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oliugy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ecoliugy

博文

家乡弥渡 精选

已有 5819 次阅读 2013-2-24 16:12 |系统分类:人物纪事|关键词:大理弥渡,自然生态,家乡| 家乡, 自然生态, 大理弥渡


天空湛蓝、白云浮动,薄雾弥漫的山中小坝弥渡 
 


人的生活有太多的必然,也有太多的偶然。选择去哪里生活或观光旅游,多数时候都属于偶然的事。也许是怀念家乡,或思念家人,乃或有个朋友在哪里,我们就去了。 

 

弥渡这个山中小坝,虽有优美的田园风光,独特的小吃,但很多弥漫在弥渡坝子的故事还是很少能唤起外人的注意。弥渡周边的几个地方都太有名了,北边有世外桃源般的大理,西边有彝族建立的南诏古都巍山,南边有哀牢无量两座知名的壮丽山川。加之丽江、香格里拉离此地不远,旅行之人大多不会选择弥渡。对于大多数在外的儿女,弥渡却是曾经过往,未必美好,但总是令人怀念。在人的一生中可能有很多事情会吸引你的眼球,但是只有很少的事物能够真正的打动你的内心。但生于斯,长于斯,累了乏了之时,弥渡依然是我魂牵梦绕的地方。

 

在生活的围城之中,多少人事灰分湮灭,弥渡的苍穹依旧。行驶在果河路上,天空压得很低,黑乌乌的云彩蔚为壮观。说来惭愧,从小长到大,我从未离开过弥渡一步。直到高中毕业外出求学,阅历日渐丰富方才隐约感受到这块土地的神奇与魅力。父亲的离世更加突然让我感觉到这个地方是如此的宁静优美。西边九顶山、打雀山、老尖山、太极顶延绵如眉黛,山的那边便是南诏古国,几个彝寨依然隐没其间。东边水目山、后山、大尖山、 德苴岩子缓缓延伸,红河便从这里起源。巴掌大的一块天空下,东西山脉两两相望,狭窄的山川孕育了弥渡人独特的文化习俗。

 

有人说,一个人对一个地方了解多少,或对一个人爱得多深,并不在于你们在一起的世间长短,关键是你对她了解有多少。弥渡便是这样的一个让人感到熟悉而陌生的地方。熟悉的是东西两山川,村庄的名字和父老乡亲的弥渡方言。陌生的是环境的巨迁。儿时的泥泞道路早已变成整洁的马路,儿时流淌的小溪早已干涸,捉鱼打鸟的游戏已成一代人的记忆。一条条崭新的马路,一幢幢西洋式的小楼,都不禁让人感到落后, 甚至是陌生。熟悉与陌生交织,感情也随之变化,时而平淡时而浓烈。

 

每每回到弥渡,有一些事是必然要做的。首先是尝尝久违的家乡风味,寅街黄粉、卷粉、香酥梨、酸辣鱼、油炸南瓜花,腌菜炒肉、乳扇;其次是和奶奶或乡里聊聊天,听听那些早已陌生的熟悉方言。如蒙松雨, 汤糰儿,气鼓瓜,莲渣涝,温吞水,提包子,谙量,惯适,不耳屎,辣疼,耐烦着点儿,土基,浓夺,普气,冲壳子,扎阴阴,苦滴羊神,哎蒙蒙,门门三。这些词语蕴含着一个弥渡人才能读懂的秘密故事,听来幽默风趣,倍感亲切。三就是与老朋友叙叙旧,聊聊天,胡吃海喝,到处乱逛。这次回家便和几个高中老友去弥祉玩了一天,颇有意思。

 

 
大理地区笃行佛道释三教,弥渡地区亦然,但信得较为粗浅


对弥渡越来越陌生了,但每年依然回去。不求什么,只为祖先住在那里


铁柱庙(云南先后经历南诏、大理两个兴盛时期,南诏国留下文物屈指可数,最大的就算庙中铁柱)


消失中弥渡民居(砖瓦建筑其实很漂亮,不知现代人为何不喜欢。也许历史才能见证我们的虚浮)


寅街魁阁(坝区汉人颇重视教育,寅街、弥祉尤甚,很多古建筑为鼓励后人发愤图强而建


未来一二十年内,水会成为遏制弥渡乃至整个云南的命脉。小河淌水的故乡也不例外


弥渡野花很多,油菜花、鸡面花(迎春花)、刺笆花(蔷薇)、瘌痢头花(报春)、棠梨花、山茶花漫山遍野

 

 

