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E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beckzl 他们的故事才是对科技最好的诠释,关注科技故事。微信公众号:SME

博文

为了在战场上加热罐头,硬核美军点燃了一盒炸药?

已有 1461 次阅读 2020-1-19 09:23 |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为了在战场上加热罐头,硬核美军点燃了一盒炸药?



上世纪中期,越南战争是二战后美国参战人数最多的一次战争,但残酷的战役却让美国遭受严重损失,冷战的优势逐渐转交到苏联手上。


这场长达12年成为美国挥之不去的噩梦。美军们在战场上奋勇厮杀,在军营中物资短缺。眼看冰冷的罐头无从加热,一位士兵拿出一盒C4炸药,淡定地点燃,加热罐头。温暖的食物给战争中的士兵带来一丝慰藉。


为了在战场上加热罐头,硬核美军点燃了一盒炸药?


正在加热罐头的士兵

等等,威力比TNT还大的C4炸药,被直接当成加热口粮的燃料?美军士兵难道对战争彻底丧失了胜利希望,打算一举炸毁军营?


其实C4炸药虽然爆炸力惊人,但要引爆它却不容易。单纯用火“引爆”只会让它安静燃烧,甚至用枪射击也不会让炸药爆炸。于是这种反直觉的惰性炸药,被挖掘出了独特用途。


为了在战场上加热罐头,硬核美军点燃了一盒炸药?



C4炸药通常像一块橡皮泥,形状大小可以改变。如果在表面附上黏着性材料,它还可以像口香糖一样牢牢地黏附在任何一个隐蔽的角落。


但要是对这“橡皮泥”的印象只停留在燃烧加热罐头,那可就大错特错了,你可能没听闻过它的另外一个化身——M18A1地雷。许多游戏中也有这种地雷的原型,游戏中常用的名称“阔剑”地雷或许更为人熟知。


这是一个大约1.5公斤的灰绿色塑料盒,大小和一个军用水壶相当。塑料盒其中一面水平凸起,印着有“FRONT TOWARD ENEMY”(正面朝向敌人)字样。这意味着,阔剑是一个定向爆炸的地雷。


为了在战场上加热罐头,硬核美军点燃了一盒炸药?


一名士兵与阔剑地雷


在枪火轰鸣的战场上,突然传来一声巨响,一枚地雷被引爆了。爆炸点东边约100米内的战士纷纷倒下,如果仔细检查,会发现他们身中数弹。不过这些“弹”不是子弹,而是直径不到2.5厘米的小钢珠。


然而在爆炸点西边,引爆地雷的士兵即使只相距16米,也可能安然无事。阔剑威力定向地只朝敌人方向冲击。而出现这种差别待遇的奥秘,就在阔剑的外壳设计上。


早在二战期间,德国武器专家休伯特·沙尔丁和匈牙利人米斯奈几乎同时发现了一个奇特的现象——在一块有弧度的钢板背后引爆炸药时,炸药起爆的大部分冲击力会垂直于钢板上,破坏力非常惊人。


换言之,地雷外壳设计成弧形,那么弧形外侧朝向的一面将获得绝大部分的冲击力,地雷达到定向爆炸的目的。这个发现被命名为米斯奈·沙尔丁爆炸效应。

于是沙尔丁打算利用这个原理,设计一种定向地雷投入战争使用。


为了在战场上加热罐头,硬核美军点燃了一盒炸药?


不过,还没等他们的设计投入生产,二战就结束了。而这项技术最终流入其他国家手中,美国就是其中之一。

阔剑的前身,M18反步兵定向地雷,就成为第一种正式装备部队的反步兵定向地雷。经过多次改良,最终出现了M18A1这一个版本。


而M18A1之所以被称为“阔剑”,也是因为它的杀伤力广泛而巨大,像一把宽阔的剑横扫战场。雷体正面内装有700枚总重量约650克的小钢珠,钢珠背面,则是另外650克的C4炸药。

一旦炸药被引爆,雷壳正面弧度形成了60°~120°爆炸角度范围内,钢珠随着爆炸密集地射向半径100米内的敌人。


在外壳上方还安装了一个瞄准孔,士兵可以准确地控制射杀范围,眼看钢珠在C4炸药的爆破力下密集地击穿敌人。于是,有人把M18A1称为“最阴险的地雷”,令人闻风丧胆。


为了在战场上加热罐头,硬核美军点燃了一盒炸药?


阔剑地雷杀伤力巨大,而单独的C4炸药效果也不赖。单独引爆几块半公斤重的C4炸药,就可以炸毁一辆卡车。


C4炸药中的爆炸物是环三亚甲基三硝铵,通常又被称为RDX。当化学反应开始,炸药瞬间释放主要是碳氮氧化物等多种气体,气体以每秒8050米的速度膨胀,同时对周围区域施加巨大的力。在这样的膨胀速度下,爆炸几乎是一瞬间的事,不到一秒钟,附近的一切就被完全摧毁。


其实原本爆炸物采用的是TNT,但同等密度的爆炸物相比之下,TNT的爆炸速度为7300m/s,而C4炸药的爆炸速度高达8050m/s,显然C4炸药更胜一筹。于是经过改良,C4替代了TNT,让阔剑惊人的杀伤力大大提高。


不过,这样改良之后也增加了一个麻烦。C4炸药是一种惰性炸药,平常用火点燃引爆的方法在它身上都不奏效,即便用枪射击还是不能引爆,那么又如何引爆这枚极具破坏力的地雷呢?


为了在战场上加热罐头,硬核美军点燃了一盒炸药?


