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E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beckzl 他们的故事才是对科技最好的诠释,关注科技故事。微信公众号:SME

博文

铁打的生物,流水的“四害”,打四害打出了一场生态灾难

已有 1463 次阅读 2019-2-8 21:10 |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本内容由【SME科技故事】公众号原创,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烦人的蟑螂、老鼠、苍蝇、蚊子总是给人们的生活带来许多困扰。

灭绝四害似乎是无可厚非的举措。


在新中国成立之初,我国“除四害”运动热情高涨,成效也十分卓著。


曾经名列“四害”名列中的麻雀几乎完全灭绝,然而群众却因此闹起了饥荒。

 


早在上世纪50年代,人们就已经对影响生活的“有害”物种深痛恶觉。

老鼠经常偷溜进民居或农田,进行一番糟蹋式偷食并遗留下破败不堪的现场。


人们对此勃然大怒,但在它们诱发的疾病面前却又不得不认怂。

俗称黑死病的鼠疫,它的病原菌鼠疫杆菌主要就是由鼠类携带并感染给人类。


19世纪末在香港爆发的鼠疫第三次全球大流行造成了超过2000人丧生。

 

1894年香港鼠疫1894年香港鼠疫


而苍蝇、蚊子就是人畜群体中传播血液传染病的主要元凶。


它们通过叮咬疯狂扩散这类传染病,也一度造成疟疾频发。

在人类社会肆意横行,十恶不赦的罪行引发众怒。


民生疾苦,政府领导人对此也看在眼里,一场关乎粮食、生命的保卫战即将打响。

四个当时认为十恶不赦的物种被抨击为全体中国人的公敌,得组合名“四害”。

 


不过当时蟑螂并没有入选四害之一,麻雀反而成了臭名昭著的四害一员。

它食用植物的种子、果实,尤其是成熟的粮食作物。

这就触犯了人们的切身利益,因此麻雀也得到了人们的憎恨。


作为人口大国,一切建设事业才刚起步,而粮食产业可谓是国家发展的最主要根基。

粮食的损失也就意味着根基不稳的严峻形势。

所以照此看来,与人民争夺粮食的麻雀可谓罪大滔天。

 


这种喜爱吃谷物种子的欧亚树麻雀对当时人们的生存已经造成了威胁。


科学家甚至列举出触目惊心的数据来数落它们的罪行:

每只麻雀每年大概会消耗掉4.5公斤的谷物;

而在当时干粮寸断的时代,每杀死一百万只麻雀,就能多收获让6万人填饱肚子的粮食。


欧亚树麻雀欧亚树麻雀


1958年,一项“除四害,讲卫生”的任务从最高领导人一路传达给了民众。

于是一场轰轰烈烈的除四害运动也掀开了序幕。


中国人民正式与麻雀、老鼠、苍蝇和蚊子树敌,想尽办法对它们赶尽杀绝。

而首先,当时最要紧的吃饭问题就被麻雀给耽误了。


所以勒紧裤头的人们同仇敌忾,把麻雀赶尽杀绝。

 


当时在北京专门成立了首都突击围剿麻雀总指挥部。

官方发力打麻雀可了不得,甚至拿出了打仗歼敌的澎湃气势。


指挥部随即发布了全面围剿麻雀的作战计划,提出火枪伏击、放毒饵、夜间掏堵等作战技巧。


人们也被浓厚的气氛感染,民间更是涌现出不少优秀的捕雀高手和组织。

 


上海南洋女子步枪队专门开展了鸟类射击技术的培训。

在上海的公园等开阔地带设置有150处自由射击点。


于是打鸟成了当时一项具有时代特色的全民运动。

组织定时举办座谈会分享优秀的打麻雀战术经验,打雀能手还能得到领导的表扬鼓励。

 


四川首创“大兵团作战”的方式,群众集体出动打麻雀。

除了传统的打鸟方式外,他们采用一种让麻雀累死的策略实现大规模灭雀。


他们在全县范围内摆下21万稻草人的兵阵,穿上衣服随风飘荡,借此震慑麻雀。

人们放下手上的农活,不分昼夜地四处敲锣打鼓。


目的就是造成麻雀的恐慌,让它们保持飞行的姿态,直到体力消耗殆尽。

 


于是全县男女老少奋勇当先,漫山遍野地打着旗鼓、吆喝哄闹,场面堪称壮观。


几天的持续作战后,当地的麻雀果然屈服于天罗地网,疲惫地掉落在地上。

人们心满意足地用绳子串起一只只麻雀,炫耀这场战斗的战绩。


更有掏、毒、套、打、烟、熏、疲劳轰炸等综合性战术,对麻雀进行猛烈打击。

 