据苴力出土考古资料,早在春秋战国时代,人们在这个狭长的弥渡坝子中辛辛苦苦耕耘。对这个坝子的称呼也一换再换,先后有过云南、勃弄川、赵州的称呼,直到民国元年(1912年),弥渡县才真正建立,大致定型。在漫漫历史的长河中,多少人在弥渡这块土地上生生死死,却什么也没留下。唯一可称道的是铁柱庙《南诏铁柱》和弥祉《小河淌水》。想我云南几千年的历史中,南诏大致与唐朝时间相当,然而硕大的一个王朝却基本没留下什么文献或遗物,很多历史故事也难逃杜撰嫌疑,唯独铁柱庙的这根铁柱屹立于古庙之中,可证明云南曾经的繁荣和和平。而更值得弥渡人骄傲的确是《小河淌水》里,几句平实无华的词句。歌词里一个“哎”字,道出了弥渡人多少感情故事,哎老,哎奶,哎妈,哎哥,哎蒙蒙,哎哟喂等等都以“哎”字起因,情感四溢,暖人心扉。 而歌词中那山、那水、那亮汪汪的月亮便在小镇弥祉。

 

 

弥渡有两个镇尤为有名,一个是活在历史里的红岩,另一个活在现世里的弥祉。红岩古称白岩,南诏大理时期便在此设立关隘城镇。俗语里也有“到了弥渡不想媳妇,到了红岩不想回来”的说法,可惜如今的红岩没有什么遗迹可循,没多少人愿意到红岩了。另外,红岩还在医学史上出了一位名人。清代乾隆年间,云南鼠疫大流行,死了70万人。弥渡(时称赵州)年轻的诗人道南写了一首《鼠死行》,成了历史上第一个记录鼠疫肆虐和惨状的人,名垂医学史。诗中说,三人行未十步,忽死两人横截路。夜死人,不敢哭,人鬼尸棺暗同屋…… 可见当时的惨状。直到今天,弥渡坝区平田里还可看到很多坟墓,大多就是那次瘟疫死的人。由于死人太多,家里没钱又没劳力出殡,只能将就埋在村子周围。喜欢民俗或医学史的,去弥渡逛逛是很有意思。

 

另外一个好地方是弥祉。弥祉是个钟灵毓秀的地方。素以花灯之乡,小河淌水的故乡文明于世。境内太极灵山屹立,沟谷之中有棵千年的古桂花树,花香满山谷。据说古树下流淌的小河便是《小河淌水》的源头。太极顶是弥渡境内的第二高山,仅次于九顶山,因此也被称之为小苍山。山下为弥祉人开发的农地,山中部为云南松林。我们驱车从坝子往山上出发,不一会便看到大量的旱冬瓜林和栗树林、马尾松林(弥渡人称嗑松),最后到了森林保护所。保护所距顶峰约2-3公里。山顶之上,森林郁郁葱葱,古木苍天,为典型的中山常绿阔叶林,八角、樟树、杜鹃花等植物很多。其中最为壮观的自然是成片的杜鹃花林,据说每年三四月份,杜鹃花盛开之时,尤为壮丽。可惜我们去的不是时节,未能体会到那种自然之美。看着路边苍裘的映山红树,可以想象盛开之时该多漂亮啊。

 

高中毕业的时候,通往太极顶的路尚未修通,我们只能一路爬上去。但那时还未有今日的阅历与知识,只留下山顶气候阴冷,小庙险俊残破的印象。这次是第二次登上太极顶,植被、草木、原始宗教的信仰等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略微数了数,路旁的凤仙花就七八种,极为精美。在阴冷的山庙里,一群高中生在那杀鸡烧火做饭,似乎让人回到了那个懵懂的时代。没有钱、没有怨,却有梦想、有精神、有勇气。看着他们穷开心的样子,内心也多了一份温暖。

 

生命太匆匆。离别方知爱之深。现如今,离那次太极顶之旅已有三个多月了。过年又再去回到弥渡。此刻回想起昔日的光景来,未免又思念起弥渡的山山水水、亲人朋友来。虽然是很久之前写下的零散文字,今日读起来感情愈发深了。这次回家拍了不少风光、植被、建筑、农业和日常传统生活的照片,日后慢慢整理出来,算是在外游子对弥渡的一份纪念吧。



另:太极顶观凤仙花(链接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00114-664729.html

上一篇:西双版纳之隐约春日
下一篇:蚂蚁帝国的崩溃

20 吕洪波 曹聪 李伟钢 罗帆 陈沐 宋泽阳 木士春 陆俊茜 梁建华 田云川 吕新华 强涛 逄焕东 肖海 杜彦君 biofans linlanjill crossludo zhangcz07 connexin26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9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7-21 08:1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