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E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beckzl 他们的故事才是对科技最好的诠释,关注科技故事。微信公众号:SME

博文

我在两篇1959年的论文里找到了用头发做酱油的教程

已有 1481 次阅读 2020-4-8 22:52 |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以前,我们提到一些渊源流传经久不衰的民间技巧和发明,总会用“劳动人民的智慧是无限的”来赞美。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句话的味道也在慢慢发生改变,有时候我们会听到网上冲浪爱好者们用“劳动人民的智慧”来形容一些有梗的骚操作。

自动驾驶在玉米地里提前普及

骚操作用来搞笑倒是无伤大雅,但如果骚到极致就免不了带来伤害。如果劳动人民的智慧反过来伤害人民,那这点走火入魔的智慧不要也罢。

大概在2004年前后,央视曝光了头发酱油的上下游企业,引起了社会的热烈讨论。不太了解情况的吃瓜党们不仅会有许多问号,可能还会有感叹号,头发怎么可能做出酱油来?!

这是我们印象中的酱油生产工艺

酱油同样也是劳动人民的智慧,我们摸索出了一条用微生物发酵的方法将大豆和谷物中的蛋白质分解为游离氨基酸,而这些氨基酸具有鲜味。而头发和大豆、谷物的共同特点就是蛋白质含量高。

事情要从源头说起。相信大家都知道一头漂亮的长发是很值钱的,不论它还在不在头上,有些影视剧或者小说里也会给落魄的女主角安排一个卖头发的情节。

被卖掉的完整头发一般都会被制作成假发,出口到全民都爱黑长直和大波浪的非洲,利润颇高。而那些落满一地,混杂着灰尘杂物的碎头发一样有利可图。

化工厂家从城乡结合部的小理发店里以几块钱一斤甚至几毛钱一斤的价格回收大量未经处理的短碎头发。这些头发就是理发店员工每天下班后辛辛苦苦打扫的成果。

进到工厂或者小作坊里,这些曾经与地面、鞋底多次亲密接触的头发里还混合着一些垃圾,里面可能还有棉签、小药瓶、等等生活垃圾。

简单挑拣出显眼的垃圾,头发就被倒进反应釜中,经过一系列化工手段处理,毛发中的蛋白质被水解成游离的氨基酸,制成所谓的“氨基酸液”供应给酱油生产商。

条件好一些的化工厂还会把部分氨基酸液干燥加工成氨基酸粉,供应给距离较远的酱油厂商,这些粉末兑水后可以重新调制出氨基酸液。

央视《每周质量报告》节目画面

这些氨基酸原液在小作坊里煮沸,添加碱液调节pH值,再加入焦糖色和盐,靠老师傅精准的用量控制,一款“头发酱油”就生产出来了,物料成本只有传统酿造酱油的一半以下,而时间成本可能主要取决于工人的手速。

想想看,你烫过染过的头发可能已经被各种染发膏洗发水腌入味了,里面含有铅、砷等重金属,经过黑作坊加工后还会带入致癌物质氯丙醇,在某种巧合下你的头发可能会重新回到你的身体里。

2015年,沈阳市每月有50吨碎头发被收走

以上就是臭名昭著的“头发酱油”产业链条的简单介绍,下面才是重头戏。

到底是谁想到可以用头发来做酱油的?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它真的源自劳动人民的无穷智慧。我在两篇1959年发表在《浙江化工》期刊上的文章里找到完整的“头发酱油”制作教程。

第一篇名为《头发、羽毛、皮、蹄、壳等综合利用》,署名浙江省化工研究所,文章介绍了如何利用标题中所提的动物蛋白废料生产化工产品。

根据文章的描述,这些主要成分为角蛋白的原料可以生产出5种产品:蛋白质(粉)、胶、雷邦米A(乳化剂)、调味酱、胱氨酸酪氨酸及化学酱油。正文部分介绍了前三种产品的生产工艺,唯独我们最关心的调味酱和化学酱油没有详细描述。

调味酱的部分直接略过,而胱氨酸酪氨酸及化学酱油的生产工艺则直接用“见李玉祥稿”带过。

那么李玉祥何许人也?他就是第二篇文章《理发工人的创造——土法生产胱氨酸》的作者,很可能就是标题里爱好化学的理发工人本人。

这篇文章非常详细地介绍了以头发为原料生产胱氨酸的工艺,有多详细?人家连分解缸用的加热灶三视图图纸都给你画好了,不夸张的说很多人照着文章的描述自己都可以操作(切勿模仿),充分展现了劳动人民的智慧。

整个生产流程非常清晰,清洗过的头发加水加盐酸并加热水解,滤去不溶杂质后加碱中和,冷却沉淀可以得到胱氨酸粗制品和母液。

母液再静置5-8天后可以得到酪氨酸粗制品和滤液,滤液中仍含有多种游离氨基酸,具有和酱油或味精相似的鲜味,就是所谓“头发酱油”原料,文中的说法是“付产品鲜汁”。

两篇文章“一唱一和”,基本给出了完整的“头发酱油”生产工艺,堪称蛮荒年代的化工宝藏。当然这里并没有批判文章的意思,在文章发表的年代,物资匮乏,人们积极探索用生活废料生产化工产品的可能性,这件事是值得肯定的,只是有很强的时代局限性。

