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oliugy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ecoliugy

博文

蔡希陶的眼泪 精选

已有 5757 次阅读 2012-8-10 23:36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关键词:热带雨林,生物学家,可持续发展,西双版纳,橡胶| 可持续发展, 西双版纳, 热带雨林, 生物学家, 橡胶

前不久在野外拍照,遇到一位老科学家。他问我有没有在野外拍到过食肉,又储存鲜肉的蚂蚁。相谈中,老先生说,热带尸体容易腐烂,那么像黄猄蚁这类储存鲜肉的蚂蚁是如何保鲜的呢?若是搞清楚了蚂蚁的保鲜技术,可能对热带地区的保鲜提供新的思路。他的话如晴天霹雳,让人联想起若干生物学问题,如躲难、卫生、学习和避免肥胖等有趣问题。相谈中,老先生还道出了一个蔡希陶的有趣故事。

19XX年,昆虫学家马世骏来到西南边陲的热带植物园,拜访植物学家蔡希陶。昆虫学家马世俊为学部委员,主要研究蝗虫的生理生态和种群动态问题,希望通过研究解决找到科学的治蝗之道。两次登上人民画报封面的植物学家蔡希陶则勇闯热带雨林,寻药物、找资源、开发橡胶,想通过挖掘植物资源,推进国家农林事业,造福人民。两位大科学家不仅是老朋友,且研究上有相同之处,钦佩对方的学识与人格,两人相见甚欢,惺惺相惜,捂手相谈,总有说不完的话题。

风风雨雨之后,两位老人功成身就、桃李满天下。两位老科学家传奇的一生,也正是中国社会沧桑巨变的时代。两位科学界对中国的发展都有自己的思考。 马世俊极为在意生态学理论运用于生产实际之中,于70年代便提出了社会经济自然发展模式,被后人称为中国生态环境管理学科创始人。而植物学家蔡希陶则在国家经济急需橡胶之时,研究高海拔地区橡胶种植技术,推动了橡胶在西双版纳及其周边地区的肆意夸张。对于自然与社会经济环境的巨变,有切身体会。当谈论发展与保护问题的时候,蔡老不禁感慨:“没能保住西双版纳的热带雨林,我们是历史的罪人呐!”此时此刻,两人竟泪眼蒙蒙。橡胶巨大的经济刺激,致使大面积热带雨林大面积被砍。历历在目的热带雨林滥,让饱经风霜的蔡希陶留下了滚烫的眼泪。

回想起初入西双版纳之时,行走在茫茫林海之中,时而雾霭蒙蒙,时而大雨滂沱,林间满是奇花异卉,藤条如巨龙飞舞,鸟鸣虫叫,猿啸虎吼声时时从不远处传来,惊惧之中,甚感西双版纳真是壮观。江河之上,白鹭鸶、老鹳鸟群舞而起,定睛看远处竟有大嘴鸟犀鸟从江上掠过。路途中所遇到的森林结构、植物与动物让蔡希陶坚信了心中的信念。中国应该有热带雨林分布,西双版纳的森林应该就属于热带雨林。

热带雨林凌乱多样,生命形态各式各样。良好的水热条件,和相对稳定的气候造就了丰富的植物、昆虫、蜘蛛等生灵。

热带雨林凌乱多样,生命形态各式各样。良好的水热条件,和相对稳定的气候造就了丰富的植物、昆虫、蜘蛛等生灵。然而从科学的角度讲,仅凭这些因子还不能将其称为热带雨林。典型的热带雨林四季不明显,降水丰沛,森林层次较多,藤本植物生长旺盛,且有一些独特的植物可作为鉴定因素,比如望天树。望天树高可达80米,犹如一把巨大的伞,可算作热带雨林的标志。西双版纳有明显的干湿季节,10月份以后有几个月较为干燥。1974年,在西双版纳勐腊县海拔较低的地方发现了望天树,证实了中国也有热带雨林的观点。

