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oliugy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ecoliugy

博文

北京絮语

已有 2754 次阅读 2012-8-21 23:30 |系统分类:人物纪事|关键词:北京,,科学| 科学, 北京

20088月,第一次到北京上学。北京高楼林立,那时北京正在办奥运会,心想好繁华啊。北京的公交和出租车司机都特友好,四年后再次到北京,恰好是伦敦奥运会的最后一天。四年时光飞逝,接连拦下了四五个的哥,他们都也都非常礼貌的装作不知道我要去的地方而拒接载我们。第二天,朋友带我去鸟巢逛了逛,建筑上的钢筋铁架上落满了灰尘,近看起来脏兮兮的。奥运会花去了大把的银子,留下了什么呢?


北京的报摊多,杂志也相当多,挺好的。我们在国科图开会,听专家给我们讲科学与艺术的话题,席间我溜进了图书馆里,想去看看关于植物的图书。心想国科图的藏书才那么丁点,报告厅里的那几位专家肚子里又能有几许墨水呢?开会纯属装腔作势,浪费纳税人的钱粮而已。但要是不开会,我们年轻人又怎么有机会去看一看外面的世界呢?哎,内心矛盾极了。


北京地铁里,看人群漠视、装B,不远处,悠然飘来一阵黄梅戏。心里默默念叨道,什么时候地铁服务这么好了!?不一会,人群渐渐散开,一对要饭的老人蹒跚而来,身上背了大大的一个音响。


北京文化与旅游绕不开一部皇家清史。皇帝爷吃喝拉撒,睡女人的事,扫地的大妈和国博的专家都能掰出个子丑寅卯来。大家也都挺喜欢的。


中国很美,北京尤是。现代与传统交织在一起。京城的酒店里,灯火通明,人们吃美味的西餐;京畿的农村却是另一番摸样,猪圈与西周时期无异,猪猪们悠然的躺在猪屎里。这是怎样的一个国家啊!如此这般丰富。


同行的一位老师想去798艺术区看看,之后去望京拜访一位画家朋友。望京居住着很多韩国人,看几位老头下象棋,兵和卒在田子框里竟能走斜线。韩国人能如此不拘一格,难怪人家敢和日本争夺岛屿呢。


从北京中关村去承德避暑山庄,继续北上到达木兰围场。车窗外风景移步易景,滦河悠然流淌、高山上喀斯特地貌发育得特别壮观,远远的还可看到长城的风姿。田地里多是玉米、土豆和向日葵,有些农民还种植了红花,偶见几匹马悠然地吃着草。这短短的路途承载了太多太多,不仅是清代国家的历史,还是一段心的历程。关外的马背民族一次又一次的走过,直到从马背上摔下来,丢了国家。清朝的满族人入京之后,以极端的礼教和酷吏,包容和勤奋都未能遏制住朝野的腐败。打开《乌合之众》一书,忍不住要思考,以现代的民主精神和如此具有“爱心”的法律,又怎么可能遏制住腐败的人群呢?


避暑山庄是中国最美的园林,其设计、建造、绿化和意境都是无敌的。在中国这片土地上,顶尖的建筑艺术其本质是封建专制。精神上,经济上和统治上的高度集权造就了美轮美奂的传统建筑。如今没了明目张胆的封建专制,诗情画意的传统中国园林建筑也就完蛋了。


木兰围场里,收过路钱的站点不下20个,草场围了起来不让人进,几个彪悍的蒙古汉子叫嚣谁进去了是要着要罚款的。有人认为,木兰围场是世界上最早的自然保护区,我本来也曾有过挣扎,试图同意他的想法。可如今的木兰围场,游人只能吹吹凉风,看看路边的白杨树、龙胆、瞿麦、藿香和狼毒花,偶尔还能欣赏欣赏马粪。我不得不说,保护区这种伟大的理念木兰围场是承受不起的,学者们,你们就接着意淫吧。

歌声里说,草原夜色美。很遗憾,我只躺在床上,看CCTV的意识形态宣传。也许,央视便是草原的夜色的刽子手。


路过一个庙会。透过车窗,街道上有卖瓜果蔬菜的,卖中药材的,也有卖廉价衣服、俄罗斯香烟和春药的。各色人们挑选着自己需要的东西。突然见一位穿黑色镂空丝袜的妇女露着个大屁股,趴在平板车上,不知道挑选着什么东西。原来北方所谓的庙会与南方的小集市差不多,大家摆摆摊、卖卖杂货,相互交换生活用品,既温馨暖人,又满是势利眼,充满尔虞我诈。


路过棋盘山镇,导游突然起身讲解到,这个镇是北方较大的牲畜交易市场。据说,胡主席的女婿便是这个镇的,所以,你看这路修得特别好!


北京及周边地区地貌跌宕起伏,从高山到草原,从平原到海洋,极为震撼。北京的山石太美了,我想北京应该是个出地质学家的地方。事实上,北京文人政客更多一些,科学夹在政治与文化之间,外国科学进步,中国科学进爵。中国科学家说科学多,讲科学少,科普也好似一只不下蛋的公鸡,整天喔喔叫而已。


去北京出差的一个多星期都没上网,回到版纳后,再次坐在熟悉的凳子上,看缤纷的网络世界,感觉像涅槃重生。午后的阳光洒在菠萝蜜树干上,宁静清幽;傍晚的霞光铺满了整个园子,十分华美。我和大多数人一样,得了一种怪病,终日游离于网络的虚拟和生活的真实之间,分不清孰是孰非,谁对谁错。很显然,真实世界与虚拟网络间的矛盾已成为当代年人的主要的矛盾。构建一个全新的网络世界成了当代最重要的任务。而现阶段的情况切不容乐观,网络世界里充满了消费主义、性自由和各种成功绝学,每个人都想快快的享乐一把,而部分有志之士想要通过环境教育回归自然的方法也纯属螳臂当车的逆势之子,或者就沦落为挂羊头卖狗肉的江湖骗子。夜深了,我们该走向哪里?我想我还是洗洗睡吧。安。


2012.8.21 于西双版纳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00114-604584.html

上一篇:蔡希陶的眼泪
下一篇:风摆残荷的蠼螋

5 刘旭霞 李学宽 高绪仁 魏玉保 seeker99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15 18:1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