根据炸药的爆感度,通常分为三种类型的炸药。爆感度较高的炸药被称为一类炸药,这种炸药只需一点压力或明火就会立刻爆炸。爆感度中等的炸药被称为二类炸药,这种炸药遭受轻微压力时不会被引爆,但遇到明火时则会立刻爆炸。


最后一种爆感度较低的炸药被称为三类炸药,这种炸药无论遭遇压力还是明火都不会发生爆炸。要想引爆三类炸药,只能使用一类或二类炸药来引爆。

例如TNT和C4就属于三类炸药,TNT就算受到枪击也不容易爆炸,而C4炸药在明火中只会缓慢燃烧,于是就出现了开头,美军点燃C4炸药加热罐头或者取暖的一幕。


所以阔剑的安装设置中,少不了一条电雷管和一个脉冲点火机。脉冲点火机本质上是一个小型的发电装置,连续按压手柄3次就能产生3伏的电压,以此引爆电雷管,再由电雷管引爆地雷。


为了在战场上加热罐头,硬核美军点燃了一盒炸药?


M18A1的背面和按压手柄

C4炸药还作为惰性炸药,被安置遍布坦克车身。一些坦克外表铺满了一块块长方体,喷上喷漆与坦克融为一体,这其实是坦克一层起保护作用的反应装甲。


悬挂炸药在自己身上看似十分危险,但由C4炸药组装形成的惰性反应装甲和阔剑有类似的特点,当引爆时会向外爆炸,对内部损害较小。

于是平常披着一层惰性炸药并没有什么危险,而当反坦克导弹这类武器攻击坦克时,接触到惰性炸药并引爆,才会造成强势反击。


为了在战场上加热罐头,硬核美军点燃了一盒炸药?


坦克表面覆盖的“砖块”

为了在战场上加热罐头,硬核美军点燃了一盒炸药?


C4炸药艰难的引爆条件反而让它成为一种“安全”的炸药,而且它能轻易躲过X光安全检查,没有经过特定嗅识训练的警犬也难以识别出来。这一系列特性让C4炸药有了广泛的使用场景,但同时,也透露出危险的苗头——它成了恐怖分子常用的袭击工具。


2002年10月12日,这一夜的巴厘岛,是由黑暗和202位死者的血腥交织而成的。当天晚上,巴厘岛共发生了3起爆炸案,其中两起发生在游客云集的库塔海滩上的夜总会,还有一起则发生在市中心。


一连串的爆炸造成202人死亡,酒吧里的人们情绪由高涨急转直下,踩着残缺的尸体四处奔逃,附近的医院也很快堆满了尸体。


为了在战场上加热罐头,硬核美军点燃了一盒炸药?


2002巴厘岛恐怖袭击灾后现场


事后,警方抓捕了20多名疑犯,其中大多数都是某恐怖组织的成员。他们在爆炸中使用的炸药,就是“口香糖炸药”C4。这种炸药在-54℃~77℃时都能保持可塑性,可以被做成任何形状,很难被发现。


这时,人们最日常的生活场景成了C4炸药使用的“战场”,无辜的市民成了被炸药攻击的“敌人”。这等场面想必是几十年前,那些在战场上的士兵从未料想到的。三年后,同样一个恐怖组织又在巴厘岛制造了类似的爆炸,造成80多人死亡、300人受伤。


为了在战场上加热罐头,硬核美军点燃了一盒炸药?


形状可以随意改变的C4炸药

2000年10月,美军的科尔号导弹驱逐舰正在执行对伊拉克的海上封锁任务,当它停靠在亚丁湾进行补给时,却也遭遇了一次恐怖袭击。


两名恐怖分子驾驶一辆载满了C4炸药的快艇,抱着同归于尽的心态径直冲向军舰。在撞击过程中,恐怖分子趁机引爆炸药,军舰受到严重损坏而瘫痪,险些沉没。舰上17名美军士兵在爆炸中死亡,39人受伤。


1988年12月22日,一颗巨大的火球从天而降,狠狠砸在英国苏格兰小镇的一个广场上。而这个火球,是一架遭遇了恐怖袭击的飞机。这场洛克比空难使航班上的259名乘客与机组人员无一生还,地面上的11位居民也死于非命。


事后调查人员推算,这是由恐怖分子携带上飞机的一枚C4炸弹爆炸造成的。而恐怖分子竟然轻易把C4炸弹带上客机,引发这场恐怖袭击。


为了在战场上加热罐头,硬核美军点燃了一盒炸药?


部分坠机残骸

为了验证机场安全系统是否严密,2004年,英国一位记者佯装卧底,成功把一枚仿造的C4炸弹藏在鞋子里,带上了飞机。

这也让各国重视起机场等大型公共交通工具的安检程序。比如在安检级别较高的机场,就会采用离子迁移技术,用“擦拭纸”对人身或携带物品进行爆炸物的痕量探测。


就像炸药大王诺贝尔也许没想到,他亲自开启了一个个被轰炸得支离破碎的场景。惰性炸药凭借特殊的性能,是否又将会打开,或是正在打开一个难以预料的潘多拉魔盒呢?


为了在战场上加热罐头,硬核美军点燃了一盒炸药?


Tom Harris.How C-4 Works. How Stuff Works,

RobertSherman. M18 Claymore. FAS, 1999.01.05.

JR Potts,Dan Alex. M18 Claymore. Military Factory, 2019.08.21.

The 12October 2002 Bali bombing plot. BBC News, 2012.10.11.

血洗美丽天堂 印尼巴厘岛特大恐怖爆炸全景实录. 法制日报, 2002.10.19.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966991-1214815.html

上一篇:连花蜜都带毒的夹竹桃,凭什么能在南方城市“烂大街”?
下一篇:骨髓移植后,男人的身体正被捐献者的DNA“吞噬”,连精液都不再属于自己

3 范振英 吴斌 尉剑俊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20-2-19 02:2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