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oliugy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ecoliugy

博文

世界是绿色的:生态学的先驱Lawrence B. Slobodkin去世

已有 3139 次阅读 2009-9-24 23:03 |个人分类:未分类|系统分类:人物纪事|关键词:生态学历史,,先驱,,Lawrence,B.,Slobodkin| 生态学历史, 先驱, Lawrence, Slobodkin




9月21日,著名的生态学家劳伦斯(Lawrence B. Slobodkin)去世了。


这位以“世界是绿色的”(The World Is Green)著称于世的生态学的先驱死于心脏病,享年81岁。

Lawrence B. Slobodkin----- 为生态学不断发展成为现代科学之一,为大众所熟知的科学的道路上,是一个响当当的名字。

Dr. Slobodkin 是纽约州立大学的荣誉退休教授。他的努力把生态学从一门描述性科学转变为定量化研究科学,使用数据和数学模型来检验所提出的自然理论。

“Dr. Slobodkin 在生态学上绝对是一位巨人。他是第一个将数学推理和经验观察融合在一起的人。” 佛罗里达州立大学的进化生态学家Joseph Travis说。

大多数同事对 Dr. Slobodkin 的描述是”精力充沛、兴趣广博“。Dr. Slobodkin建立了很多很多张口即来的生态学术语。从专业的运用层次(如红潮是怎这样产生的 ?)到口水话般的俚语(如为什么有些动物是绿色的?而有些是棕色的?,比如水螅),或者到学术层面的穹宇(如能量在整个生态系统是如何循环的?) 这些当初看来近乎孩子的俏皮话一般的问题,今天正被各生态个领域的科学家们不断的探索着呢。

1961年,Dr. Slobodkin 出版了《动物种群的生长和调控》(Growth and Regulation of Animal Populations)一书,这本书奠定了Dr. Slobodkin 在生态学领域的地位,他在将数学和概念模型运用到野外试验中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论文方面,他最有名的文章是1960年发表的关于陆地生态系统是如何运 行的。时至今日,这篇文章依然在被科学家们不断的讨论着。

这篇发表在The American Naturalist的文章:”群落结构、种群调节和竞争“是Dr. Slobodkin 和密西根大学的Nelson G. Hairston Sr. 、 Frederick E. Smith 一起署名的。 这篇文章被冠予了各种称谓和外号,如”H.S.S“(是三个人姓氏的缩写)、“The Etude”(说的是文章的言简意赅和雄辩风格,some say is a tribute to its brevity and eloquence),最有名的外号就是“The World Is Green”。

正是这篇文章揭示了世界为什么是绿色的。

这不仅仅是四页纸的文章,Dr. Slobodkin 和同事大胆的提出了”世界为什么是绿色的这一假说。“  我们周身的大片绿色表明食植动物不仅仅是毁坏植物,作为捕食者,食植动物限制了植物的种群密度。

就是这么简单的一个发现,如今依旧影响着众多的科研工作,科学家利用这一概念,通过对无数的捕食者、食植动物和各种生境之间的关系研究,发现世界并不完全是食植动物统治者。

亚利桑那州立大学的进化生态学家Michael L. Rosenzweig说,我们有必要回过头去看看世界的生态系统的组成是怎样的。在Dr. Slobodkin之前,没人问过这样的问题。

“ 这就是创造力,这就是创新。这是一种寻找新方法看待所有事情的意向,正是这种力量让Dr. Slobodkin 在科学上占据了制高点。“他的同事这样评价道。
Douglas J. Futuyma也是纽约州立大学的进化生态学家, Dr. Slobodkin  指导了他研究生时期的共作,之后他们成了同事。他评论Dr. Slobodkin是一位“经常拿科学观点取乐的人“,有时候有的观点会很离奇,不过创新是需要冒风险的,他让生态学变得有趣、好玩。

1928年 Dr. Slobodkin  生于纽约布鲁克林。他完成西弗吉尼亚州Bethany College学业之后,到耶鲁读研究生,师从Evelyn Hutchinson(20 世纪最有名的生态学家之一,英国人,哥们提出了N纬生态位、基础生态位和实际生态位的概念)。

Dr. Slobodkin 对野外生态学进行了升华,他在1968年从密西根搬迁到纽约Stony Brook之后,他建立生态学与进化生物学院,真是这个学院在世界上第一次让纽约州立大学文明于世,而且培养了众多的生态学家,让生态学走向了繁荣。

最后,Dr. Slobodkin 在今年发表在进化生态学杂志( the journal Evolutionary Ecology Research)上撰文回顾了自己一生的研究生涯。他说“有时候,我会选择那些具有价值的研究来做,可是更多时候,我研究的目的很简单,仅仅是被自然的 美丽而吸引而已,我和我的朋友们一样,科研并不是因为成果很重要,而是我们深深的陶醉在自然之中。”



翻译自纽约时报,原文连接:
http://www.nytimes.com/2009/09/2 ... ner=rss&emc=rss

The World Is Green 一文 ,经典文献(pdf)连接:http://www.plantbio.ohiou.edu/ep ... refs/HSS%201960.pdf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00114-257670.html

上一篇:墙报:高中生和环保
下一篇:嘉兰:绿色、黄色和红色

2 魏玉保 王力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7-21 15:5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