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E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beckzl 他们的故事才是对科技最好的诠释,关注科技故事。微信公众号:SME

博文

当我们拥有了上等人的生活,也就离过敏更近

已有 1105 次阅读 2018-2-10 20:42 |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仔细一想,许多疾病对吃货都不友好。

口腔溃疡让我们忌腥忌辣,牙疼让我们只得拥抱流食,就是小小一个上火都要断绝和一切零食的恩爱关系。

但他们都比不上食物过敏,它会让你没法当个圆满的吃货,严重的时候甚至还会夺去你的小命。

患上食物过敏就必须与某一类食物绝缘,这就已经足够残忍。

不过食物过敏只是过敏众多分支中普通的一支,还有着更多让人生活困扰的过敏症。

药物过敏、粉尘过敏、空气过敏都且不说,甚至还有男生患上精液过敏、女生患上橡胶过敏,影响的是生理上的需求。

过敏病例在近百年内疯狂增加,成为21世纪流行病。

患者一旦接触过敏原后,轻则发红发痒、出疹子,严重时呕吐、流鼻水、呼吸困难,伤及内脏还可能危及生命。

至今人类已发现的过敏原多达3000种,大多数人都对过敏有着或深或浅的印象。

但或许很多人还不清楚,过敏早已经存在5000多年。

过敏版骑士圆桌会议

古埃及的石碑文献上有着过敏最早的文字记载。

开启第一埃及王朝的法老美尼斯,南征北战一统古埃及,是个隐藏的千古一帝。

结果在位63年,却在游猎时死在一只名不经转的黄蜂手里,叮咬引起的过敏症夺走了他的命。

过敏降世的第一战,就拿下一个文明巨头。

法老美尼斯

古罗马帝国的皇室血统当中,也有着各式各样的过敏。

凯撒大帝的养子屋大维曾是罗马帝国的开国君主,是历史学家眼中“最伟大的罗马皇帝候选人”

他被罗马元老院列入“神”的行列,获得了“Augustus(奥古斯都)”的称号,并将8月定为“奥古斯都”月。

奥古斯都大帝——屋大维

如此英雄必然有着伟岸的身躯、光洁的形象吧?

然而没有,屋大维身染花粉热、哮喘、过敏性湿疹,以至于他常年挂着鼻涕,呼吸急促时只得大口呼吸,完全破坏了他的大帝形象。

而作为屋大维的侄子,克劳迪斯同样爱流鼻涕,而且眼睛间歇性红肿。

一些学者甚至认为,过敏是古罗马皇室之所以连出明君的原因。

毕竟身处当时的环境之下,患上随时爆发的过敏,没两把刷子可对付不了来自四面八方的政敌。

克劳迪斯

这个猜测很快在下一届君主选拔中得到了验证。

作为古罗马历史上最臭名昭著的暴君,尼禄不过是克劳迪斯的养子,性格暴烈、贪玩懒政,离皇位是十万八千里。

但他的竞争对手,克劳迪斯的亲儿子布里塔尼库斯对马匹过敏,一骑马就会“全身长满皮疹、眼睛充血”。

这种连在贵族中骑领头马,挥斥方遒的机会都无法把握的对手,简直不要太好对付。

结果,失去过敏庇佑的古罗马帝国,出了一位扬名四海的昏君。

不过敏的尼禄

就是在中世纪,过敏也是权力战争中有力的武器。

英国理查三世患有严重的草莓过敏,但他却一点不讨厌草莓。

一次,他在与政敌哈斯汀斯见面之前,偷偷地尝了一口草莓

随后两人的会面极不愉快,哈斯汀斯眼看着理查三世脸上冒出荨麻疹、呼吸越来越急促……

理查三世怒斥哈斯汀斯是个恶毒的巫师,护卫一刀就将他斩了首。

理查三世

无论古埃及、古罗马,还是中世纪,患有过敏的无一不是“上等人”。

这件事情在19世纪的英国甚至成为了一种医学界共识。

名为约翰•波斯托克的医生患上了一种怪病——眼睛奇痒、不停咳嗽、打喷嚏。

更怪的是,寻遍整个英国也只找到28名病友,而且他们全部出身英国上层阶级。

约翰•波斯托克

法国、德国、瑞士也陆续发现类似病例,在当时的欧洲被称作“枯草热*”。

而且不管是哪一国的医生,都意识到“枯草热是贵族专属”,几乎成为学界共识。

枯草热居然是贵族病?顿时一众上层阶级人士都开始以患上枯草热为荣。

他们成立枯草热病友协会,为了凸显贵族病的格调,他们还特意设立豪华度假区用于休病假。

不少人都渴望有机会去休病假,而且还大都抱着“我不能痊愈,也不想痊愈”的心态养病。

*注:由于这种病状只在夏季制作干草的时节发病,欧洲人把它称作“枯草热”。

特制的头套是为了防止粉尘过敏,能保命

美国东北部的白山有座白山枫木酒店,便是靠着这些贵族的心病迅速成为家喻户晓的大酒店。

富商巨贾加上政界人士齐聚一堂,“上等人”的风气一览无遗。

他们在度假区呆上6个星期,单人花费与普通工薪阶层辛苦劳作半年以上的收入持平。

过敏这一“贵族病”称号绝非浪得虚名,这一批上等人度个假,甚至带动了美国沿线铁路运输业的蓬勃发展。

白山枫木酒店

___________

既然是贵族病,对于过敏的研究自然也不会少,最早可以追溯到16世纪。

1552年,Cardan医生就发现床上羽毛枕会引起哮喘,并建议哮喘患者远离羽毛枕。

1570年,Mattioli医生则是进行了单盲试验,他让对猫过敏的患者在藏有猫的房间里逗留,观察记录患者的变化。

但真正改变人们对过敏了解的研究始于1906年。

奥地利小儿科医师皮尔奎在研究血清病时,提出了变态反应(allergy)一词,他也因此被奉为变态反应学之父

变态反应是由免疫异常表达引起的,过敏便是其中一类变态反应。

皮尔奎(1874~1929)

