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E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beckzl 他们的故事才是对科技最好的诠释,关注科技故事。微信公众号:SME

博文

11名女黑奴的残酷手术,成为“现代妇科之父”伟大的根源

已有 1571 次阅读 2018-1-8 23:57 |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11位女黑奴5年遭受近50次痛苦手术,却成就了他“妇科之父”的荣耀

历史上最可怕的偏见,莫过于把“黑”当一种罪。

当对宠物的偏爱成为上流社会的常态,对黑奴的不人道仍在西方世界盛行。

即使是以悬壶济世为宗旨的医生,都曾数次将黑奴当作试验对象。

其中最具有争议性的人物莫过于“妇科之父”——詹姆斯•马里昂•辛姆斯

11位女黑奴5年遭受近50次痛苦手术,却成就了他“妇科之父”的荣耀

辛姆斯的努力使妇科成为当代医学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他发明了窥阴器,成功医治了膀胱阴道瘘,在纽约创立了首家妇女医院,也因此被称为“女性无私的恩人”

但谁又知道他为了成就,竟将11名黑奴被当做人体小白鼠实验长达5年,其中一名女病人甚至经历多达30次手术。

人们得知历史真相后的愤怒,足以让这位“妇科之父”跌落神坛。

11位女黑奴5年遭受近50次痛苦手术,却成就了他“妇科之父”的荣耀

作为兰开斯特县*县长之子,辛姆斯享尽优厚家境带来的好处。

他在富兰克林·马歇尔学院接受了最好的医学教育,随后进入查尔斯顿医学院和杰斐逊医学院沉浸了一年零三个月。

尽管身为官二代,但辛姆斯最大的心愿,其实是不拼爹地走向人生巅峰。

*注:兰开斯特县位于美国南卡罗来纳州北部的一座小城。

11位女黑奴5年遭受近50次痛苦手术,却成就了他“妇科之父”的荣耀

辛姆斯(J. Marion Sims)

正当辛姆斯自以为学有所成时,却不料首次治病就因为一个意外的失误操作导致了两名婴儿死亡。

为了保全自己的名声,在一个躁动的午后,年轻的辛姆斯医生仓皇地带着家人逃往阿拉巴马州。

他在阿拉巴马州找到一份医院学徒的工作,师从两位经验老道的医生。

11位女黑奴5年遭受近50次痛苦手术,却成就了他“妇科之父”的荣耀

工作期间,辛姆斯亲眼看到其中一位老医生用放血疗法治死了一位病人,随后驾轻就熟地完成了善后工作。

不禁感叹,这才是一位19世纪经验丰富的医生该有的从容。

不消一个月后,辛姆斯已经尽得了老医生真传。

有一次,他为一位腹部囊肿的病人动了手术,病人居然奇迹般地康复了。

这件事让他名声大噪,成为当地有名的医生,生意也络绎不绝。

11位女黑奴5年遭受近50次痛苦手术,却成就了他“妇科之父”的荣耀

放血大法

一家农场主慕名来访,希望他帮忙看看黑奴新生儿的怪病。

原来当时许多黑奴新生儿出生后牙关紧闭、面露“苦笑”,不多久便死去了。

其实这是因为黑奴居住的环境邋遢,接产时不注意断脐处的卫生,破伤风杆菌侵入诱发的“新生儿破伤风”

