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oliugy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ecoliugy

博文

中国生态文明建设是不是个“幌子”?

已有 4399 次阅读 2018-1-20 12:57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罗梭江鱼类自然保护区, 回龙山电站, 生态文明

中国生态文明建设是不是个“幌子”?

从西双版纳回龙山电站建设说开来

作为一个从事自然保护的工作者,一个十足的愤青,在相当长的时间里,我对中国的环境问题是极为不满的,专业知识告诉我现在中国的生态环境真的非常糟糕。然而,随着年岁的增长和阅历的增加,以及更加务实的工作作风告诉我,我们与其终日抱怨,不如真抓实干为环境保护事业做点什么。即便是通过教育培养一些积极向上的态度,让人充满希望,充满斗志,环境方能有所改善啊。不是吗?

年岁的增长让人务实,十九大的召开则令人鼓舞。从大学开始,真的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充满斗志,充满激情地想踏踏实实地位环境改善做点什么。过去的这段时间里,十九大上习大大提出的生态文明理念让人激动不已,之后我花了大量的时间去搜集和研究生态文明的资料,甚至有了去读个博士研究生态文明的想法。新时代的生态文明建设,重拳出击破坏黄河源头的行为,创新的河长制河流管理等等,每一个新理念的出台都让人觉得这个国家肯定能找到一条可持续发展的中国道路。

罗梭江鱼类保护区上游正在建设中的回龙山电站

然而,不久前西双版纳州勐腊县罗梭江鱼类自然保护区上游建回龙山电站的事情,彻底让我心疼让我打退堂鼓,逐渐产生了一个念头:“新时代的“生态文明”会不会是个不具备可操作性和可持续性的幌子?”。

有学者提出,2035年是检验中国生态文明成败的风口。作为一线的环境保护者,说实话我是没有那么大的自信的。固体废物、水污染、土壤污染、雾霾和生物多样性保护的恶化,每一个都是极难啃的问题。现阶段宣传中成功的点故事并不能掩盖全局环境问题的严重性,国在山河破的局面依然随处可见。以生物多样性保护为例。中国是世界上生物多样性最丰富的国家之一,幅员辽阔,生态系统复杂多样性,受威胁程度也堪称世界之最。西双版纳就是其中最典型的的例子之一。


西双版纳丰富多彩的生物多样性(树蜥、异型兰、金裳凤蝶、金线丹、河谷雨林)

西双版纳位于中国最西南端,面积不过祖国的0.2%,但是却拥中国极为珍稀的热带雨林,里面生活着约5000种高等植物 (占全国16%)、102种哺乳动物占全国 (21.7%)、427种鸟类(36.2%)、98种两栖爬行动物(14.6%) 100种淡水鱼(2.6%),其中有153种本地种和56种珍稀濒危物种(1997年数据)。生物多样性之丰富,会让每一个中国人为之惊叹,为之着迷。然而,由于近代美国对中国橡胶资源的封锁,在苏联的帮助下,中国人大量遗民入版纳,开垦森林种植战略资源橡胶。经济的发展,导致版纳环境极速恶化。1961年,周总理来云南会见缅甸总理的时候,看到到版纳处都在砍伐森林,就嘱咐著名植物学家蔡希陶会说:“西双版纳地处回归沙漠带,却到处生长着茂密的森林,要好心保护,合理开发,可不要任意破坏叫子孙后代骂我们呐”。

蔡希陶作为心系祖国的实战派科学家,一生心系利用植物改善国家。然而,作为一个科学家,他能做的也只有呼吁,呐喊和写写稿子,他又能做什么呢?版纳的橡胶种植最终还是像脱缰了的野马,肆意乱为,几乎把低海拔的热带雨林给蚕食干净了。蔡老晚年每每谈及此事,都是一把鼻子一把泪,死前两年还在病床上写下《关于加强西双版纳热带森林保护的建议》一文(链接:蔡希陶的眼泪)。后来,云南省和西双版纳州政府确实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建立了西双版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在雨林保护、亚洲象保护等方面做了很多工作,很多工作甚至扩展到了其它类群,如纳板河自然保护区在探索少数民族与森林保护的和谐共处,又如罗梭江鱼类自然保护区等等(链接:罗梭江掠影: 从漫滩到健康的呼唤)。2017年9月,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入选国家第一批国家级生态文明示范州,成为云南仅入选的两家之一(链接)。


