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oliugy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ecoliugy

博文

古老文明在深山--章朗布朗族古村落行记 精选

已有 8776 次阅读 2013-10-11 16:02 |系统分类:人物纪事|关键词:Zomia,,西双版纳,章朗布朗村寨| 西双版纳, Zomia, 章朗布朗村寨


章朗布朗族村寨中的仓房。仓房用来储粮,建立的条件是没有贼。傣族仓房现在基本绝灭了。

十一期间去了一趟勐海县章朗布朗族古村寨,行程颇急促,走马观花,游了一圈。粗略算来,来版纳已有五年的光景。章朗早有耳闻,相关书籍也看过很多,但一直没去。都说中国人心理变态,越是容易得到的,越不珍惜,越是身边的事越是不关心。科研、个人生活和社会政策无不如此,不良风气如今更甚。

西双版纳乃学人的宝地。但凡对文明有思考,有兴趣的人,到了西双版纳的边远地区,自然会极度兴奋的。这里不仅拥有丰富多样的自然资源,还有人类社会最为古老的生活生存方式。这里的饮食、村寨、建筑、语言、服饰、宗教和农业文化让人目不暇接。此次到勐海县章朗布朗族寨子之中,看到各种各样的古老文明和生活方式,奇特的粮食储存方式,异样的杆栏式与石头相结合的建筑,硕大的大青树下自由自在的猪,以及及其少见的布朗族庭院都让人无比兴奋。事实上,现在可以看见的中国区域文化主题完全可以算是一种“逃难文化”,战争、饥荒和自然灾害让人们不断的迁徙,躲到更加安逸和偏远的地方,避开中央政府的各种“关怀”,过上自给自足的生活。高尚了讲是与日月同辉,过一种悠然见南山的生活;不客气地说,也就是与动物一样,缺医少药,自生自灭,与山寨中的猪一样生活。

美国政治学与人类学家詹姆斯·斯科特将东南亚山区这些“少数民族”的称之无政府主义的政治体制的生活方式,即Zomia。Zomia最先是“山区人”的意思,在《不被治理的艺术》一书中逐渐延伸,意指东南亚山区人民“拒绝“文明,长期处于无政府主义状态下的社会体系。我感觉提出Zomia这一理念极为高明,是个极其牛逼的概念,是对云南及周边地区民族、历史和社会文化的高度总结。也可以用来解释云南山区的种种问题。

从自然资源和农业文化上讲,版纳有很多独特的例子。如红河的哈尼族创造了举世闻名的梯田文化,为何版纳的哈尼族却没发展出来?滇西北的高黎贡山的“独龙牛”与版纳野牛的“白袜子”是同一个物种,为什么西双版纳的少数民族未能将之驯化,而独龙族却成功了呢?从民族文化和体制上说,为什么傣族不把基诺、布朗族等少数民族“消灭掉”,占有所有土地;为什么勐仑屁大一小个地方,却生活着四五个少数民族,几千年来相安无事,不但能保持自己的服饰语言和生活文化,而且能和睦地生活在一起,维持着如此高的文化多样性。这对我们当代有重要的指示意义,以回答资源和文化保护问题中的技术文化悖论。现代汉族和西方社会如此先进,为何却对各种保护如此的束手无策?

斯科特解释说,山区人民可以种植水稻,可以发展出农业和社会结构,然而除了“酿酒”,似乎山区人民都什么都可以放弃。语言、体制、思想、伟人、交通和好的医疗条件,他们一一“回绝”了这些主流文明。为了自由自在的生活,他们更喜欢自由自在的生活,毅然选择了拒绝被统治的无政府生活方式。