实际上不管是“化学酱油”还是“付产品鲜汁”,两篇文章都把它当成一种副产物,真正关注的重点还是在生产胱氨酸和酪氨酸。

同理,化工厂供应给酱油厂商的氨基酸液很可能也是生产其他工业产品所得的副产物,在没做酱油原料这条销路之前它甚至是一种“废料”。

化工厂的生产或许合法合规,但其明知买家购买氨基酸液是用来制作劣质酱油,为了利益而大量供货,显然是违法违规的。

2004年央视记者的暗访曝光了部分为头发酱油提供原料的化工厂,随后当地的质量技术监督部门已经查封了节目中的涉事企业。

然而头发酱油并没有那么容易就被斩草除根,一些“掌握核心科技”的小作坊黑工厂依旧猖狂。实际上当时不仅源头上禁不住,质监部门对头发酱油检测也曾束手无策。

原因在于早前的酱油检测指标主要是氨基酸里氮的含量,对真正的酿造酱油来说,含氮量越高也就意味着越鲜,品质越好。

两种酿造工艺的酱油等级标准与指标

但市场上还存在另一类以酿造酱油为主体,添加部分食品级的水解植物蛋白调味液而制成的“配制酱油”,对于这种酱油来说,氮含量的指标就很容易被钻空子。

小作坊才不管你以酿造酱油为主体的要求,你要检测含氮量是吧,那就全力把指标做好看,管它是植物蛋白还是动物蛋白,管它有没有重金属、致癌物,反正你又不检测。

生产头发酱油的黑作坊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些小作坊就是那种应试天才,平常上课啥也不懂,一到考试莫名其妙地每道题都会,就像提前看过试卷一样。但考霸终究不是学霸,真才实学是经得起考验的。

其实,并非没有能检测头发酱油的手段,头发中的角蛋白和大豆、谷物中的植物蛋白的氨基酸组成不一样,一些特殊的氨基酸可以作为检测物,但这种手段并没有被纳入标准中。

前面提到了头发可以用于生产胱氨酸,用头发做的酱油中也不可避免的含有胱氨酸或半胱氨酸,而用植物原料酿造的酱油不含有胱氨酸,即使是添加了水解植物蛋白调味液的正规配制酱油也不含胱氨酸。

合格的配制酱油虽然营养不如酿造酱油,但安全性也是可靠的

事实上,今年我国酱油的标准也在逐步更新,原来的配制酱油已经归为复合调料,将会以复合调料的标准来检测。换了新的试题,留给应试天才们的空间越来越少。

除非某些黑心饭馆和食堂通过非正规渠道采购,现在头发酱油基本不会出现在我们的视野里。

然而,不止是酱油行业,在食品界玩弄蛋白质的还有很多。还有用烂皮鞋烂皮带生产牛奶这种骚操作,和头发酱油类似,黑心作坊将这些废旧皮革料水解获得动物蛋白,在经过大量香精和添加剂的调味,能生产出一些“有内味儿”的乳饮料。

广东查处用破皮鞋制作假牛奶的窝点

这些廉价妖艳的饮料对不懂事的孩子来说非常有吸引力,不知不觉就把皮革生产中各种残留的工业制剂喝下了肚,其危害甚至比头发酱油更大。

还有更魔幻的操作,其实工业上存在用废弃毛发中的角蛋白生产皮革填充材料的工艺,本来是废物利用的好事,也不存在食品安全的问题,但加上皮革奶这一环之后就不一样了。

想想看,你烫过染过的头发可能已经被各种染发膏洗发水腌入味了,里面含有铅、砷等重金属,经过化工厂回收利用填充到了皮革中,在某种巧合下这些皮革又被黑作坊做成了假牛奶,而你又碰巧喝下了肚,这时祖传的角蛋白又重新回到你的身体里,完成了落叶归根的循环。

走火入魔的智慧一直存在,被取缔了查封了就换个战场继续作妖,消灭了头发酱油、皮鞋奶,未来也许还会有头发蛋白粉、皮鞋辣条……

解决问题的关键在于监管部门怎么把考卷出好,既要考虑到可行性和便利性,又要考虑到不法商家逆天的应试能力。

希望再过1000年,“劳动人民的智慧”仍然是一个褒义词,人们提起它时想到的不是这些走火入魔的“发明创造”。


理发店剪下来的头发真的可以做酱油?现代快报网专题, 2013年12月25日.

李玉祥. 理发工人的创造土法生产胱氨酸[J].浙江化工,1959(01):26-27.

头发、羽毛、皮、蹄、壳等综合利用[J]. 浙江化工,1959(01):28+27.

侯学振. 几种丙烯酸酯的合成及其对假酱油中胱氨酸的检测研究[D].中南大学,2012.

钟全斌. 毛发水酱油含有致癌物质[J]. 监督与选择,2002(01):30.

“毛发水”兑制酱油两家企业被查封[J]. 科技与企业,2004(02):80.

超峰. “毛发水酱油”——令人发毛[J]. 商品与质量,2004(01):2-3+2.

杨江.触目惊心:旧皮鞋变成假牛奶原料[J].乡镇论坛,2005(08):43-44.

“皮革奶”风波[J].兵团建设,2011(06):33.

王杰兴. 工业废弃羊毛制备皮革填充剂的研究[D].烟台大学,2014.

吕全建,王建玲. 毛发水解液用作动物饲料蛋白质的研究[J]. 焦作工学院学报(自然科学版),2000(05):393-395.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966991-1227468.html

上一篇:既是侏儒,又是巨人,史上仅此一例
下一篇:关于尘肺病问题的一点思考

1 范振英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7-6 16:2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