罗梭江两岸极好的热带雨林,右侧石头上生长的便是重点保护植物江边刺葵

几乎与获得“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荣誉口号的同时,发生了一件诡异的事情。有网友在微博上举报,罗梭江上游即将建设一个水电站:回龙山水电站,而且电站马上要堵坝了。相信版纳植物园很多生态学家和我一样一听都懵逼了,鱼类自然保护区上游怎么能建水电站? 生态文明示范难道就是这样的?

反对的声音山呼海啸,在微博上发酵,全国环境保护者强力反对(开水哥微博)。更加诡异的事情发生了,回龙山电站堵坝当晚,本是旱季的版纳竟然暴雨如注,半夜时刻微信群里疯传来“大坝即将决堤”的“政府公告” ,通知下游人民赶紧疏散。半夜十二点多,洪水山呼海啸倾斜而来,两岸农田全部被毁。似乎是天意,但回龙山电站建设就是要逆流而上。

当然,回龙山电站建设可以如此大规模的展开,它们自然是已经获得许可的,至少环境影响评价报告肯定已经得到了云南省林业厅的批复。可是,正如中科院版纳植物园终生教授许再富的举报信中所传达的那样,你在罗梭江搞水电站建设,连几公里之外的版纳植物园都没有来咨询,做出来的环境评估和保护承诺,那不是放狗屁吗。老许可是在这里做了一辈的热带雨林研究,并一手建立了中国最大的迁地保护植物园啊。


2005年6月10日村民在罗梭江捕到的长胡子鱼(巨魾)。

罗梭江是众多特有鱼类的洄游产卵之地。江里的很多鱼类习性其实并不被外人所了解。


一二十公里的江岸雨林被砍伐清理

回龙山电站库区被清理的两岸


回龙山电站上游两岸雨林清理情况(2017年11月拍摄)

罗梭江鱼类自然保护区上游建设水电站的环境影响必然是恶劣的,在此我稍微罗列一下:(回龙山电站航拍图:上游下游

1. 回龙山电站建设对鱼类的影响:首先,罗梭江的鱼类特有性非常高,但调查很不全面。据有限的资料,罗梭江历史上有73种鱼类,2007年调查就只有46种,其中有几种是入侵物种,鱼类减少了27种之多。由于鱼类专家研究较少,事实上罗梭江鱼类减少情况比这个要严重。据我们和当地傣族的交流,他们觉得光是“像“鳅类”一样的鱼”就减少了一二十种。其次,罗梭江是澜沧江的主要支流,很多鱼类洄游产卵的重要场所。景洪电站的建立导致鱼类无法向上回游,那么罗梭江就成了唯一的回游支流。这就是为什么要建立罗梭江鱼类自然保护区的重要原因。你在罗梭江上游建一大坝,很多激流型、底栖型的鱼类必受到极大影响。再次,景洪电站成功繁殖的不过几种鱼类而已,如胡子鱼,其它众多的种类景洪电站也根本没有成功繁殖,保护鱼类自然也无从谈起。最后,回龙山下游的勐仑镇政府,这些年确实做了一些鱼类保护工作,加强罗梭江管理和巡护,禁止炸毒鱼。在此背景下,部分鱼类有所增加,但有恢复潜力,依然很脆弱。电站的建设,必然使得这些年的保护工作荡然无存。

2. 回龙山电站建设对植物与生态的影响:罗梭江两岸具有非常好的热带雨林分布,电站建设大量破坏两岸植被和热带景观。独特的喀斯特地貌与热带雨林组合形成的河谷,是很多特有植物的独特生境、其中如江边刺葵,倒披针叶蒲桃、澜沧火棘、河岸鼠刺等等十几种都是国家重点保护名录里的植物。就拿江边刺葵来说,罗梭江江靠江水两岸的石头堆就是江边刺葵最好的野生群落,建坝必然将其淹没。如许再富老院长所言,回龙山电站环评报告中谈植物保护,竟然都不知道下游有个植物园。你这不是哄鬼吗?

