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oliugy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ecoliugy

博文

为什么说《Current Biology》不是什么正经杂志? 精选

已有 17098 次阅读 2016-11-16 14:56 |系统分类:科研笔记|关键词:当代生物学,,Current,Biology| biology, current, 当代生物学

答:因为它真呢是太搞太好玩了。用老美的话,就是有点离奇(quirky)

传统意义上的科学类杂志,都是给人一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神秘感觉。每个字都懂,但连在一起却不知道它再说些什么。晦涩、生僻、无趣、难懂,几乎成了科学学术杂志的代名词。特别是我们国家的学术杂志,图、表、数据、排版等展示非常传统,很多时候简直就是在比谁更恶心人,谁更能赶走读者。

然而,并非所有的学术杂志都是这样的。学术杂志为了吸引读者,也在不断的改变和调整,如西方的ScienceCurrent Biology等不仅在外观上风格迥异,而且在一定程度上弱化了学术类数据与图表的表现形式,让人有种感觉图文并茂的娱乐杂志之感。当然,外表的变化只是形式和风格上的变化,目标只是夺人眼球而已。Current Biology 最核心的还是内容上的吸引眼球。有趣、好玩、诱人,让公众觉得生命科学很有意思才是其根本。

受版纳植物园主任陈进的邀请,Current Biology的编辑Florian Maderspacher拜访了版纳植物园,并给大家详细介绍了他们的理念和投稿方法。Current BiologyCell旗下的一个子刊,内容包括神经发育、认知生、进化、传粉与繁殖、基因组等等,影响因子在9-10左右。杂志的周期非常快,拒稿率也非常高(据说第二天就悲剧了)。杂志编辑似乎有意在学术杂志和流行杂志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一两个图表,短小精干,避免冗长。杂志投稿也很有趣,它首先要求作者先写个简单的通讯邮件过去,编辑看看故事梗概,假如感兴趣,作者再投稿。杂志特别强调研究的新颖性,钟爱那些用新颖的方法解读那些脑洞大开的研究,所以那些一本正经的研究基本就没戏了。文章一旦进入投稿环节,被接收的概率就大大增加了(9%左右)。杂志还设计了一些各种碎片、观点或回应栏目,一些有趣的研究故事或文章回应也会被刊登出来。杂志的封面设计也很酷,很吸引眼球。因此Current Biology的网站阅读量和下载量(每月30万下载量),以及媒体曝光率都相当高,每年约500个顶尖级报道。

Current Biology
到底到底写的是些什么东西呢?可以用一些例子说明。如《非洲一种屎壳郎利用粪球来降温》、《一种屎壳郎跑起来像一匹骏马》、《为什么有的人想睡就睡?》、《为什么人到了陌生地会睡不好》、《吼猴嗓子与卵子的进化平衡关系》、《苍蝇为什么难拍》、《只运动达不到减肥的目的》、《黑猩猩为争夺地盘也会发动战争》、《车祸让燕子进化出更短的翅膀》等等。这些故事是不是很有意思,有没有激发你的欲望呢?

下面我们通过十个封面的故事,来了解一下CB上那些有趣的生物学研究。

吼猴的嗓子与卵子(云南话)存在一个进化平衡



CB封面文章报道,吼猴嘶吼的喉咙与睾丸大小存在一个进化的权衡。生活在雄性较多群体中的雄性因需要精子竞争,睾丸更大;而雄性少的群体中,雄性喉咙更大,睾丸更小。据说,这是首次正面动物声音与生殖间存在一个平衡关系。




在中国发现了一个雌恐龙正在孵蛋的化石



中国科学家在新疆哈密发现一组翼龙化石,该化石群不仅包含雌雄翼龙,精妙的是还有几枚恐龙蛋,简直就是一个雌雄恐龙正在抱蛋的温馨画面。这些化石说明不同性别的翼龙在体型、大小之间存在显著差异。这种雌雄翼龙+蛋的化石组合在科学界尚属首次发现,被认为是近200年来最精彩的翼龙发现之一。古脊椎所对蛋化石的进一步研究还发现,翼龙的蛋结构与蛇蛋相似,均有两层保护膜。