于是在四害中,麻雀也就成为了灭除效果最显著的一“害”。


打麻雀运动仅仅开展了一个月,北京市就已经消灭了37万多只的麻雀。

据不完全统计,不足一年的时间,全国人民就歼灭了19.6亿只麻雀。


照此佳势发展下去,麻雀将作为第一种被彻底灭绝的“四害”。

这也宣示了人类“除四害”运动的大举成功。

 


然而兴奋之余,人们却发现事情和当初预想的不太一样。


随着麻雀数量的减少,农作物的产量不升反降,当年的粮食收成破天荒地差。

比起当初麻雀当道的时期,情况甚至更加糟糕了。


原来人们对麻雀施加的几近灭绝式的打击,最竟报复到了自己身上。

1960年,全国的农业产量低至灾难性的水平,尤其水稻产田受到的打击最为严重。


 

人们这头气势汹汹地歼灭麻雀,而另一头却也是在替害虫除灭天敌。


其实粮食作物占麻雀的进食比例还不到一半。

而草籽和昆虫才是它们主要的食物来源,幼鸟更是以昆虫作为主食。


所以当打麻雀的战果累累时,确实保住了粮食作物不进麻雀的肚子,却无意放纵了其他入侵者。

这些入侵者在人类社会搅荡的浑水可不比麻雀平静。


 

位于食物链中麻雀下层的昆虫因为天敌的减少,迅速繁殖和生长起来。

它们恰好也是作物的盗食者,群起而攻的势头让人们防不胜防。


粮食大量地被破坏,引起严重歉收,最终祸及人类本身。

与此同时,麻雀也被人们逼迫到了灭绝的边缘。


人们仿佛经受了一场具有讽刺意味的巨大报复。

 


这是一场人类企图改造自然的大规模实践运动。

人们恃着把自己当做自然界主人的底气,一度被眼前的利益模糊了科学的视野。


实际上麻雀虽然干扰了人们的生活,但却是完整的食物链中十分重要的一员。

对于任何一个物种的打击,都需要考虑其在食物链阶级中的可替代性。


否则,食物链的空缺造成生态系统的破坏,最终遭受毁灭性报复的不仅是人类本身,也是整个生物圈。


以麻雀为中心的部分食物链以麻雀为中心的部分食物链


1960年,中央作出指示,提出不再开展打麻雀运动。

麻雀从“四害”的名单中移除,接替其位的是臭虫。


臭虫所爬之处通常都遗留下难闻的臭气,这虽然是它们的防御体液,却给人类造成不适的体验。

吸食人体血液的勾当也让它们和苍蝇、蚊子一样讨厌。


到了90年代后期,蟑螂再次取代了臭虫在“四害”名列中的地位。

 


“四害”名单有了新的更迭,人们从麻雀战役的惨痛经历中也得到了教训。

近年来部分地区的麻雀数量,甚至在南方的一些城市完全消失了。


在前人的教训下,人们如今对于麻雀的态度也由打击变为保护,彻底反转一通。

现在麻雀已经被列为国家二级保护的陆生野生动物。


曾经大行其道的捕杀行为到了50多年后的今天,已经成了违法行为。


 

意气用事的主观决定一时间破坏了原本固有的生态秩序。

人们独自承担了亲手造成的恶果,甚至用牺牲来加倍偿还。


而人类与自然界平衡相处的关系也逐渐在丰满的认知中得到缓和。 


在人类的生活环境中,固然不希望有“四害”造成生活困扰,所以做好充足的防护非常重要。

但要对付“四害”的危害,不应该是消灭物种本身,而应该是消除灾害。



如果说要灭绝生态系统中的整个物种,在稳固的生态圈中人类未免太过狂妄。


而什么物种该被打上“四害”的罪名,除了衡量人类本身的得失利弊,生物链的完整才是更重要的考量标准。

又岂是凭头脑发热的义愤轻率决定呢。

 

*参考资料

侯莎莎. 一场全民参与的“除四害”运动:麻雀是怎么被“平反”的[J]?北京日报, 2018.04.27.

高耀洁. 除四害,麻雀遭殃[J].纵览中国, 2015.12.17.

打麻雀运动. 趣历史.

打麻雀运动. 维基百科.

George Dvorsky. China’s Worst Self-InflictedEnvironmental Disaster: The Campaign to Wipe Out the Common Sparrow[J]. WaybackMachine, 2012.07.18.

225515l210dtdk6gdt1khk.jpg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966991-1161254.html

上一篇:战争过后,这些“暗黑食物”反倒火了?!
下一篇:世界上最孤独的人,是这个灵魂与身体剥离的男孩

3 王从彦 范振英 梁洪泽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2-23 09:2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