布朗族山寨中基本没有果树、花卉和蔬菜。可能是散养猪的缘故,阻碍了庭院文化的产生。

走在布朗山寨,村落环境的古老和文化的古老随处可见,简易的房屋材料依然依赖于竹子和木材,村寨周边的仓房瞬间让人回到了古代。参天的古榕下,特有的猪种,悠然自得,吃着神树落下的果子,不紧不慢。布朗族是个很有意思的民族,属百濮民族,与佤族、德昂族相似(高山区,很黑),早期的房子均有点像基诺族,而文化上很喜欢学习傣族,宗教和文化又趋于百越民族,说不好他们的祖先是很愿意学习“先进文化”的一支人,仰或是绑架了一位傣族姑娘做老婆。然而,布朗山的“乌托邦”的生活方式也许只能活在人们的想象之中了。在古代,文明不上山的现状正悄悄的变化着。在交通和通信极其发达的今天,山区的“逃难文化”危矣。章朗的生活方式更加的多元,文化也极为“冲突”,山区的孩子们也更加向往大城市。布朗族依然种茶、采茶和卖茶,但村寨之中,摩托车、塑料薄膜大棚、可口可乐、啤酒也变成日用品了。在“千年古庙”的后面,甚至还建立了一个博物馆,古老与现代在大山深处交融,云开雾散,如大山一般静悄悄地发生在那里,谁也没有发现它的独特与奇妙。

理解大山需要一定的知识基础,特别对周边其它民族也需要有一定的了解。想要读懂西双版纳,务必要对比看待、综合分析思考,方能悟其深意。我一直对植物利用很感兴趣,在章朗布朗族村寨之中,我发现布朗族基本上没有菜园子,村寨周围果树和花园都非常少,偶见有人家种植石斛和零星的草烟。在寨子中,看到几头猪自由自在的溜达,可能是散养猪的缘故,严重阻碍了布朗族庭院文化的产生。傣族则几乎家家有庭院,果树、花草一应俱全,傣族村寨过去也养过猪,现在养猪的傣族家庭很少。难道傣族为了优美的环境,自动放弃了养猪吗?还是傣族村寨周围已经不再适合养猪了。猪与花园的故事,想来还真是有意思。

逛完布朗村寨,我们又匆匆看了看布朗族的佛寺。脱鞋进入千年布朗族佛寺,寺院极其干净,比大多数傣族佛寺要整洁得多,比景真八角亭,曼飞龙白塔和其它乡村傣寨的寺庙都要干净得多,这令人不解。在古代,布朗族学傣文,当和尚,学习和模拟傣族,尽力跟上“先进”的习俗文化和生活习惯。为何今日,布朗族佛寺比傣族佛寺却要干净整洁?《圣俗之间-西双版纳傣族赕佛世俗化的人类学研究》一书或许可以给出答案,傣族金碧辉煌的佛寺中或许隐藏着一股橡胶的味道。傣族是我所钟爱,也是我了解更多的民族,至少书读的很多。傣族的未来很难评判,我不相信市面上那些说教式的书籍中的观点。对傣族的文化的自我更新,我喜忧参半,感到迷惑。

章朗位于中缅边境的大山深处,去回的路上途径勐海县,坐在车上对勐海傣族也有所观感。勐海县主要民族还是傣族,但勐海海拔要远高于其他热带气候区域,勐海气候凉爽,植被更像常绿阔叶林区域。勐海的平坝地区更加宽广,文化保存似乎比热区的傣族更好。感觉勐海是一个很好的研究动植物和民族文化的地方。可研究傣族向北,其文化是如何适应低温的,而南下的布朗族则是如何适应高温的。

与其它地区的傣族相比,勐海的傣族似乎有着很大的不同,服饰更素雅一些。由于低海拔地区的橡胶种植,勐腊和景洪的傣族经济有了飞速发展,四野之内早已不见稻田,勤劳缓慢的水牛也不再养了,传统的稻作农业已经被放弃。勐海则不然,勐海由于海拔高,不适于橡胶种植,特别是勐遮坝,幽远的傣寨隐在山麓,金灿灿的稻谷铺满天地,偶见收割的田间水牛与白鹭悠然其间,甚至连书上才有的吊牛,透过车窗便可看见。路上的风景人文实在令人心旷神怡。


布朗族寺庙壁画:画匠将佛教中的傣族人和装饰均改为布朗族。有意思的是布朗族社会中

并没有阶层分化呐。想必人世间的痛楚都是一样的,所以人们并未发现画的异样之处。

稻作是百越民族的标志,也是傣族文化的基石。种稻的地区依赖于水资源,种稻的村庄珍惜森林的保水功能,才更加敬水惜水,进而保护森林,形成良性的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文化。在Zomia地区(西南山区和东南亚山区),傣族是最为发达的人群,傣族创造了精致而平和的文化,这里的人笃行佛教,性格和善。与詹姆斯·斯科特所称为的无政府统治不同,傣族社会因对水稻和水的依赖,进化出社会阶层、政治体制、文字和宗教等等。