3. 回龙山电站建设对国家级水文站的影响:罗梭江下游有一个国家级的水文监测站:曼安水文站。该水文站地处曼安傣寨子对面,已有几十年历史。如果建设水电站的话,这个国家级站点的意义将不复存在。下游缓缓而流的水,国家级水文站还监测啥呢?几十年如一日的监测,难道就是为了提供给水电站建设而用的吗?令人费解。

4. 回龙山电站建设对勐仑镇及两岸人民影响:回龙山的选址选择,可谓精妙。它刚好处于勐仑地界的边缘的象明乡境内,因此可以很好的避开“把电站建在鱼类保护区上”的问题。但电站对下游人民的影响是毋庸置疑的。河水的截留导致旱季水势较低,以后浇灌用水会日趋紧张,大量滩涂和岛屿外露,自然也会加剧土地纠纷。勐仑镇现在约两万人口,短期内根本没法建立污水处理系统,都是靠江水稀释,若河水大量减少,旱季必然导致河流污染极速加剧。

5.对下游版纳植物园的影响:版纳植物园是国家5A景区、国家十大科技旅游基地、中国迁地植物保护的重要场所。当年蔡希陶教授之所以选址勐仑葫芦岛,就是因为四面环江,安全且有充足的水源保障。建坝以后水面大大降低,植物园的安全和旱季浇水同样将成为大问题。

6.对中国生态学家的影响:中科院版纳植物园是中国从事生态学研究的重要阵地,每年无数国内外学者和专家云集版纳,交流学习。版纳植物园是中科院唯一一个地处边疆小镇的单位,拥有两三百位植物学家、生态学家和硕博士。回龙山电站在如此剧烈的反对声中,依然高速推进建设。这让中国生态学家的脸面何存? 60年3代人边疆求索的斯文,全他娘地被你霸王硬上弓了。如此这般侮辱生态学家,试问中国又怎么可能建设生态文明?

事实上,对于版纳乃至全云南省,不仅回龙山电站不该建设,其它中小型水电站都不该再建设。除了澜沧江之外的任何一条江河,都不应该再建设水电站。现如今仅澜沧江一条江上就建设了七八个大型水电站,而云南省很多州县一到旱季就有限区域性轮流性停电。云南人民真正所缺的不是电,是环境正义,是环境公平。水电站的建设,特别是很多中小型水电站的建设,在一些专家看来是“环保”之举,但从生物多样性保护上考虑实则是害处多于益处。

无奈,即便在此生态文明建设之关键节点,很多专家做环评报告也是昧着良心,胡乱编造,更多的生态专家则选择间歇性失聪隐忍。相信全国如回龙山这样的案例不胜枚举,数不胜收,这只不过是其中的一小个罢了。我等一介小书生,见此状况心中难免悲愤,只能提取手中之笔,以此为战了。真心希望西双版纳等各示范州千万别喊着“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口号,干着山西“天下第一巡抚”的事。最终只把中国生态文明建设成了一个漂亮的“幌子”。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00114-1095885.html

上一篇:野生巨蟒惊现版纳植物园食堂门口
下一篇:看《云南新闻联播》有感

20 董全 陈楷翰 周浙昆 王从彦 吴兆录 康建 尤明庆 张朝宝 张勇 张晓良 朱丽 左宋林 彭美勋 周乾 梁庆华 蒋继平 熊建华 刘立明 李心诚 杨正瓴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9-21 22:0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