、蒙古史、藏族史、傣族史等相关巨著,当然是非常难以搞出来的。

如此孜孜不倦地欲以科学的方法追求真理,但又不说真话,甚至不乐于听真话,还真是一个十分滑稽的心里悖论呢。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00114-821778.html

上一篇:摘柚子的联想:贸易集市与植物科学节
下一篇:打不死的落地生根

49 郑波尽 邵鹏 蒋永华 李卓亭 蒋继平 曹聪 王国强 戴德昌 徐满才 魏武 赵星 曹裕波 柳林涛 信忠保 张俊鹏 丁凡 杨学祥 强涛 闵应骅 张强 赵美娣 孙学军 王荣林 范壮军 李宇斌 徐耀 孔梅 吴世凯 李红莉 李璐 曹建军 汪晓军 赵序茅 张铁峰 陈理 王金良 蔡志全 陈沐 梁光河 王晓霞 杨正瓴 wangqinling woodzen truth21ct eastHL2008 qzw taoshl aliala yunmu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9-25 01:2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