鉴于古代交通极为不便,且树木杂花疯长,山川坝子之间哪里找得着人呢。想必古代傣族的管理的体制肯定也极为松散,而且多与村寨或家族为单位,往往选择偏远之所隐世生活。从心里上讲,傣族也是“逃难心理”,这符合种稻的百越民族的南迁历程和遭遇。然而随着更多的放牧人群和百濮民族沿着河流从西北南迁下来,东南亚丛林地区已没地可逃了。傣族面临着保护河谷种稻田地的重担,必须抱团方能保卫家园,因此形成社会体制。最终形成傣族住河谷、哈尼住山腰、拉祜布朗住山头的格局,彼此井水不犯河水,互相谦让共存的避世分布格局。

朔源中国古代人口迁移和文明进程,逃难文化是重要的文化组成之一。西南山区不被治理的艺术与桃花源记的精神有异曲同工之妙,只是理解方式不同罢了。只要有口饭吃,无论多么艰险,多么遥远,只要能活着就行了。这种精神,这种逃难文化又何止只是在西南山区呢?或许只是因为版纳地处偏远,风光秀丽,自然资源丰富,人的生活容易得到满足,再加上淳朴的民风,因此容易激发外人的思考而已。

然后我想要说一说傣族语言的问题。很久以前看PNAS有篇文章,说语言多样性与生物多样性呈正相关,也就是说动植物多样性越高的地区,语言也更加丰富。由于自己也不懂少数民族语言,因此感觉读书总感觉隔着一层纱,理解不够深入,不过问题还是很容易提出来的。特别是思考西双版纳傣族生态文化到底是如何形成和维持的时候,语言的作用到底是如何的极为重要。或者从语言保护和语言变迁上看,西双版纳都是做研究的绝佳地方。如傣族人讲汉语就很有意思,听起来感觉滑稽得很。但可以肯定的是,在不久的将来,傣族汉语即将形成一门方言。

傣语是一门倒装式语言,动词在后面,与汉语明显不同。如汉语中称县为弥渡县或巍山县,称树木为松树或槐树,从地域名称和树木的称呼中可以看出,汉语的名词定语在前面,傣语则刚好相反,作为修饰词的定语是在后面的,如地名勐腊、勐海,勐表示聚居的地方;树木Guo yang(橡胶树)、Guo o(柚子),Guo表示树,放在词语前面。偶与傣族接触,发现傣族说汉语的人越来越多,频率也越来越高。在不久的将来,傣族的汉语毫无疑将成为一门很有意思的方言。从语言行程和进化的角度看,现在是研究傣族汉语方言行程的最佳时机,很多词语和句法都可以回溯和还原。谁若能跟踪记录傣族汉语方言的整个发展进程,分析民族语言如何与汉语融合,最终还原傣族汉语方言形成的过程,相信一定会成为一代语言学大师。若是有语言学高手的想研究版纳的话,要趁早了,现如今版纳偏远山村的公路都基本四通八达,距离语言消失的时日也实在不多了。

行文到此,或有你会和我一样为版纳感到难过。以现世的眼光,或西方科学的角度看,我们丢失了文化、传统、语言或者生物多样性,这确实让很多人悲观。不过从长远来看,或从西双版纳世代生活的傣族布朗族的思想来看,一切都再正常不过了。正如布朗山寨寺庙中黑板上的那句话佛语所言,“变化和无常是生命的特征,而无常是最细微的东西”。气候在变、植物在适应、传统和语言在丢失,民族在同化,这些东西都只是生命和社会的变化和无常,是细微的,小的,难以感知的,没多少价值的东西。纵观天下,普天之下,四海之内都是这样的。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00114-732058.html

上一篇:糊弄土豆的天才食客
下一篇:云端之上:布朗山科普之行

31 常顺利 喻海良 薛宇 刘欢 郑小康 李久煊 武夷山 杨正瓴 王保魁 陈兴涛 徐大彬 汪晓军 林中祥 蒋功成 王军强 陈冬生 王春艳 王云才 张志升 吴旭峰 魏青山 田云川 陈钢 李土荣 王号 熊李虎 crossludo biofans fyye yunmu 宋逸人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5-26 06:2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