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纳世界大,和谐天地宽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张海霞 四世同堂,单纯的幸福

博文

张海霞︱致敬我的瘦哥哥--梵高生日快乐!

已有 795 次阅读 2020-3-30 09:16 |个人分类:杂文评论|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梵高, 星夜, 人生

【题记】3月30日,是梵高的生日。在这个病毒肆虐、无比艰难的日子里,更加想念梵高,想念他的作品,因为从他的画中我们能够看到一个触及灵魂的绚烂世界,从而真正去体味人生、热爱生活,而不仅仅只是活着。致敬梵高,致敬我的瘦哥哥,祝你生日快乐!

 

迷上梵高从2016年79在法国巴黎的奥赛博物馆看到他的《星夜》开始

那天是iCAN国际总决赛结束的日子,我买的是晚上回国的机票,正好有半天的闲暇,我决定去还没有去过的奥赛博物馆看看,不知道为什么那天人并不是太多,不用排队,我直接就上了五层,据说是印象派的圣殿,其实对我来说无所谓,我不是画家,也不是艺术鉴赏家,也没有偏好哪个人或者哪个作品,我只是想来看看这些名画消磨半天的时间而已。所以脚步不疾不徐就这样开始了,这一层莫奈是主角,有他极富盛名的睡莲和他画的挚爱的夫人,很美,那种朦朦胧胧又充满魔幻一般的光与影的原作,让人留恋往返。当然还有很多其他大师的作品。

往下走,到了第二层,一进来是就是高更,画面一下子就变得强烈而刺激,能够明显感觉到作者在作画时那种用力用心用情,看画时的心情开始变得时而激昂时而平静,就这样毫无意识地就转到了第二间展室,一抬头:什么?那是什么?

在转身进来迎面可以看到的墙上是一副的不是很大的画作,但是它单独占据了这面墙,看到它的那一刹那,我浑身打了一个激灵:它不仅仅是吸着你的眼睛不能离开,而是吸着你的魂魄!

它就是梵高的星夜!

无法用语言形容它的美:那粗粝的画布上梵高用他的画笔(不,说是刷子也许更加合适)肆无忌惮地涂抹出了一个梦幻一般的场景,夸张的深邃天空,夸张的朵朵繁星,惊艳的水中灯影,散步的一对老年夫妻,收帆的渔船,房屋、教堂、朦胧的小镇……

一切都出现的毫无理由,一切都是浑然天成的存在

一切都没有可循的章法,一切都是恰到好处的表达

…..

我呆呆地站在这画作前,无法挪开脚步,也无法移开眼神,它的色彩抓住了我,它的深邃打动了我,它的表达方式彻底颠覆了我,它的意境让我不知所措……真的,平生第一次感觉:我彻底被拿下了!就这样我毫无理由也毫无准备地义无反顾爱上了梵高的画!

真的好幸运,奥赛里面有很多梵高的珍品,我一幅一幅看下去,心也一点点地被他用那如吨一般厚重的油彩拉进他的世界里:因为梵高不惜一切地用最极致的颜色、最激烈的线条、最笨拙的方式(一层又一层地刷)来宣泄他内心的冲突和激情!他就像是一个被激怒的战士,画笔就是他的武器,他在这一张张不大的画布上激烈地进行着自己和宇宙的战争,那刀砍斧削一般刻画灵魂的自画像,那多少色彩都不够用的一幅幅麦田,那火焰一般挣扎向上的线条、那海浪一般卷曲狰狞的图案、无论是树、花、云彩还是人物,都在梵高的笔下战斗着、愤怒着、宣泄着,一刻都不能平静……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梵高结束生命前的几幅画作,我突然想到了海子,那个写“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海子,他们不仅仅是人生经历的相似,而是意识上惊人的神似,梵高用他非凡的画作试图告诉我们的:在大自然面前人类灵魂的觉醒与挣扎,仿佛一个知道秘密的人却不能吐露半句天机一样的那种极致的痛苦和扭曲!正是海子的绝笔名篇里所书写的:

春天,十个海子

春天,十个海子全都复活

在光明的景色中

嘲笑这一野蛮而悲伤的海子

你这么长久地沉睡到底是为了什么?

