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纳世界大,和谐天地宽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张海霞 四世同堂,单纯的幸福

博文

人情冷暖总有患难兄弟

已有 1145 次阅读 2018-1-6 16:55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生病, 兄弟, 人情

这次被感冒病毒击倒,我其实应该是有心理预设的,因为这个元旦我过得并不开心,一直有些情绪不能发泄出来,可是工作一直很忙,让人找不到发泄的机会和出口,3日一天的工作一直到晚上回家,嗓子开始疼,还好,没有当回事,4日早上依然去开了一个会,开会的人都是很好的朋友,情绪一下子就失控了,讲话的时候竟然绷不住哭了起来,这可能是个突破口,嗓子一下子就被击中了,下午尽管嗓子比较疼还是坚持在西城区科技馆做了一个小时讲座,讲完的时候嗓子已经开始冒烟啦,再忙完事情回到家,人就彻底趴下了。也好,把所有事情全部推掉,在家里静养,有时间想想这些年的路,最难的时光莫过于大病卧床,可也正是这样的艰难时刻才会感受到:不管人情冷暖,总有患难兄弟,成就人生一段美好时光。

小时候病秧子一样多次摔断胳膊腿都不说了,最近记忆很深刻的一次生病是20年前的1998年,那时候还在读博士,跟同学朋友们每天打排球,可是51日打排球一不小心踩在一个水坑里把脚踝骨崴断了!疼痛难忍打了石膏,没有办法,只有休息三个月啦!难得的是当时一大帮好兄弟姐妹们舍不得我回家(我是大家的开心果),就在我的宿舍里搞了台电视,给三个月之内不能动的我消遣,太好了,正好看球赛,世界杯在即,我正好发挥下自己的特长,看球写球评,那时候虽然网络资讯不是很好,可是消息也很多,我的宿舍就成了大家的娱乐场所,每天他们从实验室回来轮流值班给我打饭打水,由于有我经常写每个队的恩怨情仇以及花边新闻,女同学们也爱看了,晚上的第一场球大家一起看,基本上男女坐两边,女生基本都和我支持一个队,男生中有一个铁杆球迷老江,和我永远拧着劲儿,我支持巴西,他支持阿根廷,我支持荷兰,他支持德国……所以总是边看边吵,当然他嗓门大不过我,更何况我还有这么多女球迷一起!到第二场的时候,大多数人都休息了,只剩下我们这样的铁杆球迷看球,最搞的一次就是只剩下我和老江,两人谁也不说话,一句话都不说,因为一说就吵起来了!第二天早上我的球评6点之前就贴到了门前,去实验室之前看我的球评就成了一门必修功课,当然,那段时间大家走路头都昂的高高的,特别是女同学,因为实验室里其他男生谈论球赛的时候,他们往往还没有我们这些女同学知道得多和详细呢!当然,我钟爱的巴西队最后梦游一般输掉决赛的时候,我的心都碎了,在床上躺了还几天才缓过劲儿来,不过老江同学倒是知趣地每天给我打水,就像决赛没有发生一样,哎,我的兄弟呀!就这样,我的三个月骨折假期变成了一个非常愉快的足球假期!

一晃二十年过去了,这个只能静静地躺在床上胡思乱想的寒冬夜晚,真的忍不住又想起你们:那些生病时照顾我的患难兄弟,你们好吗?一定不要感冒噢!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99-1093418.html

上一篇:实现中国梦,从讲真话开始
下一篇:论啄木鸟的消失
收藏 分享 举报

4 杨正瓴 张海权 陈永 杨金波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4-25 18:3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