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纳世界大,和谐天地宽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张海霞 四世同堂,单纯的幸福

博文

张海霞︱拉黑·成长

已有 1205 次阅读 2021-9-23 07:03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题记】今天跟一个朋友聊起放手让孩子成长,真的是每个妈妈过不去的坎啊,但是当孩子大了妈妈就必须得狠心把自己推走啊,否则真的是耽误孩子成长。感谢我的老妈,早早把我拉黑,换来我肆意的青春和释放的生命。

写在娃的18岁

2018-06

第一个把我拉黑的人,是我妈,那一年我18。

刚刚考上大学,准备好行李去千里以外的异乡求学,拉着行李临走的时候,我妈专门把我拉到一边,我以为一向严厉的老妈要给我来一番温情告别,也准备好了我的眼泪:

“张海霞,我跟你说,到学校以后,不要给我写信!”

啥?要知道那是一个安装一部电话要5000块、电脑邮件网络连名词都还没有听说过的时代啊!通信,是最常见的亲人之间的交流沟通的方式,我妈竟然跟我说不要写信,我真的是听不懂了!

看着我一脸的错愕,我妈接着解释:

“你想啊,你在学校发生的事,你写在信里到家就一个星期了,好事还行,我们就是晚一点替你感到高兴,可要是万一你有啥不高兴的写给我,等我看到信肯定是急得不行,干着急根本帮上忙,等写了信回去告诉你我替你着急,本来已经过去的事你又要解释一番,又扰乱了你的生活……所以,还是不写信好,我们在家把自己的事做好,你在学校把你的事搞好,互相不干扰。”

我吃惊地听着我妈的这一番奇谈怪论,拿起行李上路了!就这样,我出门上大学的第一天就被我妈“拉黑”了!

大学四年,我能记得住的,我妈仅仅主动联系过我一次:那是校园里的非常时期,天天跟着同学们疯的我突然接到一封加急电报(很多人应该都没有听说过电报了吧?!):

“张海霞,立即回家!”

无头无脑,一头雾水的我连夜往家里赶,到家才知道是我妈做了个噩梦,梦到我死了,她趴在我身上哭得不行!所以,就让我爸爸拍了个加急电报把我叫回来了!所以,大学期间经历的那个非常时期最热情的我反倒是最安静地在家里度过的,很多人都觉得真是不可思议!

我和老妈的关系一直都谈不上很密切,所以拉黑也没有让我觉得太过分,反倒是有了完全的自由:想干嘛干嘛,从来不请示汇报,爸妈也从来不干涉我的自由,所以我过的很自我。这样不冷不热的关系一直到我自己要生娃。

我爸妈是在我生孩子前一个月来的北京,也是个意外,因为那段时间我先生在国外,我一个人在北京还涉及到搬家装修之类的事,跟家里的联系比之前要密切,基本一周会主动联系汇报一下进展,有一天我打电话回家,我奶奶接的电话:

张海霞啊,你爸妈打电话没人接,以为你生了,他们已经坐火车去北京找你啦!

天哪!那时候他们从来也没来过北京我的家,只知道我住在清华,啥也不知道啊,哪里找我?!那时候又没有手机,于是我骑车到每一个门口去给门卫留纸条:看到一对河南老夫妻找人就问下是不是找我的,如果是让他们按照这个地址找我。我就坐在家里等,终于等到他俩找上门来!我气不打一处来:

你们两个简直是太冒失了,啥也不知道去哪里找我,我就是真生了,你们也不知道去哪家医院啊!

就这样,他俩就在我生娃前来北京照顾我了,64日,我的孩子出生在北医三院,跟我血型不合,严重溶血,医院给我下最后通牒,那一刻我的内心几乎崩溃,也激发了我瞬间的母性:不惜一切救我的娃!站在我身边的老妈嘟囔了一句话:

我和你爸提前想了各种可能,提前去验了血,准备万一你有事给你输血,没想到孩子会有问题……

这次她一改往日的大嗓门,声音很小很轻,可就是这句话,让我一下子抱住了这个曾经“拉黑”我的无情老妈:

原来妈妈的爱一直都在!

从此,我从内心里跟妈妈和解了,那个看似无情的老妈为了我的成长真的是用尽了全力啊!有了她在我18岁时那一次断舍离,才有了以后这个遇到所有事情从来都不退缩、果敢决断义无反顾往前冲的我,真的是感谢老妈!

现在,我的孩子也已经18岁了,思前想后,我知道我也该向我的妈妈学习:要主动剪断心中那一万个不舍和牵挂,让孩子自己出发!所以,那一天,我果断地拉黑了我的娃!我要明确地让她知道:

18岁以后,电话那头再也没有一个可以依靠的妈妈,世界是你的,勇敢地单飞吧!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99-1305303.html

上一篇:中秋节快乐!
下一篇:全球提名丨iCANX Young Scientist Award青年科学家奖

8 信忠保 李世晋 王安良 郑永军 胡泽春 武夷山 周忠浩 顾森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0-29 01:4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