但当时的医生哪知微生物为何物?辛姆斯只得靠着翻阅文献、观察环境和请教前辈们自己摸索。

最终他提出让农场主无比认可的结论:是贫穷、污秽和懒惰让黑奴生下患病儿,只要有高尚的思想、足够的智慧就能免于疾病的威胁。

11位女黑奴5年遭受近50次痛苦手术,却成就了他“妇科之父”的荣耀

为了挽回新生儿的生命,辛姆斯做了一次人类医生史上伟大的尝试。

他用缝鞋的锥子刺压新生儿的头骨,借此重塑他们的头骨。

或许在他看来,只需改善了头骨发展的情况,便能为黑奴的“天生智力”带来改变。

当然,这一本可以改变历史进程的伟大实验最终以百分百的死亡率宣告失败。

辛姆斯对此充满遗憾,他坚持认为是新生儿的母亲们太过懒惰,死亡才会发生。

11位女黑奴5年遭受近50次痛苦手术,却成就了他“妇科之父”的荣耀

重塑智商的一刺

正因辛姆斯对黑奴“研究入微”,为他带来一个“知识改变命运”的机会。

1845年夏天的一个清晨,城郊种植园的主人请来了名医辛姆斯。

种植园里17岁的黑奴孕妇阿娜尔卡难产,辛姆斯正是来此进行产钳助产手术。

要知道黑奴产下的孩子将成为合法奴隶,而一个奴隶的价格高达1000美金,是普通工人20年也赚不来的巨款。

11位女黑奴5年遭受近50次痛苦手术,却成就了他“妇科之父”的荣耀

但对黑奴的研究不代表妇科手术经验丰富。

辛姆斯并未能救活孩子,阿娜尔卡也因生产受伤导致生殖道与膀胱之间形成异常通道,俗称膀胱阴道瘘

尿液经常经由缺口从生殖道流出,无时无刻漏着尿,下体长期浸泡在尿液中变得骚臭,连日常工作都无法胜任。

种植园主人损失惨重,不但付了一大笔就医费用,还要花大价钱再买一个黑奴。

11位女黑奴5年遭受近50次痛苦手术,却成就了他“妇科之父”的荣耀

辛姆斯由此意识到,一个百万级市场正摆在他眼前!