在热带森林中发现了大量有用的植物。龙血树、萝芙木可做药材;铁刀木、团花生长快,可做木材;以及油瓜等可提炼油料,芭蕉、花卉等其它植物,枚不胜举。其中从巴西引入的三叶橡胶最为奇特。这种可流出白色乳汁的植物,可用以提取橡胶,价值不菲。经过不断驯化和培育,橡胶不仅可在高温高湿的沟谷中生长,还可在高海拔的低温地区生长。高额的经济利益刺激下,当地少数民族、政府公职人员以及大量外来人口涌入西双版纳,将热带雨林几乎砍伐殆尽。

乱捕滥砍、肆意掠夺、无序开发造成森林急速减少,水土流失严重。发展与环境间矛盾凸显。1961413日,周总理在云南热带作物研究所的橡胶林里接待了缅甸总理吴努。14日周总理和蔡希陶会谈时说:“西双版纳地处回归沙漠带,却到处生长着茂密的森林,要好心保护,合理开发,可不要任意破坏叫子孙后代骂我们呐”。 中午周总理看望了农垦集团时说:“橡胶是重要的战略物资,国计民生和国防建设都很需要。我们国家能种橡胶的地方不多,西双版纳这个地方很宝贵。这里土地好、气候也好。同志们肩上的责任很重大啊!”周总理一天内割裂了两支队伍,将发展与保护的矛盾从谈话中隐去。简单地将发展的责任归给了农垦集团,保护的责任归给了热作所和植物园。大家都忽略了傣族森林与人相处的聪明才智。保护着的声音被完全忽略。正科、副科,不如橡胶树几棵的经典名言在版纳流传起来。橡胶犹如一把失控的野火,烧尽了版纳的热带雨林。

              景观研究发现,过去几十年内,西双版纳热带雨林(绿色)已近被橡胶林取代(红色)

橡胶犹如一把失控的野火,烧尽了版纳的热带雨林。

保护热带雨林的呼吁与呻吟从来没有断过,每一代学人都不断发出自己的声音,却几乎没有任何效果。难怪乎蔡希陶与马世俊详谈发展与保护之时,竟无语凝噎,留下了伤心的眼泪。1978年,蔡希陶在病床上构思了《关于加强西双版纳热带森林保护的建议》。如今读来,好似现实写照一般。较如今,《关于加强西双版纳热带森林保护的建议》发表已过30年,水土流失、旱涝灾害、生物入侵和生物多样性丧失愈发严重。

曾经被周总理称为最美丽的森林中,现如今已没有动物,没有鸟儿的歌唱,空空如也。过去认为,没钱的话,谈论自然保护是荒唐的。现在却发现不少人开着小车去保护区里捕蝴蝶,或打猎。经济高速发展也未能来拯救生物多样性保护事业。或许在思考人与自然,发展与保护间的关系时,人们应该考虑一下,为什么傣族,苗族,哈尼族等少数民族在过去森林覆盖率较高,生产力低下的情况下还主动保护自然呢?

少数民族先民是否出于对神灵的敬畏?或是背后有其它更为经济的原则,我们还需要进一步思考。也许一切都太晚了,不少人寄希望于仅存的保护区之上。新的报告评估了全球的热带自然保护区,发现保护区周边85%的森林在过去的二三十年间已被砍伐,而保护区内情况也不容乐观。热带生物多样性极高,保护区是众多生灵的最后净土。

花谢花飞花满天,红绡香断有谁怜?曹雪芹当年的这句诗恰是生物多样性保护最失意的写照。若保不住保护区,那么第六次生物大灭绝必然上演。诸多的生物将消失不见。留下的或流下的将只是植物学家蔡希陶的眼泪。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00114-601050.html

上一篇:蚊子的雨中舞曲——蚊子是如何避雨的
下一篇:北京絮语

26 蔡庆华 廖晓琳 杨华磊 翟自洋 杨正瓴 胡荣桂 姜虹 刘伟 骆小红 胡俊峰 王达伟 吕鹏辉 李斌 刘博 王春艳 窦苏广 李土荣 陈金华 陈沐 赵金丽 魏玉保 cjzds qznuliws 者仁王 jlx1969 anran123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5-23 01:5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