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搜索
分享 双12:你被轰炸式宣传整疯了吗?
热度 2 张海霞 2017-12-12 17:22
双12:铺天盖地的宣传又一次席卷全球,亲爱的阿Q们,你们被这网购轰炸宣传整疯了吗?!这里要说的是一个在历史上不可抹不掉的名字: 保罗•约瑟夫•戈培尔,由他开创的“宣传骗局”让世界发疯,至今让人不寒而栗! 他是一个劳工阶层的儿子;一个因患有小儿麻痹而导致两腿长短不一的矮个子;一个 ...
个人分类: 杂文评论|841 次阅读|2 个评论 热度 2
分享 纪念葛文勋先生:一个值得敬重的老科学家
张海霞 2017-12-12 00:01
【题记】纪念葛文勋先生,这是2013年春天写的一篇博文,如何做一个值得敬重的老科学家,葛先生帮助青年教授的场景依然鲜活,历历在目。 一个值得敬重的老科学家 2013-03-26 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时代,都有着自己擅长专精的领域,如何对待自己的时代和辉煌、如何看待时代的进步和年轻人的成长,我这里讲一个 ...
个人分类: 科研心得|440 次阅读|没有评论
分享 路边的野花不能采
热度 3 张海霞 2017-12-10 21:45
个人分类: 生活点滴|1035 次阅读|3 个评论 热度 3
分享 脊梁
张海霞 2017-12-9 22:11
【题记】今天是一二九,我在日本访问,有幸去奈良瞻仰了 1200 多年前来传经送道的鉴真和尚的唐招提寺,在仙台再次走进了鲁迅先生读书的教室,文化交流千年不息,爱国强国百年旋律,可是总喊是没用,还会引起反感,更多的是要用实例来增加真情实感。重看 2017 年 1 月 19 日写的《脊梁》,重温这些离我们很近的英 ...
个人分类: 杂文评论|597 次阅读|没有评论
分享 纪念葛文勋先生:任劳任怨 无悔人生
张海霞 2017-12-8 22:26
【题记】这几天整理资料,又找到这篇2011年6月14日写的博文,感谢 Wen Ko 先生,总是在最困难的时候鼓励我,并且以身作则实践着这样的无悔 人生:“要坚持做对的事情,不是所有人开始都会理解和支持,一定会有误解和委屈,但是你要坚信自己、坚持下去,任劳任怨,做那个中流砥柱,这才是中国最需要的,要坚 ...
个人分类: 国际交流|243 次阅读|没有评论
分享 纪念葛文勋先生:悠悠赤子心 拳拳报国情
张海霞 2017-12-8 19:37
纪念葛文勋先生:悠悠赤子心 拳拳报国情 【题记】葛文勋先生驾鹤西去,悲伤之余,回想与葛先生共同工作的那些日子,特别是 2005 年春天我们同心协力申办 Transducers2011 的历程,依然刻骨铭心,一个国际上大名鼎鼎的华裔科学家的爱国之心、报国情怀,让人动容。重贴 2010 年12月写的记载这段难忘历 ...
个人分类: 国际交流|1564 次阅读|没有评论
分享 纪念Transducers领域泰斗葛文勋教授
热度 1 张海霞 2017-12-7 17:14
惊闻噩耗:葛文勳先生于2017年12月4日(本周一)在美国加州驾鹤西去,不胜哀伤,再发此文纪念葛先生千古,先生走好,您开创的TRANSDUCER事业有千百后来者继续! CINN 人物专辑:葛文勋教授 张海霞 舒立 【编者按】 2017 年 4 月 12 日是葛文勋先生 94 岁生日(Prof. Wen H Ko), ...
个人分类: 科研心得|2442 次阅读|1 个评论 热度 1
分享 见证和书写历史的人:Masayoshi Esashi江刺正喜教授
热度 2 张海霞 2017-12-5 23:01
见证和书写历史的人: Masayoshi Esashi 江刺正喜教授 2017 年 12 月 5 日 张海霞 这次来日本,我第一个务必要来拜访的就是东北大学的 Esashi 教授,从 2002 年第一次来仙台见江刺先生,我已经具体记不得这是第几次来仙台了,因为后面我们一起合作举办 iCAN 比赛,合作办 IEEE NEMS 国际会议还有 ...
个人分类: 科研心得|1898 次阅读|2 个评论 热度 2
分享 美秋
热度 1 张海霞 2017-12-4 08:52
红叶映天 枯枝风流
个人分类: 生活点滴|989 次阅读|1 个评论 热度 1
分享 那些抹不去的惨痛记忆
张海霞 2017-12-2 18:08
那些抹不去的惨痛记忆 昨天张翔教授即将出任港大校长的消息传出后,看到网上又有些网友留言拿张翔是华裔说些不三不四的话,真的很寒心,之前都是中国人在国外被排挤、在中国号称是租借的特殊区域里被人驱逐,如今这样的事却是发生在我们自己人中间:同是炎黄子孙但是身处不同国家和地区的我们不停地自我排华! 历 ...
个人分类: 国际交流|732 次阅读|没有评论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12-16 19:0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