春天,十个海子低低地怒吼

围着你和我跳舞、唱歌

扯乱你的黑头发,骑上你飞奔而去,尘土飞扬

你被劈开的疼痛在大地弥漫

在春天,野蛮而复仇的海子

就剩这一个,最后一个

这是黑夜的儿子,沉浸于冬天,倾心死亡

不能自拔,热爱着空虚而寒冷的乡村

那里的谷物高高堆起,遮住了窗子

它们一半用于一家六口人的嘴,吃和胃

一半用于农业,他们自己繁殖

大风从东吹到西,从北刮到南,无视黑夜和黎明

你所说的曙光究竟是什么意思

那一个本该很闲适的巴黎午后,我却经历了有生以来第一次最激烈的思想冲突,整个人失魂落魄一般地在奥赛博物馆的二层反反复复看了很多遍,不能离开……终于,还是要告别,还是要走,我在楼下的纪念品店里第一次买了两本沉沉的画册:梵高和莫奈,回来的飞机上,一口气就看完了,没有倦意,完全没有,也不可能有;很想写些文字,可是无从下笔,我被困在梵高的世界里无法自拔,在这样激烈的情绪面前语言显得苍白无力!好几天,我都感觉自己浑身空虚,那种无法宣泄的情绪折磨着我,只到有一天,女儿跟我说:妈,你不是喜欢梵高的星空吗?听一听“Starry Starry Night”(歌词附后)吧!于是,我才知道有这首美妙的歌曲,那天籁一般的声音,那妙不可言的歌词,每天伴我在上下班的路上心无旁骛地前进、伴着我在黑夜里进行五公里的漫漫长跑,日复一日,但是还是没有机会去写下我这不能平静的心情。

今天,也许是天意,让我在这么不经意的一次会议上去世纪坛,竟然就遇到他们在进行的“印象中的莫奈”展览,终于给了我一个契机来平复一下自己多日的情绪,写出这一个多月来被折磨的心情,尽管语言是如此的苍白,尽管感情是如此的无助,可是,今天,我终于可以写下这段文字给您:在这个你一只眼睛就照亮了的世界里,就像海子说的那样,我亲爱的瘦哥哥,请:

代替天上的老爷子

洗净生命

红头发的哥哥,喝完苦艾酒

你就开始点这把火吧

烧吧 

 

阿尔的太阳

--给我的瘦哥哥

海子

 一切我所向着自然创作的,是栗子,从火中取出来的。啊,那些不信仰太阳的人是背弃了神的人。

到南方去

到南方去

你的血液里没有情人和春天

没有月亮

面包甚至都不够

朋友更少

只有一群苦痛的孩子,吞噬一切

瘦哥哥凡·高,凡·高啊

从地下强劲喷出的

火山一样不计后果的

是丝杉和麦田

还是你自己

喷出多余的活命的时间

其实,你的一只眼睛就可以照亮世界

但你还要使用第三只眼,阿尔的太阳

把星空烧成粗糙的河流

把土地烧得旋转

举起黄色的痉挛的手,向日葵

邀请一切火中取栗的人

不要再画基督的橄榄园

要画就画橄榄收获

画强暴的一团火

代替天上的老爷子

洗净生命

红头发的哥哥,喝完苦艾酒

你就开始点这把火吧

烧吧


Vincent (Starry StarryNight)
Starry starry night
Paint your palette blue and gray
Look out on a summer's day
With eyes that know the darkness in my soul
Shadows on the hills
Sketch the trees and the daffodils
Catch the breeze and the winter chills
In colors on the snowy linen land
Now I understand
What you tried to say to me
How you suffered for your sanity
How you tried to set them free
They would not listen they did not know how
Perhaps they'll listen now
Starry starry night
Flaming flowers that brightly blaze
Swirling clouds in violet haze
Reflect in Vincent's eyes of china blue
Colors changing hue
Morning fields of amber grain
Weathered faces lined in pain
Are soothed beneath the artist's loving hand
Now I understand
What you tried to say to me
How you suffered for your sanity
How you tried to set them free
They would not listen they did not know how
Perhaps they'll listen now
For they could not love you
But still your love was true
And when no hope was left inside
On that starry starry night
You took your life as lovers often do
But I could have told you
Vincent,This world was never meant
for one as beautiful as you
Starry starry night
Portraits hung in empty halls
Frameless heads on nameless walls
With eyes that watch the world and can't forget
Like the strangers that you've met
The ragged men in ragged clothes
The silver thorn of bloody rose
Lie crushed and broken on the virgin snow
Now I think I know
What you tried to say to me
How you suffered for your sanity
How you tried to set them free
They would not listen they aren't listening still
Perhaps they'll never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99-1225933.html

上一篇:张海霞︱春回人间
下一篇:跟着海霞教与学︱在教育中成为更好的自己

5 武夷山 鲍海飞 舒红 刘欣 王汉森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7-8 23:2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