他当时住在阿拉巴马州的首府蒙哥马利,这地方近四分之三都是自由黑人与黑奴。

若是他能修复黑奴的膀胱阴道瘘,定会受到种植园主人们的追捧,人生巅峰指日可待。

11位女黑奴5年遭受近50次痛苦手术,却成就了他“妇科之父”的荣耀

非礼勿视是一个绅士的修养

在19世纪,女性患上这种病多是因为助产手术不当造成损伤感染。

在辛姆斯计划着手研究前,就陆续有报道成功修复的个例,但都难以复制。

事实上修复最大的困难,其实是医生从业者受绅士文化熏陶,都极力避免对女性进行检查的不当行为。

他们通常依靠触摸作为一种更加优雅的检查方法,可见社会原因更是妇科发展的障碍。

11位女黑奴5年遭受近50次痛苦手术,却成就了他“妇科之父”的荣耀

白衣服两位是助手,蓝衣服女黑奴名为Lucy

辛姆斯在自家后院搭起一栋木制房屋作为手术实验用地,同时买下了包括阿娜尔卡在内的11名患有膀胱阴道瘘的黑奴作为实验对象。

为了实验开展,辛姆斯完全舍弃固有观念采取了视觉检查,他让黑奴跪于手术台上,双手平放在膝盖上,以便于观察。

他还将一把弯曲的勺子制成简易的工具,用于扩大阴道壁,这也是最初的窥阴器,叫做辛氏阴道窥器

11位女黑奴5年遭受近50次痛苦手术,却成就了他“妇科之父”的荣耀

黑奴患者们终日忍受着重复的手术,据记载,阿娜尔卡经历多达30次手术。

患者下体往往恶臭难当,隐藏的伤口与生殖道的敏感又会使痛感更剧烈,她们挣扎难免过激。

助手们负责控制住她们,若是助手不在便由其他的黑奴代为辅助。

11位女黑奴5年遭受近50次痛苦手术,却成就了他“妇科之父”的荣耀

其实在实验开展的第二年(1846年),麻醉术便被用于手术,次年,氯仿在维多利亚女王的牵头下引入产科手术。

但辛姆斯认为非洲人对疼痛有更强的生理承受力,没必要使用新兴的麻醉术。

11位女黑奴5年遭受近50次痛苦手术,却成就了他“妇科之父”的荣耀

莫顿在1846年10月16日演示乙醚操作

虽然拒绝麻醉术,但辛姆斯会在术后给予患者鸦片。

这看似让患者上瘾的控制手段,其实恰恰体现了辛姆斯的医学素养。

这其实是一种手术预后,为了抑制膀胱和肠道蠕动给患处带来压力。

鸦片能使患者便秘,缺乏食欲,从而安稳度过两周乃至更久的恢复期。

11位女黑奴5年遭受近50次痛苦手术,却成就了他“妇科之父”的荣耀

鸦片酊剂

1945年~1949年间,他将11名黑奴当做实验小白鼠长达5年,制作了多达71种功效不清的手术器械。

在数十次手术实验中,辛姆斯一直使用那个时代常见的缝合材料。

他在缝合伤口时用丝绸吸干体液,用肠线缝合,这导致了伤口反复发炎,始终无法愈合。

皇天不负苦心人,他在一次手术中忽的灵光开窍,尝试用银线完成缝合工作。

伤口竟意外地愈合了,手术大获成功,他宣称银线就是修复膀胱阴道瘘的关键所在。

11位女黑奴5年遭受近50次痛苦手术,却成就了他“妇科之父”的荣耀

方案复原

辛姆斯的手术取得成功,11位黑奴患者从此不但从此摆脱漏尿的尴尬,更不用再忍受没有麻药的剧痛手术。

而辛姆斯本人更是凭此名利双收,成为所有女性眼中的伟人。

他四处演讲,只是从不谈及黑奴制度或是种族问题。

他自然也不愿意公开承认进行人体实验,那些陪他研究妇科手术的黑奴也被描绘成坚毅勇敢的白人女性。

11位女黑奴5年遭受近50次痛苦手术,却成就了他“妇科之父”的荣耀

辛姆斯的自传《Stroy of My Life》

形象伟岸的辛姆斯笼络了纽约精英阶层里一群爱好慈善的妇人。

他凭此威望,获得了足够的财政支持,于1855年成立了纽约首家女子慈善医院。

他享有全美著名医生的美誉,就连远在法国的欧仁妮皇后都迫切希望见他一面。

就这样,他登临人生巅峰,携着完美的人设于1883年逝世,享年70岁。

11位女黑奴5年遭受近50次痛苦手术,却成就了他“妇科之父”的荣耀

辛姆斯在阿拉巴马州蒙哥马利市的办公室

如今,我们仍能在纽约中央公园周边见着一座辛姆斯的雕像。

上面刻着“女性无私的恩人”,向我们展示着他成功的人生。

而当年在手术台上贡献过光和热的11名黑奴早已缄默于历史长河之中。

批评家们一直怀疑她们根本没有权利拒绝手术,只能承受未知的手术带来的风险。

她们的遭遇,让得知历史真相的人们感到愤怒,怒斥辛姆斯是个种族主义者。

11位女黑奴5年遭受近50次痛苦手术,却成就了他“妇科之父”的荣耀

当然在怀揣“批判性思维”的现代作者一致的指责下,也有着其他不同的声音。

外科医生L. Lewis Wall就希望为这位学术前辈,说上两句微薄的话。

他刚好是一位致力于非洲妇女膀胱阴道瘘治疗的泌尿妇科专家,这两句话多少是有资格的。

11位女黑奴5年遭受近50次痛苦手术,却成就了他“妇科之父”的荣耀

新设立的全红雕像预示着隐藏的历史

Wall医生的观点是从膀胱阴道瘘的痛苦说起。

身患膀胱阴道瘘的黑奴难以忍受痛苦,求助于辛姆斯也并非不可能。

另外,麻醉推广在手术实验开展的第二年,在此前的手术让辛姆斯认定生殖道相关手术疼痛感不强,以至于手术从不麻醉。

甚至在1857年,他在纽约医学院总结时,也曾表态认为这种手术犯不着麻醉。

毫无疑问,Wall医生的观点并不能改变多少人的看法。

11位女黑奴5年遭受近50次痛苦手术,却成就了他“妇科之父”的荣耀

抗议者身着代表性衣服在雕像前站立

但无论辛姆斯是实实在在的种族主义者,还是为大时代背了黑锅。

我们首要感戴现代妇科手术背后,11位流尽血和泪的女性英雄。

*参考资料

Dr. J. Marion Sims Medical Experiments on Enslaved Women and Children, US Slave.

Barron H. Lerner, Scholars Argue Over Legacy of Surgeon Who Was Lionized, Then Vilified,The New York Time.

J. Marion Sims, Wikipedia.

Vesicovaginal fistula, Wikipedia.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966991-1093797.html

上一篇:乌鸦VS鹦鹉,哪个才是最聪明的鸟
下一篇:以中国现有技术,地沟油依然难被检测出来
收藏 分享 举报

6 王从彦 杨金波 杨波 刘建彬 杨顺楷 张晓良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4-25 18:2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