就我们常说的过敏又称作I型过敏反应

尘螨过敏、花粉过敏、药物过敏、牛奶过敏等等都属于这一类。

I型过敏反应一般不会导致组织或器官损伤,相比其他类型的过敏反应危害相对小。

I型过敏反应发作快速,几乎一碰到过敏原,几秒内就会引起过敏反应。

过敏原被当成了有害的物质,免疫球蛋白IgE随即蜂拥而出。

过敏患者体内的IgE一旦与过敏原结合,就会唤醒肥大细胞、嗜碱性粒细胞,从而释放组织胺和前列腺素。

组织胺与前列腺素水平随之上升,会导致微血管扩张、血管通透性增加、平滑肌收缩等一连串作用。

临床表现就是我们所熟知的过敏:皮肤出现红斑、麻疹,严重时肿胀发热、呕吐。

除此以外,还有以抗体、抗体和抗原复合物或是T细胞介导的Ⅱ、Ⅲ、Ⅳ型过敏反应。

这一类过敏反应又称作类过敏反应,虽然症状爆发延缓,却会造成组织或器官损伤,且不易愈合。

一般的过敏反应性疾病往往是混合发生,复杂的情况带来的后果就是引发一系列不适症状的同时,还会造成难以愈合的创伤。

人们常说的过敏,其实是对这一系列疾病的一个统称。

我们的免疫系统具有分辨“自己”和“敌人”的能力,能够避免对自身组织抗原产生免疫应答,也称作“自身耐受”。

过敏则是因为缺乏这种能力,不分敌我地进行攻击。

但是什么导致了这种情况的发生,一直是学界争论不休的一大难题。

如今过敏已经从上等人圈子,逐渐变成典型的现代疾病。

最近几十年来,过敏的发病率无论是在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都呈上升趋势。

目前,全球30~40%的人群存在一种或多种过敏性疾病,其中儿童群体的上升起到了关键作用。

因此在1999年时,过敏已经被世界卫生组织列为21世纪需重点研究和防治的三大疾病之一。

BBC地平线过敏调查项目,受试者摩根

过敏高发可谓是一个严峻的问题,但我们对于过敏的重视仍旧不够。

一些家长甚至会将“过敏当作不耐”,试图通过不断激发症状让孩子克服过敏。

但过敏始终不是眩晕症,锻炼没有提升他们的耐受性,倒是越来越严重的哮喘、腹泻夺走了他们的生命。

检测过敏的方法:在皮肤上小剂量点上不同感染原提取物,可以看出对哪一种更过敏

其实在过敏治疗方法中,确实有着方法类似的脱敏疗法。

医生会用过敏原提取物进行皮内注射,脱敏剂量从小剂量开始增加,提高对过敏原的耐受性。

技术的难点就在于剂量的控制和对应急情况的处理,并且治疗过程会长达数年。

这是既需要技术又需要耐心的疗法,其中的原理也绝不是“多练练就习惯”。

脱敏原理

小剂量注射的目的,是为了刺激免疫球蛋白IgE与IgG同时产生,同时IgE的含量不足以引发明显的临床症状。

IgG和IgE一样,都属于免疫活性分子,它们能够与抗原特异性结合,随后激活免疫系统抵御外敌。

但IgG不会引起过敏反应,并且能够随时捕捉进入体内的过敏原,有效地防止了IgE和过敏原接触,也就阻断了临床症状的发生。

特别在不断的积累中,到治疗结束时,IgG的水平可达到治疗前的千倍,IgE的工作全被IgG抢了去,自然也就不能作怪了。

由于学界对过敏的发生机制尚不明确,仅存在有一些理论上的假说。

找不到根源,也就暂时无法根除疾病,即使脱敏疗法也不过是暂时获得“新生”。

相比起治愈,人们对过敏患者的理解更加重要。

如果过敏是一次伤害,那恶毒的眼光便是二次伤害。

普鲁斯特是法国20世纪最著名的小说家之一,因为过敏体质而患有严重气喘。

九岁初次气喘发作后,他便时常缺席课堂,父亲认定他是太过懒散装出病态。

过敏让他不被理解,内向而敏感,铸就《追忆似水年华》这般细腻的作品。

但他也因为惧怕接触外面的世界,后半生一直呆在黑暗的密室里,与世隔离。

普鲁斯特遗像,曼·雷拍摄

当面对疾病时,患病者努力构建的祥和却被他人轻易破坏,自以为是的“帮助”让他们堕入地狱。

*参考资料

Cohen, SG. The pharaoh and the wasp.Allergy Proc. 1989; 10: 149–151.

Natalija Novak, From Pharaoh Menes to today- allergic diseases are the focus.

K.-C. Bergmann, J.Ring. 《History of Allergy》.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966991-1099324.html

上一篇:这种致命元素在成为暗杀武器之前,可能就害死了居里夫人的女儿
下一篇:世界最难隧道工程,工期一改再改从5年到13年,至今仍未贯通

5 马德义 尤明庆 张晓良 杨金波 yangb919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5-20 20:1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