在恐龙灭绝的晚期,发现那些很像鸟的恐龙发生了一次食性转化



白垩纪晚期,行星撞击地球导致了恐龙的大灭绝,之后鸟类登上了历史舞台。鸟类是如何从恐龙进化到鸟类呢?体型小而轻,体表被毛的手盗龙起到了过渡作用。白垩纪晚期,手盗龙非常繁荣,但却在最后的1500万年内也快速灭亡。研究发现,在灭亡过程中,地表取食种子的种类却存活了下来。说明,食性的转变很可能是恐龙进化到鸟类的重要选择动力之一。



屎壳郎像骏马一样的奔驰



昆虫世界中,一般靠三腿落地三腿离地前进,而科学家新发现,生活在南非纳米比亚沙漠的三种屎壳郎能像骏马一样奔跑。



沙漠上的屎壳郎把屎球球当空调降温



南非干热草原上温度常超过60°C,极端高温对任何生物的都是个威胁。生态学家利用红外摄像设备研究发现,屎壳郎的粪球温度比地面要低,屎壳郎在滚粪球的时候体温会随之升高,之后会爬到粪球上冷却体温。粪球简直成了屎壳郎的移动空调



竹节虫奇特的链接导致其走路看起来机械化



为什么竹节虫走路看起来会有种械化的感觉?本期CB封面利用生物物理解析了竹节虫的足与身体的链接,发现它的足并非通过肌肉与身体连在一起,而是被动地与身体相联。所以看起来扭扭捏捏的,不像哺乳动物或人那么协调。



基因组研究告诉我们妖面蛛起源古老



妖面蛛是蜘蛛里面一种非常独特的类群,它在夜间会主动撒网出击,像渔夫一样捕捉猎物,在蜘蛛界可谓独树一帜。那么,妖面蛛是怎么进化而来的呢?本期封面文章,利用基因组,在系统树上分析了妖面蛛的独特地位。以前形态学上,都认为妖面蛛是园蛛科进化而来的,现在基因组分析发现不是,它起源是很古老的。基因组分析,为我们理解蜘蛛的进化提供了一个全新的视角。



公鸡打鸣不仅受光线和声音刺激,也有个内在生物钟控制



公鸡通常在早晨打鸣,这是一个很古老的常识,但公鸡为什么在清晨打鸣?却依然是个谜题。本期封面文章发表了日本科学家一个简短的Correspondences,讨论这个古老的话题。文章得出结论,除了光和声两个外因的影响,公鸡有一种独特的生物节律,在控制公鸡打鸣。



马桶猪笼草与蝙蝠的对话



在婆罗洲,科学家发现猪笼草与一种蝙蝠存在巧妙的共生关系。猪笼草为蝙蝠提供过夜的地方,独特的结构可遮风避雨;蝙蝠则把猪笼草当做马桶,拉屎屙尿为猪笼草提供营养,二者互利共生。这篇文章最先发在Biology letters上。之后,Current Biology 立马发表了另外一篇文章,解析了蝙蝠如何利用超声波定位猪笼草,猪笼草独特的结构又如何指引蝙蝠顺利到达。CB进了一步,但表明为了抢风头,杂志之间也是会抢好的故事的。



快乐的生物学原理


生物科学是很有趣的,生物的趣味也讲究科学(The Biology of Fun and the Fun of Biology)。20151月的特刊就是Current Biology好玩的绝佳体现。在25周年之际,编辑们推出一期杂志,专门讲述了好玩的生物学特征。正如编辑所言,CB的搞笑和好玩,并非轻浮和浅薄,而是旨在通过发表那些好玩的研究,让人开怀大笑,并享受脑洞大开的乐趣(pleasure of novelty),那么他们的意义就达到了。(The idea of ‘fun’ in work does not necessarily imply frivolity, or triviality — funcan be had in work that results in a Nobel Prize, as well as that rewarded withan Ig Nobel Prize.


搞笑曾经让人获得诺贝奖,搞笑现在也成就了诺贝尔奖。Current Biology的老不正经,或许也从另外一个层面反应了生命科学的精妙。假如你不能理解,那只能说明你要不不入门,要不就真的已经落伍了。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00114-1015085.html

上一篇:有一种光棍叫钗子股
下一篇:发现一种吃后让人感受不到甜味的神奇植物--宽叶匙羹藤

29 梁红斌 鲍鹏 徐令予 张磊 林赵淼 郭卫 钱程 王飞 武夷山 王忠媛 胡荣桂 吴明火 陈万浩 付福友 侯沉 王从彦 高建国 杨小军 郭维 戴小华 翟自洋 赵帅飞 李土荣 刘光银 李心诚 刘俊华 ericmapes guhanxian forehand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9-23 20:1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