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oliugy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ecoliugy

博文

六月胡想

已有 1537 次阅读 2014-6-19 17:22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关键词:版纳六月| 版纳六月

今年版纳的六月,虽已进入雨季,但依然酷暑难耐。平常不下雨之时,耀眼的阳光烘烤着大地,每到中午温度便飚到35度以上。加之版纳凝静的天空下,没有一丝丝微风,热浪悄然穿梭在钢筋会泥土之间,真叫人难受。然而今年似乎特别热了一些,似乎热的连植物都受不了。门前那几株桢桐叶脉中央已经被晒糊。紫色的玉兰花骨朵外围花骨朵也被晒干,已枯死在襁褓之中;不少开阔地上的海芋叶边缘多有被烧伤的痕迹。版纳六月的酷热由此可见一斑。

正是由于六月的版纳热力十足,雨量充沛,也正是动植物生长的好时节,园内众多花草长得尤为旺盛。放眼望去,景色目不暇接,各种植物更是惹人怜爱,如叶脉精美的金脉爵床、粉艳的粉纸扇、洁白如玉的水茄花、娇艳的姜花非洲螺旋旗、异国风情的酒瓶棕、可爱的乳茄、变幻花色的嘉兰、枝繁叶茂的高大榕树等等。家中几经鸭鹅揉捏的小院里,几种命大的天南星科植物液开花了,滴水芋婷婷屹立、紫苞海芋鬼魅奇异、最令我喜爱的漆叶芋也彰显出一股热带玄幻的生命力。

生活中偶尔瞧一瞧便可感受到版纳生命形态之丰富。可是,近半个月我似乎有些烦躁,终日也只是趴在电脑面前,任由无趣的音乐一遍遍循环,或看看历史人生的跌宕沉浮,也懒得出去拍照了。不知是气候变迁,还是人性使然,仰或是受伤之顾,怠倦之心骤然升起。

在西双版纳,中午时分是最热的时刻。燥热的天气,似乎平息了任何一种生命。以前出去采访,多见傣族人静悄悄的地睡在屋檐下,或光着膀子,或躺在地席上,村里乡间难得见人。在植物园中,动物似乎也怠倦下来了,连向来吵闹的那些动物们似乎都不见了踪影。蓝喉拟啄木鸟、红耳鹎和知了等那些爱叫的动物们几乎全部都沉默了。若非遇上如此高温酷暑,西双版纳无论是白天黑夜还是春夏秋冬,能如此清静还真是不大可能。

在清静的版纳,内心却难得清净。近日中东战起,因手贱多看了些资料,方才醒悟在此彼此依赖的社会,其实自己与战火也是有某种能量关联的。在这个世界,有人吹着凉爽的空调,就有人暴晒在烈日之下。有人想拥有更多的能量,就有人想切断你的补给。穿越历史和时空,瓜分资源之战又怎能听得下来呢。即便是千里之外,万里云霄,清静又怎敌得过燥热呢?微风拂过江面,我一人徘徊于空桥之上,试问:这个世界还会好吗?

 


微风吹过的世界

阴暗潮湿、腐败霉变的版纳六月

多少次夜,多少次徘徊在一座临空的桥

曾一次次勾起对美好世界的怀疑

澄静蔚蓝的天空下,微波拍打河岸

火红的罗梭江带走了多少土壤的秘密

野草在江中小岛上发疯一般地生长

悄悄孕育着秋日罗梭江柔美的白茅光景

不经意间残破的小舟滑过独行者的脚下

在这微风轻拂的世界

谁还会偶然记得燥热午后的滂沱大雨

谁又依旧愿意聆听昔日

椰林之下的啤酒、憧憬、谎言和别离

请问,这个世界真的还会好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00114-804794.html

上一篇:微力量:200则生态自然类微科普
下一篇:兰花蕉:植物界的死耗子

3 武夷山 齐国臣 陈沐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7-23 13:5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